« 非洲終於曙光乍現?╳2072字 | Main | 中國╳與葡語系國家的互動╳1785字 »

法國╳羅亞爾的總統之路╳1914字

會是她嗎?她行嗎?她的立場是什麼?今日法國幾乎人人都知道羅亞爾(Ségolène Royal)是政壇新星,人民對她的滿意度高達73%,遠遠超過其他對手,最有希望接替總統席哈克(Jacques Chirac)明年卸任後的職位,但社會上對她仍存疑,例如羅亞爾隸屬的「社會黨」會提名她嗎?她參選就能獲勝嗎?最重要的是她能站穩立場嗎?她最近才在支持群眾前宣示:「我是個社會黨人。」

羅亞爾的宣示應該至少能減少某些人的懷疑,因為就連部分黨內同志都稱她為「薩柯奇二號」,薩柯奇(Nicolas Sarkozy)是作風強勢的內政部長,亦是過去一年執政黨內呼聲最高的席哈克接班人,而且羅亞爾某些行為也確實讓同黨人士不解。本月初羅亞爾竟與右派人士態度相同,主張廢除法國社會福利制度中極重要的一項基礎:每週工時上限35小時的規定,她認為這項法律「太過寬鬆」,將威脅到正式雇員的所得與權利。

在此之前,羅亞爾也曾提及薩柯奇最喜愛的法治議題,她認為對於初犯應使用「軍事模式」,來管理並教導這些人們誠實、勤奮與社區服務的正確原則。許多黨內大老都無法認同羅亞爾的論調,與她共有四個孩子的社會黨黨魁霍蘭德(François Hollande)便批評這些主張近乎叛黨,社會黨本週舉行的總統參選人黨內初選中,也幾乎聽不見羅亞爾的主張。

但這也正是政治吊詭之處,儘管她的想法無法獲得黨內領袖支持,可是民調中卻得到66%的民意贊同,羅亞爾的聲勢若持續看漲,社會黨就必須抉擇,究竟是該堅守社會黨百年的意識形態傳統,還是以奪回失去12年的執政權為優先考量?而且這背後還有個更深層的問題:究竟羅亞爾是在引領歷史悠久的社會黨走向現代?抑或她只是複製了歐洲其他國家的政治中間路線?

某個角度而言,法國只是在追上現有的潮流,英國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十年前便借用了保守黨的觀念重振工黨聲威,新工黨便很類似於中間路線,同時採用的柴契爾夫人的自由市場政策,以及溫和的歐洲社會福利制度,今日在野的保守黨黨魁卡麥隆(David Cameron)希望能取代人民已厭倦的布萊爾,但他其實也會蕭規曹隨,延續現有政府的政策。德國梅克爾(Angela Merkel)新政府也是一例,梅克爾去年在競選期間曾高舉改革大旗,但當她明確論及經濟學家認為必須的困難改革細節時,原本領先的民調數字便大幅下滑,選民面臨基督民主黨與社會民主黨之間的選擇時,他們決定不選擇,希望將兩黨同時納入政府並維持現狀,結果他們得償所望,組成了大聯合政府。

這反映出歐洲政壇內本質上的矛盾,選民對政黨與國家的要求不同,例如法國總統選舉通常要兩個回合才能定勝負,在第一回合中,各個候選人都在努力鞏固基本盤,否則選民可能會為了抗議將選票投給極端候選人,但進入第二回合的一對一選戰後,雙方陣營都會盡力向中間靠攏。歷史記錄證明,候選人若太早靠向中間,政黨支持者會感覺被背叛,選情也就必輸無疑,2002年總統選舉時,代表社會黨參選的前總統喬斯潘(Lionel Jospin)為了吸引更多選民,早早宣布他的執政藍圖將不只限於「社會黨原則」,巴黎政治觀察家雷尼葉(Dominique Reynié)指出:「喬斯潘太早使用第二回合的選舉方式了」,結果事實也證明這個方法不成功,許多左派選民紛紛投票給極左派候選人,反而讓極右派的勒彭(Jean-Marie Le Pen)意外進入第二回合,最後讓席哈克大勝當選法國總統。

歷經慘痛教訓之後,社會黨高層一直苦思新的選舉策略,重新贏得選民支持,現在羅亞爾則希望證明,選民在第一回合選舉之中,對新想法的重視超越意識形態,她和薩柯奇都認為選民已厭倦舊時代的政治人物,他們也不喜歡極端份子,而希望能看到新的面孔,目前羅亞爾的民調數字遙遙領先其他社會黨候選人,便有媒體刊登一幅漫畫,將羅亞爾描繪為白雪公主,其他同黨候選人則如小矮人般圍繞在她身邊。

政治觀察家雷尼葉表示,外界現在認為羅亞爾「在個人價值上非常保守,也相當重視家庭,相信家庭是社會組織的重要元素」,而她在政治上又顯得相當務實,也曾公開支持同性戀者擁有近似於結婚的「公民結合」(Civil Union)權,左派媒體便曾刊出一篇報導的標題為「清教徒羅亞爾將同性戀者帶入聖壇」。羅亞爾雖然批評每週35工時上限,但也反對政府全面開放企業任意解雇勞工的權力,在她身上種種看似矛盾的觀點,其實都源自於她的家庭背景,羅亞爾的父親原本投身軍旅,後來卻無故拋家棄子,使她只能依靠慈善團體救濟過活,因此她既讚揚軍隊化的管理,又對貧民具有同理心。

薩柯奇面對羅亞爾來勢洶洶,應變之道竟然是張開雙手歡迎她,薩柯奇上個月曾開玩笑地說:「羅亞爾其實可以加入我們」,暗指社會黨對她的意識形態正統有所懷疑,薩柯奇當然希望社會黨選擇不提名羅亞爾,因為依據民調顯示,兩人的支持度目前不分上下,或許勒彭的一句話最能反映出中間選民的困惑:「薩柯奇是個永遠想討好左派的右派份子,羅亞爾則是個自以為是美國軍官的假左派。」羅亞爾的定位或許有些曖昧,但她終究是個社會黨人,如果社會黨能夠不在意這一點,那麼羅亞爾可能就是下一屆法國總統。

ORIGINALLY FROM...
"Race for the Muddle" by Michael Meyer & Christopher Dickey
Newsweek, June 26, 2006, P.14-17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