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土耳其╳衝突即將爆發?╳1568字 | Main | 東歐╳政治的民粹與民主╳1920字 »

南韓╳北韓問題立場如何╳2297字

南韓於五月底舉行地方選舉,由在野的「大國黨」獲得壓倒性勝利,象徵人民對總統盧武鉉與執政的「開放的我們黨」投下不信任票,這場選舉對於現任政府至關重要,不僅關係到國內政策,也攸關各種備受爭議的外交政策,包括與北韓的交涉、與美國傳統的結盟關係、與日本的敵對態度等。

因此這場選舉也影響到美國、日本與北韓政府,這三國與盧武鉉政府往來皆不穩定,因此他們認為可從選舉結果嗅出明年南韓總統大選的走向,而選民也用選票否決了政府親北韓而遠美日的態度,南韓與美日關係未來也可能升溫。代表保守派的大國黨在國會早已獲得過半席次,一直希望利用這個機會獲得更多選民背書,在16個地方首長選舉中,大國黨便拿下12席,包括首都首爾市長寶座,獲得的選舉甚至是對手的一倍。

但這並不表示南韓未來在內政與外交政策會立刻大轉彎,不過執政黨的確面臨改變政策的龐大壓力,南韓社會對各項內政方向愈來愈不滿,包括社會改革與教育制度革新等,卻都出現反效果,使師生及家長都更加憤怒。國家經濟表現在盧武鉉政府時期也每下愈況,實質GDP成長率從2004年的5%降至2005年的4%,中產階級也不滿政府無法阻止房價飆漲,整體而言,盧武鉉承諾要讓南韓社會更加平等,但政策結果卻適得其反,使貧富差距愈擴愈大。

南韓政府的外交政策也引來社會普遍反感,盧武鉉主張與北韓全面和解、與美國往來更加平等、與日本互動更加強硬,雖然多數南數民眾同意與北韓增加交流,但也有愈來愈多人懷疑在北韓的敵對態度下,南韓的政策能夠有多少的作用,而在與美國及日本關係方面,儘管多數南韓人民希望國家擁有獨立自主權,但也質疑是否要為此損及現有關係。

此次執政黨挫敗之後,其實也讓他們在明年總統大選與後年國會大選之前,獲得重組與洗心革面的機會,但是在過程中,黨內外的攻訐必定會更加劇烈,也使政壇變得更加兩極化。批評政府者以選舉結果指選民已不信任盧武鉉的領導,但實際上南韓政府短期內對北韓或美國的政策並不會轉變,這是因為青瓦台已逐漸脫離行政體系,而且盧武鉉也決心不論有無選民背書,都要續行既有政策,先前在野勢力企圖罷免失敗後,盧武鉉便確定可做完任期,顯示民主化程序雖然已在南韓生根,但政治文化內仍殘留著「帝國總統」的餘毒未除,尤其在外交政策上更是明顯。

美國選民在911事件後,才驚訝地意識到地緣政治的影響,但是對南韓選民而言,地緣政治早已烙印在日常生活之中,部分原因在於50年前的韓戰造成逾百萬人死亡,由於兩韓目前只是休戰狀態,因此戰爭再起的陰影時刻都還揮之不去。南韓將外交帶入內政的習慣其實早自於韓戰之後,作為夾在強權間的小國,南韓的命運必定會受到外來影響所支配,故社會在思考國家利益時,必然會先考量朝鮮半島局勢,然後才想到區域發展,最後才是全球動向。

但是美國的戰略思考卻與之正好相反,美國評估國家利益時,會先著眼與全球環境的關係,之後把焦點縮小至東北亞等區域範疇,最後才是朝鮮半島等個別國家情況,由於美國在全球定位與權力不同,這種思考邏輯也理所當然。過去五十年來,美國與南韓結盟共同對抗北韓的威脅,似乎沒有出現太多問題,這也是兩國勞務分工後的結果,但是隨著南韓在朝鮮半島、區域與全球的相對位置改變,人民與政府的期望也隨之改變。

儘管北韓武力威脅仍在,南韓在經濟與社會確實遠勝北韓,南韓做為全球第十大經濟體,人口達4400萬,人均GDP突破15000美元,反觀北韓人口僅2200萬,人均GDP只有250美元;南韓以國際貿易為主,是世界上全球化程度最高的國家之一,而北韓則在全球最封閉的國家之列。南韓與美國經過五十年的合作,在競爭上肯定會勝過北韓,但現在這個夥伴關係卻走到了十字路口,主要問題則源於美國與南韓在戰略目標的歧異。

南韓希望盡其所避免與北韓爆發衝突,以免摧毀努力獲得的繁榮與自由,因此對南韓而言,處理北韓問題的唯一之道,便是帶領北韓脫離孤立、走入國際社會,但是美國內部對此想法卻多所批評,好聽的說法是天真,較直接的說法是姑息。這種南轅北轍的觀點來自於雙方對衝突來源認知的差異,美國認為北韓倚仗著武力做為威脅,自韓戰以來從未動搖,認為北韓政府始終以軍事至上,不惜將所剩無幾的資源挪做軍事用途,也堅信北韓核武及飛彈計畫不變,還有印製偽鈔等各種非法勾當,再加上危害人權等問題,這些因素都使美國對北韓敵意甚深。

但在南韓眼中,北韓國內的問題才是造成威脅的主因,包括經濟瀕臨崩潰,金正日執政無能與社會動盪等,就連偽鈔等犯罪事項,南韓政府也認為這是北韓為求生存不得不採行的方式,因此南韓今日最擔心北韓會突然垮台,造成南韓負擔加重許多,是故南韓相信與北韓來往交流是唯一選項,而美國則主張繼續圍堵北韓。

結盟的基礎在於雙方面對共同的威脅,才使美國與南韓關係維繫了五十年之久,今日威脅仍在,但其本質卻已大不相同,不過雖然兩國結盟的理由不再,並不代表雙方不能協商提出共同政策,可是由於南韓民主化的成功,使共識愈來愈難以形成,隨著南韓「愈來愈自由」,對於如何化解北韓核武等爭議性問題的意見也愈來愈多,人民表達反對態度的機會增加,也讓親北韓者的聲音變大,北韓或許反倒因南韓民主化而獲益。

儘管南韓選舉結果清楚明白,但外界無法確知盧武鉉政府是否會因此扭轉內政與外交政策方針,總統於選舉後數日便表示他將「盡其所能繼續落實政府既有政策」,社會上對政策的各種雜音對南韓是正面發展,聽來諷刺,美國過去半個世紀不斷鼓勵並支持南韓走向民主化,讓南韓不同於北韓,最後卻也是因民主化而使兩韓關係更加緊密,也使南韓民眾日漸排斥美國介入朝鮮半島事務。美國與南韓領袖未來最大的挑戰,便是如何兼顧兩韓與區域的利益,但至少可以確定的是南韓與美國的終極目標相同,都希望讓兩韓能夠和平解決爭議,並促進穩定與經濟成長。

ORIGINALLY FROM...
"Democracy Evolves in South Korea" by Balbina Y. Hwang
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 July/August 2006, P.33-36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