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韓╳北韓問題立場如何╳2297字 | Main | 葉門╳民主轉型的成就╳1469字 »

東歐╳政治的民粹與民主╳1920字

所謂的「新歐洲」再也不是美國的縮小版,而變成了「小法國」,這些中東歐國家在外交政策上仍然親美,美國國防部長倫斯斐(Donald Rumsfeld)在出兵伊拉克前,創造了「新歐洲」一詞總稱這些已擁抱市場經濟的前共產國家,但是現在這些國家卻愈來愈像法國,國內混亂、人民不滿、政策無法預測、反自由派,而且政壇也由左派民粹份子與極右派民族主義者掌控。

當然法國與中歐國家仍有差異,在法國,退休人士是現狀的受益者,因此他們從未上街抗議,而在中歐國家,退休人士卻是受害者,所以總是遊行抗爭;法國幾乎人人都擔心中歐廉價勞工入侵,但中歐民眾對法國銀行進軍則似乎敵意較低。波蘭於去年九月大選結束組織民粹政府,便已預示中歐政壇將出現某些奇異現象,尤其在總統列奇.卡辛斯基(Lech Kaczynski)於7月14日任命雙胞胎哥哥賈洛斯勞(Jaroslaw Kaczynski)為總理,再加上教育部長謝爾吉(Roman Giertych),使民粹政府形象更鮮明。

斯洛伐克於6月17日大選後的結束,更證明了波蘭的情況並非特例或意外,而是種趨勢之始,經過各種選後操作與利益交換,最後政府由民粹主義者、極端民族主義者與前總統率領的勢力共組,反映出中歐似乎即將出現新的「法國」革命。過去八年以來,斯洛伐克是歐盟最令人注目的成功故事,人們常將斯國與愛爾蘭相提並論,並認為斯洛伐克的表現將會更亮眼。

首先,為了加入歐盟,斯洛伐克擺脫了梅西爾(Vladmir Meciar)的獨裁統治,其次,甫於六月結束任期的德魯林達(Mikulas Dzurinda)政府相當受歐盟讚賞,不但實行單一稅率,吸引的人均外資金額也超越其他前共產國家,德魯林達支持歐盟、市場與憲法條約,斯洛伐克亦協助歐盟透過外交途徑,力助蒙特內哥羅獨立,對於自1993年才獨立的斯洛伐克而言,這個記錄還算不錯。

但是在經過這些經濟復甦的跡象之後,斯洛伐克選民今年卻又讓過去拖垮政府的政治人物執政,對斯國顯然不是個太圓滿的結局。親歐盟的自由派改革者敗選原因很明白,也就是高失業率與社會不平等情況愈來愈嚴重,但外界不明白為何選民得選擇民粹主義者與半法西斯主義者執政,究竟是斯洛伐克和中歐國家出現問題,還是民主出了問題?

方向黨黨魁費可(Robert Fico)出任總理後同一天,斯洛伐克憲法法庭便表示,有一名民眾申訴,要求法庭宣布大選無效,原告認為國家未能建立「正常的」選制,因此違背人民應由英明政府領導的憲法權力,原告指出,目前的選制只會使多黨組成聯合內閣,不是「正常的」斯洛伐克政府。這位訴訟人提到一個重點,由英明政府領導的權力與選舉權相衝突,這也是為何自由派對民主永遠感到不安,相信輪迴者可能會懷疑,19世紀著名的自由派學者基佐(Francois Guizot)是否轉世為這名斯洛伐克民眾,向憲法法庭追索他多年來尋找的答案。

基佐及其同僚能言善道,向外主張除非在選舉權有限的情況下,否則民主與良好的政府不可能並存,他們認為國家真正的主宰是理性,而非人民,因此選舉權是一種能力,而非權力,19世紀社會相信資產與教育便等於能力,唯有具備一定資產與教育者才能獲得投票權。

但今日要定義這種「能力」的難度已增加許多,幾乎所有人都接受過程度不一的教育,而且許多人也不願公布所有財產,因此為了要確保理性繼續主宰國家,就必須建立新的選制,規定只有同時會說英語(或法語)及母語者才能投票,而在這種規定之下,費可永遠都不可能成為斯洛伐克總統,人們也會得到英明政府的領導。

誰能對這項規定有異議?畢竟英語及法語是歐盟的官方語言,紐約大學法律系教授荷姆斯(Stephen Holmes)指出了當代歐洲政壇的弔詭之處,他認為最關鍵的問題是,「菁英階級可能同時在全球與地方獲得執政的合法性嗎?」歐盟目前顯然無法回答這項問題,無怪乎歷經波蘭與斯洛伐克選舉後,人們必須充滿勇氣與想像力才能繼續對歐盟保持樂觀。

民主時代的歐盟菁英其實都偷偷夢想著,希望哪天能夠剝奪不負責任選民的選舉權,讓他們無法阻擋英明政府的出現,而且讓大多數民眾都相信自己有選舉權,但沒有影響決策的權力,但是在這種想像裡,中歐就不只是「小法國」,更是「1847年的小法國」,那個還沒有歷經1848年大革命的法國,今日已是2006年,歐盟主要政治人物卻還在幻想一個選舉權有限的世界。

在新的民粹政府眼中,選舉並不是人民選擇不同政策的機會,而是要藉此反抗少數有特權的人士,以中歐而言,特權者即為菁英階級與吉普賽人,民粹政黨認為菁英與吉普賽人一樣,都竊取了誠實大眾的利益,也從不繳交應付稅賦,卻還獲得歐盟政府等外來力量的支持,面對這些特權人士,任何政策都會被貼上民粹或自肥的標籤,因此為了獲得執政的合法性,政府必須向歐盟中央宣戰。

結果造成在今日的歐洲政壇裡,民粹主義者公開反自由派,菁英階級秘密反民主,中歐現在缺乏的是貨真價實的改革,真正的改革不僅能回應人民的需求,也不會成為民粹主義的受害者,因此各國國內政治各自出現的問題,才是影響歐盟統合最大的威脅。

ORIGINALLY FROM...
"Between Elite and People: Europe's Black Hole" by Ivan Krastev
http://www.opendemocracy.net/globalization-institutions_government/europe_blackhole_3796.jsp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