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坦世界的脆弱╳1484字 | Main | 歐非移民問題難解╳1578字 »

中東╳以黎問題如何收拾?╳1939字

此刻以色列正以猛烈炮火襲擊黎巴嫩,中東觀察者心中仍有兩項疑問:第一,黎巴嫩真主黨領袖納斯拉亞(Hassan Nasrallah)原就預期後續效應如此激烈,或他只是誤判情勢?第二,以色列對此類危機原就有縝密計畫,或只是想趁此機會發動攻擊?

隨著以色列軍隊可能面臨來自哈瑪斯、黎巴嫩、敘利亞的戰火,第二項問題應該很快就能有解答,至少現在連以色列民眾都很意外政府對兩名士兵遭俘的反應如此之大,特拉維夫政治學教授米夏(Shaul Mishal)便表示:「我很驚訝總理歐默特(Ehud Olmert)竟願意冒此風險,因為發動攻擊之後,以國人民也必然會遭受炮擊威脅,我也很意外他對於真主黨的態度如此強硬。」

不過米夏也很意外納斯拉亞「這個聰明的領袖」竟會誤判情勢,以色列還在要求哈瑪斯釋放六月底被俘的以國士兵,納斯拉亞卻選擇在此刻火上加油,米夏認為:「納斯拉亞應考慮到以色列政府剛上任不久,官員普遍缺乏全國執政經驗,對軍事經驗尤其不足,這也正是為何弱者常有出乎外界意料之舉的原因。」

以色列在野黨國會議員卡寧(Dov Khenin)則常批評國家,他認為此刻交戰雙方其實都不知道危機未來將如何發展,卡寧指出:「我個人相當擔心以色列政府的走向,政府認為俘虜事件是解決與真主黨與敘利亞問題的『機會』,但我十分懷疑這項說法,歷史已有失敗的前例,任意闖入黎巴嫩只會使無數民眾犧牲,完全無助於改善現狀。」

其他分析員同意此次武裝事件並不在以色列政府計畫之中,不過他們也認為以國可能是想藉此機會,調整與哈瑪斯及真主黨的權力平衡關係,專長為以色列政策暨安全的Ben Gurion大學講師西格(Avi Segal)表示:「今日局勢與以往大不相同,過去對黎巴嫩的軍事行動中,以色列對抗的是敘利亞指派的傀儡政府,我一直認為在黎巴嫩製造危機,也不可能影響敘利亞,但現在情勢不同,敘利亞已退出黎國,因此以色列可要求合法的黎國政府管控真主黨,黎巴嫩軍力約有七八萬人,真主黨大概只有三千人,故黎巴嫩政府必須開始動作,因為沒有任何主權國家能夠忍受這種情況。」

米夏與西格都認為納斯拉亞嚴重誤讀以色列的態度,故得付出代價,西格指出:「我覺得他誤判情勢,因為黎巴嫩各界對真主黨皆有所批評,製造此次危機可能會迫使大眾要求政府控制真主黨。」黎巴嫩反對黨領袖朱巴拉特(Walid Jumblatt)日期表示,真主黨將黎巴嫩全國拖下水「令人憤怒」,並要求真主黨必須受到管制。

米夏則提出了另一觀點:「我認為納斯拉亞會誤判局勢,是因為他依據過去的經驗來做決定,以色列在巴拉克(Ehud Barak)與夏隆(Ariel Sharon)兩位總理執政之下,形成了一種假象,好像以國在任何重大決定之前都會躊躇再三,也會盡量避免與真主黨發生衝突,所以納斯拉亞應該對以色列的激烈反應相當意外。」米夏也指出了兩國關係的新因素:「真主黨發現自己在黎國的地位每下愈況,如今也沒有人能預估,此次事件結束之後,黎國大眾究竟會如何看待真主黨。」

這代表真主黨可能會喪失在國內的民意基礎,米夏表示:「納斯拉亞可能會居於不利的地位,真主黨也可能爆發內閧,若失去了中央政府的支持,真主黨也很難維持現有的地位,尤其無法獲得什葉派的民心。」雖然真主黨可能因此次武裝行動而遠離輿論支持,但專家也不讚許以色列決定採取軍事回擊,米夏指出:「以色列的軍事計畫總是先斬後奏,先動手才決定政策,我不認為以方擁有所謂的計畫,我甚至不相信歷屆以國政府曾準備過任何計畫。」

不過國會議員卡寧則認為政府面對突發危機時,確實擁有一套計畫,「問題在於政府擁有許多套計畫,但這些計畫都與現實無關,這種情況我們早已經歷過,1982年的黎巴嫩戰爭原本希望改變以色列與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的權力平衡,但結果非但未使巴解消失,還使真主黨繼之而起。」卡寧也相信納斯拉亞並不認為自己犯錯,反倒很高興引發危機,「我相信納斯拉亞是得其所願,他是個聰明的政治人物,也早就希望使衝突升高,他認為這能讓真主黨繼續做為重要的區域政治與軍事力量。」

對於國際間是否該插入介入,米夏則表示支持:「據我所知,歐盟與美國皆有計畫,要阻止以色列行動繼續擴大,在未來幾天應會出現直接或間接聯繫,希望重建黎巴嫩與以色列的政治平衡,而不是以色列與真主黨的平衡,不過若要達成這個目標,可能也得讓敘利亞甚至伊朗參與。」米夏認為最有可能的前景,便是援引聯合國2004年的第1559號決議,該決議要求敘利亞退出黎巴嫩,並且讓黎國主權擴及全國,米夏指出:「真主黨必須與政府充分合作,甚至與軍方合作,當然真主黨也能以此在主流政治中獲得更多影響力。」

西格也特別點出以色列司法部長拉蒙(Haim Ramon)的發言,拉蒙表示,無論在利比亞、黎巴嫩或全球任何地方,真主黨與納斯拉亞都會是外界對付的目標,西格說:「拉蒙意指以色列將會集中火力打擊真主黨及哈瑪斯,如果外界希望終止暴力惡性循環,就應專注處理黎巴嫩與加薩走廊問題」,但無論此次危機如何收場,這場暴力惡性循環肯定無法一夕消失。

ORIGINALLY FROM...
"Did Hizbollah Miscalculate? The View from Israel" by Thomas O'Dwyer
http://www.opendemocracy.net/conflict-middle_east_politics/hizbollah_3739.jsp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