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富汗╳國家發展的最後機會╳1646字 | Main | 平坦世界的脆弱╳1484字 »

俄羅斯╳表象之下的面貌╳2827字

300年前,彼得大帝興建聖彼得堡,做為俄國望向西方的窗口,300年後,這裡將成為西方望向俄國的窗口,一直以來,這座城市都像是巨型展覽場,但此次八大工業國領袖抵達此地時,可能只看得到異常安靜整潔的市容,無數遊民已被政府安置他處,各國車隊將經過的街道旁,官員已要求店家向特定花商購買大量鮮花裝飾,1500座平日販售飲料、香菸的攤子也全數夷平,小販們還拿不到任何補償金,高峰會舉行時,聖彼得堡也將表彰民主派人士的貢獻,例如議員史塔若托娃(Galina Starovoitova)與前市長索查克(Anatoly Sobchak),不過這兩人都不可能影響會議進行,因為兩人早已過世。

這就是普廷(Vladimir Putin)統治下的俄羅斯,表面上一切如新,政府也砸下重金翻修,在八大工業國高峰會召開前夕,普廷不只表揚已往生的民主人士,更花時間與親民主的非政府組織會面,普廷為強調自己是自由派,他上週在集會中甚至感謝環保人士打斷他的演說。雖然本屆高峰會主題定調為伊朗與能源安全,但潛藏的最大問題恐怕還是俄國本身,究竟在普廷領導下,俄羅斯變成什麼的國家?俄國又將往哪裡去?普廷的貼身幕僚普林霍科(Sergei Prikhodko)表示:「時代已在改變,國際間已有新的現實局面浮現」,或者正如卡內基莫斯科中心的特列寧(Dmitry Trenin)所言:「俄國已脫離西方軌道進入自由飛行。」

聖彼得堡就是個很好的觀察點,在平靜的表象之下,實際情況動盪不已,過去充滿活力的政治文化,如今已充斥對政府唯唯諾諾的政客,反對派人士也常遭跟縱、威脅、甚至毆打,種族仇恨犯罪的案例也愈來愈多,種族民族主義也在興起。過去聖彼得堡是俄國自由市場誕生之地,今日私人企業卻得被迫與政府單位合作,否則最後便可能被資深官員掌握的大企業鯨吞,就這方面看來,聖彼得堡確實可做西方望向俄國的窗口,人權記者科蘇賓斯基(Daniil Kotsubinsky)指出:「聖彼得堡曾經真的是民主之島,也是俄國其他地區的自由主義表率,但今日此地已名列歐洲最貪腐、最法西斯、犯罪率最高的城市。」

十年來的改變如此之大,自由派政黨「蘋果黨」議員阿莫索夫(Aleksandr Amosov)回憶說,那時的聖彼得堡是俄國政壇最有活力、最自由的城市,但今日他認為「所有官員都在想盡辦法摧毀獨立政治運動」,1996年時,蘋果黨在市議會裡有28名議員,如今連阿莫索夫在內只剩三人。執政黨在2004年選舉獲得壓倒性勝利,所有媒體也幾乎一面倒向政府,執政黨的邏輯很簡單,一切以效忠克里姆林宮為原則,與之相較,普廷在上週所言「沒有民主,俄羅斯就無未來」還合理嗎?一位不願具名的普廷幕僚表示:「我們必須要先有穩定,才能夠實行民主價值。」

國家現在壟斷的權力已延伸至社會各個層面,自普廷就任以來,政府便將對準自由派人士施壓,這幾個禮拜以來,警方不斷登門勸說聖彼得堡的自由派人士在高峰會期間出城,24歲的史塔霍夫(Kirill Strakhov)也是其中一人,他開玩笑地說:「警方一定很快就能完成任務,因為聖彼得堡的自由派已寥寥無幾。」

警察的動作不只是為了八大工業國高峰會,前衛藝術家米勒(Kirill Miller)曾是聖彼得堡相當有名的政治份子,他在2003年號召民眾上街抗議政府預定將動物園改建為綜合娛樂區,米勒表示在抗議隔天,身著黑衣墨鏡的男子便在街上抓住他,表明要進行「特別任務」,就將他帶往郊區廢棄建築物中,剪掉了他的鬍子與及肩頭髮,「他們告訴我俄羅斯已有新秩序了,要我轉告我的朋友安靜點」,因此米勒現在只專注於藝術創作,不再聞問政事。

政府一方面壓迫自由派份子,另一方面則大力鼓勵青年加入政府支持的組織,這些團體經費充裕,能夠舉辦足球賽、演唱會與舞會,還能提供國外旅遊與獎學金,更令傳統異議份子扼腕的是,這些團體運作極為順利,許多民調都指出,25歲以下族群是對政治最冷漠的一群人,剛自聖彼得堡大學畢業、現年21歲的史托亞諾娃(Katya Stoyanova)表示:「我所認識的人都沒興趣上街頭抗爭,在我眼中,所謂的『民主派』等於一群蓄鬍瘋狂老人反對任何事物。」

普廷也不斷鼓動人民的民族主義情緒,過去蘇聯時代國歌再度響起,廣告看板上也寫滿了懷舊標語,例如「列寧格勒是英雄城市!俄羅斯是我們的母親!」國營電視台又開始轉播慶祝軍人節、警察節的音樂會,國防部更特別成立Zvezda頻道,播放愛國主義的蘇聯戰爭電影以美化軍方形象,普廷本身也是個秘密法西斯主義者。不過這一股民族主義也有其陰暗面,去年11月的國定假日「人民團結日」當天,便出現了極端民族主義者的大遊行,聖彼得堡前反法西斯委員會主席、現任國會副議長里巴柯夫(Yuli Rybakov)便指出警告,指政府對仇恨犯罪增加視而不見,光是今年前六個月,便已出現六起種族歧視謀殺案。

資深社會學研究員烏祖諾瓦(Valentina Uzunova)估計,聖彼得堡內至少有數十個激進民族主義團體、50個激進網站與兩個激進廣播節目,並將極端主義再起歸咎於普廷關於民族自尊的發言,「民族主義者現在享有完全的言論自由,普廷的政策更有助於這些言論發酵」。

這些現象都指向同一個問題:為何政府對自由派青年如此緊張,對民族主義者卻視若無睹呢?一項原因在於為了鞏固普廷的人氣,政府很害怕烏克蘭橘色革命在俄羅斯重演,民族主義者反對的目標是外籍人士,而非政府,對政權也無威脅,親民主派的青年運動或非政府組織則不同,就是他們造成了烏克蘭、吉爾吉斯與喬治亞的革命。

雖然外界不認為短期內俄羅斯會出現革命,但掌權者卻仍憂心忡忡,其原因或許是他們認為普廷執政期間已達到理想的政局面貌,故害怕任何腦袋滿是天真想法的青年組織會干擾現狀,更何況執政權也會帶來豐厚利潤,也握有極大人事任命權,以普廷所指派的聖彼得堡市長馬維言柯(Valentina Matveyenko)為例,其子便進入了當地兩間大銀行的董事會,兩間銀行之後也因標得市府的地產開發案而獲利甚多,副市長莫查諾夫(Yury Molchanov)之子則掌控全市最大營建公司。

在普廷的庇蔭下,許多企業都選擇讓政府人馬進駐領導階層,例如石油企業Rosneft便請副幕僚長舍琴(Igor Sechin)做主席,另一位副幕僚長伊凡諾夫(Viktor Ivanov)則入主大型國防承包商;工業部長克里茲田柯(Viktor Khristenko)掌控石油管線公司Transneft,全國93%的石油運輸均由該公司負責;財政部長庫德林(Aleksei Kudrin)手中的公司則握有全球23%的鑽石礦,曾任葉爾卿時代國家安全會副主秘、現流亡在外的巨賈貝雷夫斯基(Boris Berezovsky)指出:「相信我,每個進政府的人都為了賺錢,每個人離職的時候都荷包滿滿。」

當然為了讓各派系高興,普廷必須做好巧妙平衡,以確保有人覺得不公平而脫黨另創新勢力,才不會讓烏克蘭事件發生在俄羅斯,這些官員到最後還是為了生存,不只是為了保住官位,還要確保整個致富體系不會垮台,人人都不確定普廷2008年下台後會選誰接班,由於中央政府幾乎掌控所有媒體,反對派的支持率又只有個位數,根本不會有人能夠外部挑戰現任政府。

那麼普廷接班人究竟會承接什麼樣的國家呢?此刻沒有人知道,這才是八大工業國高峰會真正的主題,雖然沒有領袖會公開討論此事,但俄羅斯的未來就和西方、歐洲或伊朗前景同等重要,俄國是否會如普廷上週所言,成為「歐洲家庭裡的負責成員」?抑或變成如過去南韓般充斥財閥與反動企業?現在很難有所定論,不過聰明的俄國政客必定會粉飾太平,讓一切看來井然有序、現代感與文明感十足,就像是聖彼得堡表面上的整齊清潔一樣。

ORIGINALLY FROM...
"What's Wrong with Russia" by Owen Matthews & Anna Nemtsova
Newsweek, July 17, 2006, P.16-20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