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印度╳社會的強暴問題╳1222字 | Main | 俄羅斯╳表象之下的面貌╳2827字 »

阿富汗╳國家發展的最後機會╳1646字

阿富汗所剩時間已經不多,國內局勢顯然惡化當中,多國聯軍眼前也有極大的挑戰,必須迅速覓得應對之道,才有機會穩定國家,衝突較頻繁的阿富汗南部地區內,塔利班組織再度步步進逼,活動範圍也愈來愈廣,今年初尚稱穩定的中部地帶,如今情況也岌岌可危。

5月29日的汽車意外事件之後,首都喀布爾爆發大規模示威活動,外界原本便認為阿富汗總統卡札(Hamid Karzai)的控制範圍可能只有喀布爾,現在似乎連首都亦將失守。筆者曾於2004年與2005年兩度走訪阿富汗,今年七月筆者再度踏上喀布爾的土地,並展開長達600公里的旅程至中部的巴米亞(Bamiyan)省,相較於先前經驗,最令人意外的是國家重建腳步已進入最偏遠地區,喀布爾現在就像個大工地,好幾層樓高的購物中心正在興建,兩座全新的大型清真寺亦幾近完工,首都西部原本因內戰而遭夷平,現在也已重現生機。

到帕凡(Parvan)省的路才剛峻工,路邊有許多攤子販售各種產品,鄰近地區在去年還因戰火而滿目瘡痍,現在已為一片農田,就連貧困的巴米亞省也出現了重建跡象,但物質環境的改善並未為國家帶來穩定,喀布爾的外籍人士依然人人自危,筆者所接觸的政府單位亦瀰漫著不安的氣氛。

社會上對卡札的批評也愈來愈多,認為他太過軟弱,將南部地區交給當地民兵管理,以避免再度落入塔利班之手,但這一步的風險很高,許多人想起阿富汗前總理納吉布拉(Mohammad Najibullah)的例子,納吉布拉是蘇俄於1989年退出阿富汗時的總理,之後便一直仰賴地區民兵的支持勉強留在職位上,直到1992年才被趕下台。

卡札的決定也激怒了國際社會,因為各國在戰後投入數億美元,就是希望讓民兵解除武裝,結果卡札卻與各國背道而馳,在喀布爾示威事件之後,卡札亦無法強化他在法理上的正當性,反而任命過去時常向民眾勒索與販毒的戈薩(Amanullah Gozar)擔任喀布爾警察局長,卡札甚至還與戈薩稱兄道弟。

某些人士批評卡札浪費太多時間與政治掮客見面,又任用太多無能顧問在身邊,其他人則認為他在處理南部地區問題的態度不夠強勢,故無法獲得當地民心,現在再去視察可能也為時已晚。儘管如此,外界仍不能將所有問題都歸咎於卡札一人,畢竟他常因為無力而被迫得妥協,在2002年至2003年間,卡札原有機會鞏固權力,當地除了東南部邊境之外,阿富汗其他地區還算穩定,各地軍閥似乎也較願意將大權交還中央。

但這個寶貴機會卻因美國行動失焦而流逝,美方當時決定投入數千億美元攻打伊拉克,其他國家軍隊又未能及時填補美軍所遺留下的空缺,當時他國若決定增援,就應能夠穩固阿富汗的局勢,太多經費當然可能造成問題,例如貪腐、貧富差距擴大等,但援助太少也會造成重大問題,讓當地民眾以為未來一切只能靠自己。

因此現在加派軍力便極為重要,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最近終於決定增加千名兵力馳援,但喀布爾五月示威暴動的主因,其實是首都內多數民眾貧困又缺乏水電等基礎設施,而民眾對於外籍單位與機構所展現的憤怒也令人憂心。「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主席薩瑪爾(Sima Samar)表示:「人民反覆聽到將有數十億美元的外援,認為自己的生活將獲得改善,但結果期望卻落空」,走上街頭的人民雖然不滿政府,但並不等於他們支持塔利班,絕大多數人都不樂見塔利班再現,但社會大眾對卡札與國際社會的失望確實與日俱增。

國際社會與卡札已浪費太多次機會,索拉比(Habiba Sorabi)是巴米亞省省長,也是阿富汗唯一的女性省長,當地也是全國局勢最穩定的地區,但現在索拉比也感到十分挫折,她表示:「我們擁有和平與穩定,我們也能成為全國重建的模範,但我們卻毫無發展,因為中央政府撥款速度實在太慢,我們還在等待中央修築連結這裡與首都的道路,這條路若能完成,必定有助於我們運送農產品與吸引觀光客。」

義大利政府曾捐款協助當地舖路,但今日卻缺乏經費完成工程,只得另找他國合作,中國已決定承攬部分工程,可是這條本應於2003年動工、今年完工的道路卻延宕至今未決,這條路先前預定向南直通瓦達克(Wardak)省,但當地卻因塔利班活動而動盪不安,除此之外,伊朗也在利用巴米亞省內什葉派民眾的失望情緒,趁機擴張影響力,故就算是在和平穩定的巴米亞省,所剩的時間也已經不多,對阿富汗整體而言,此刻更是成敗關鍵。

ORIGINALLY FROM...
"Afghanistan: the Last Chance" by Marco Niada
http://www.opendemocracy.net/globalization-institutions_government/afghanistan_chance_3734.jsp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