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奈及利亞╳電影夢的前景╳1170字 | Main | 印度╳社會需要更多自由╳1372字 »

馬其頓╳經濟回春機會何在╳1937字

青春之泉位於馬其頓,這是真的嗎?至少旅遊作家班斯(Richard Bangs)是這麼宣稱,不過就馬其頓經濟而言,回春的速度似乎沒這麼快,馬其頓自九零年代獨立之後,由於前南斯拉夫經濟疲弱的影響,使得失業率始終居高不下,也因為希臘外交政策不願改變,使馬其頓歷經一段國際孤立時期。

馬其頓中間偏右政府於九零年代後期試圖實行經濟改革,但國內阿爾巴尼亞裔與馬其頓裔族群衝突不斷,使經濟改革被迫束之高閣,隨著七月五日大選結果出爐,外界對經改才重新燃起希望,西方媒體多次報導相較於前次2002年大選,此次選舉過程平和許多,但卻忽視了選舉結果背後所代表的意義,在中間偏右的民族主義政黨「馬其頓國內革命組織」(VMRO- DPMNE)當選後,部分主要媒體甚至預言未來暴力情況將會加劇。

不過「馬其頓國內革命組織」顯然從1998年至2002年的執政經驗學到經驗,由前貿易部長與財政部長格魯斯維奇(Nikola Gruevski)擔任黨魁後,在選舉中強調以經濟改革為政見,而非馬其頓民族主義,他在七月四日投書《華盛頓時報》寫道:「我們相信馬其頓民眾要的不只是生存,更要成功,為了成功,我們需要更強壯而健康的經濟,讓人民獲得經濟成長與更多工作機會,並將政府干預降至最低,讓民眾運用天賦潛能並增加創意精神」,該黨政見根據中東歐其他國家全面詳細的改革研究而來,並以中東歐的激進改革經濟為師。

該黨承諾於2010年將公共支出減少GDP的2%,並在2007年減少公文往來費時,讓新企業申請成立手續在三天內完成,除此之外,「馬其頓國內革命組織」也計畫在2008年實施10%的單一個人稅率,而不再採用現行15%、18%、24%的累進稅率制,企業稅率也仿效愛沙尼亞的例子,從15%降至10%,且企業若將獲利再投資也能免稅。

若要實行這些計畫,光靠「馬其頓國內革命組織」一黨之力當然不足,以34%的得票率而言,該黨必須與其他勢力組織聯合內閣,目前已與三個小黨及一名無黨籍議員達成初步協議,使未來新政府在120席國會中可掌控65席,新內閣包括一個以阿爾巴尼亞裔選民為主的政黨DPA,而排除了另一個性質相同的政黨DUI,後者成員源自於過去全國解放軍的阿爾巴尼亞民兵,先前也曾與社會民主黨人共組政府。

隨著新政府涵括了一個阿爾巴尼亞裔政黨,顯示專注於經濟議題讓「馬其頓國內革命組織」能夠與從前的敵人握手,由於新政府獲得過半民意背書,故較有機會推動落實競選期間的激進改革支票。不過懷疑者認為新政府的計畫恐怕還不足以獲致經濟成功,馬其頓新政府之所以認為國家能夠效法中東歐的成功經驗,在於他們相信馬其頓能夠改變過去如天氣般不可控的因素,但馬其頓位於巴爾幹半島,故地緣政治狀況與其他地區不同,亦有政府無法改變的現實情況。

當然部分情況確實無法控制,但馬其頓還是有應變之道,從人民如何面對天氣的經驗中,我們也能為馬其頓等後社會主義國家找到某些出路,在寒冷氣候的居民自然會建築溫暖房子來抵禦酷寒,而在溫熱帶氣候的居民則會使用較涼爽的建築,因此無論冬季是出乎意料地寒冷或不寒冷,抑或夏季特別炎熱與否,人們都能有所調整,因為我們明白氣候無法預知,所以會做好最壞的打算。

回顧過去前社會主義國家的改革經驗與期望,愛沙尼亞毫無意外地成為其中的明星,拿愛沙尼亞與馬其頓相較,人們廿年前都認為後者發展會優於前者,兩國從前同樣實施社會主義,後者的生活水準高於前者,當時的南斯拉夫在經濟方面較蘇聯更為自由,馬其頓民眾當時也擁有旅遊與赴他國工作的自由,這在愛沙尼亞則不可能發生。

隨著蘇聯與南斯拉夫在九零年代先後垮台,愛沙尼亞與馬其頓同樣面臨不確定的未來,兩者都是地處歐洲邊緣的新生國家,許多西方民眾常將巴爾幹(Balkans)與波羅的海(Baltics)混為一談,但其實愛沙尼亞境內的俄語裔民眾比例達35%,而阿爾巴尼亞裔族群在馬其頓的比例於1990年為20%,目前則升至25%,兩者差異可謂南轅北轍,故無知並非唯一的原因。

許多所謂的「蘇聯專家」在八零年代並未預言蘇聯即將崩解,同樣地,過去也有許多專家預言愛沙尼亞將會經濟凋蔽,甚而認為將會爆發內戰,不過歷史已證明他們的錯誤,儘管起步居於劣勢、人口族裔組成複雜,再加上後社會主義時代之初的政局混亂,愛沙尼亞依舊成功浴火重生。

這些年來,許多人並未仔細分析愛沙尼亞成功之因,相較於馬其頓過去選擇緩慢而走走停停的改革步伐,愛沙尼亞採行了激進快速的改革路徑,減少政府的干預,讓看不見的市場之手主導經濟發展,愛沙尼亞經濟後來能夠急速發展,除了國內俄語裔族群的因素,也與社會穩定和平有關,當經濟穩健,社會動盪的氣氛便會下降,故雖然愛沙尼亞族群眾多,也未曾出現大規模種族衝突。

上述理由使波羅的海國家繁榮興盛,經濟改革當然不保證國家絕對不發生種族衝突,但至少會降低衝突爆發的可能,如果未來馬其頓領袖苦無復甦國家經濟的方法,他們其實毋需不遠千里取經,畢竟根據旅遊作家班斯的說法,青春之泉距馬其頓首都史可普列只不過23公里之遙。

ORIGINALLY FROM...
"Balkan Tiger" by Meelis Kitsing
http://www.tcsdaily.com/article.aspx?id=082406A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