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帝汶╳新總理的重重挑戰╳1538字 | Main | 泰國╳泰克辛秘訪緬甸╳1144字 »

緬甸╳翁山蘇姬的奮鬥還未落幕╳1365字

過去18年來,許多海內外的緬甸民眾都會紀念1988年8月8日這一天,當年學生、勞工與民眾發動了民主的「人民力量」運動,卻面臨政府在首都仰光的血腥鎮壓,許多人至今回想仍舊感到沉痛。緬甸軍政府自1962年執政至今,1988年長達40天的屠殺表明了政府緊捉權力不放的決心,儘管後來同意於1990年舉辦選舉,卻又拒絕承認民運領袖翁山蘇姬率領的全國民主聯盟勝選。

這麼多年以來,數百萬緬甸人民在獨裁政權下面對壓迫、飢餓等苦難,但他們並未因此絕望,主要原因即在於翁山蘇姬堅定而強韌的態度,經過三次軟禁的她依然是鼓勵人們堅持的力量。翁山蘇姬是緬甸獨立英雄之女,也是1991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今年她仍舊無法與伙伴共同緬懷大屠殺的恐難者,但在她軟禁的住處裡,翁山蘇姬必然明白,無數人願意持續關心緬甸的未來與自由,都是因為她的存在。

從許多角度看來,翁山蘇姬就是緬甸當代歷史的化身,她的父親昂山將軍於1947年遭政敵吳素(U Saw)的姪子殺害,據說當吳素的姪子衝進房間時,昂山坐在長桌旁,他站起身將掌心朝外,擺出和平與寬容的姿勢,但敵人依然毫不猶豫地對他開槍,筆者父親的學生當時正好在秘書處附近,趕到現場時正好看見凶手拖著屍體離開。

這些苦痛的回憶成為了集體創傷,並且在1962年、1976年、1988年軍隊向人民開槍時不斷重演,1988年也是緬甸歷史的分水嶺,改變了許多人的一生,但緬甸人民的苦難並未在此劃下句點,此後廿年間,軍政府對民眾仍持續嚴加管控。今年6月19日,美國緬甸協會在馬里蘭州為翁山蘇姬舉辦了61歲的「生日慶祝會」,席間慕恩(Christina Moon)女士拿出一張照片,是一名異議份子屍體倒在大街旁,照片中他的光頭上有兩道巨大的傷痕,而縫線的痕跡看起來就像是蜈蚣的腳。

全國民主聯盟於1990年贏得大選後,軍政府旋即軟禁了翁山蘇姬,直到1995年才釋放她,翁山蘇姬每次重獲自由之後,便會巡迴全國鼓吹民主,不斷測試軍政府容忍的極限,2003年5月30日,御用組織「聯邦團結發展協會」(Union Solidarity Development Association)發動「德帕因屠殺」(Depayin massacre),在北部的德帕因鎮攻擊翁山蘇姬與全國民主聯盟人士,軍政府便以「保護拘留」為名再度囚禁翁山蘇姬。

部分倖存者事後對外揭露了「德帕因屠殺」的真相,他們逃往泰緬邊境出國,筆者後來在美國遇到了兩名倖存者,在他們的敘述裡,當時馬路上有棵倒地的樹,一名假僧侶站在旁邊要求翁山蘇姬的車隊暫停,該名「僧侶」希望翁山蘇姬停下來「談談」,翁山蘇姬以時間不早為由拒絕後,攻擊行動便開始了。一旁的卡車大燈打亮了馬路,酒醉或嗑藥的歹徒開始攻擊群眾,倖存者表示他聽見頭骨碎裂的聲音後便嚇得逃開,翁山蘇姬的駕駛因為遇過這些事數次,因此馬上踩下油門加速離開,但後來還是被擋了下來,所有人也遭逮捕。

從2003年至今,翁山蘇姬仍然未脫離軟禁,她的一生充滿了悲慘遭遇,襁褓時便失去了父親,哥哥幼時在湖中淹死,2000年她又失去了摰愛的丈夫阿里斯(Michael Aris),這段跨國婚姻也常遭政府御用媒體攻擊批評,唯有曾居住於緬甸的人、唯有曾歷經這種粗野心態的人,才能夠真正明白這些攻訐所造成的痛苦。

政府曾建議翁山蘇姬離開緬甸,到英國去探望垂死的丈夫,但她拒絕了,因為她無法離棄她的子民與理想,人們常常問她,對於自己做了這麼多犧牲有何感想,翁山蘇姬總是回答與緬甸人民的苦難相比,她的付出根本微不足道。18年的時間不短,但翁山蘇姬所樹立的精神與典範讓人永遠不會放棄希望,希望緬甸人民的集體悲劇終有一日會落幕。

ORIGINALLY FROM...
"Burma's Struggle, Aung San Suu Kyi's Role" by Kyi May Kaung
http://www.opendemocracy.net/democracy-protest/rangoon_3805.jsp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