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泰國╳政變前因與可能後果╳2131字 | Main | 日本╳新首相的區域政策立場╳1229字 »

瑞典╳社會福利不隨選舉改變╳2062字

全球似乎有許多人都很鍾愛瑞典福利制度,歌手Bob Dylan主持廣播節目,曾以「貧富之間」為主題,播放多首關於美國階級差異的歌曲之後表示:「瑞典的稅率很高,但每個人都享有社會福利,外界稱之瑞典模式(Swedish model),我想我更喜歡的可能是瑞典模特兒(Swedish model)吧!」

筆者不確定Dylan是在表露政治立場,還是在開雙關語玩笑,但他肯定不是唯一喜歡瑞典的人,英國《衛報》記者托比(Polly Toynbee)也曾於2005年10月稱瑞典為「全球史上最成功的社會」,聯合國全球人類發展排名中,瑞典也列入前六名。

儘管世界各國對瑞典讚譽有加,當地民眾卻於9月17日大選決定更換政府,自1994年執政至今的社民黨(Socialdemokraterna)宣布敗選,由中間偏右的溫和黨(Nya Moderaterna)聯盟上台,許多觀察員認為這不僅是政黨輪替,更是政府態度轉向。

瑞典選民真的否決社會福利國家制度了嗎?筆者答案是否定的,原因有二:第一,雙方陣營得票數相距不遠,中間偏左的社民黨聯盟得票率為46.2%,雷菲爾德(Fredrik Reinfeldt)率領的溫和黨聯盟則為48.1%,故新國會內席次比數也很相近,左派得171席,右派得178席。第二,溫和黨政見在競選期間已出現轉變,過去多數選民認為溫和黨是個厭惡社會福利的右派政黨,不過為了勝選,溫和黨已轉而擁抱「瑞典模式」的福利制度,與對手社民黨愈來愈相似。

前次2002年大選中,溫和黨前黨魁隆德格林(Bo Lundgren)主張大幅刪減稅賦,執政的社民黨則批評他企圖改變福利制度,讓社民黨最後大勝,總理波森(Göran Persson)則繼續領導少數政府,並與綠黨(Miljöpartiet de Gröna)及左翼黨(Vänsterpartiet)合作。

雷菲爾德從慘敗中獲得教訓,仿效英國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打造「新工黨」經驗,在各個場合中都強調已改造為「新溫和黨」(Nya Moderaterna),就連此次勝選後,雷菲爾德也重現了布萊爾在1997年的勝選演說內容:「我們以新溫和黨的身份競選,也以新溫和黨的身份勝選,現在我們將以新溫和黨的身份,與盟友合作一同領導瑞典。」

溫和黨不只是換新招牌,連政策也從社民黨原封不動搬過來,雷菲爾德曾在競選演說中表示:「所有社民黨的社會福利承諾我們都同意並改進」,除此之外,中間偏右的溫和黨也很重視左派關注的就業議題,雷菲爾德的減稅重點對象從富人轉向低收入者,勞動市場政見也兼具減少失業津貼與提高就業動機,儘管面臨工會強烈抨擊,他也堅持新的立場不變,這在瑞典選民眼中就是極重要的政治人物特質。

選前最後一場電視政見辯論會中,綠黨試圖提醒選民瑞典勞動人口就業率已達76%,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中居冠,但人民顯然認為不夠說服力,過去選民都很擔心由多黨聯合組織政府很容易出現內鬥,此次四黨合組的溫和黨聯盟也成功破除成見,雷菲雷德成功展現團結氣勢,儘管期間曾發生四黨對地產稅率降幅意見不一,聯盟內自由人民黨(Folkpartiet liberalerna)成員曾當駭客侵入社民黨電腦竊取資料,但聯盟依舊撐過風風雨雨勝選。

但今日瑞典全年GNP成長率預估超越4%,今年第二季已達5.6%,人民會決定在經濟繁時刻更換政府,勢必也與執政黨作為有關,現任總理波森在九零年代初期曾成功穩定歷經危機的瑞典經濟,也兩度帶領社民黨於1998年及2002年贏得大選。波森原本無意競選第三任,但2003年9月外交部長林德(Anna Lindh)遭刺殺身亡的案件大大改變政壇面貌,波森在事件發生後大大減損了光環,在競選期間更看來煩躁與自負。

選民之後逐漸對政府失去信心,他們認為波森對瑞典社會的描述與親身經驗相異,波森在電視辯論會中表示:「全國失業超過三個月的青年人數只有1500人」,這個數字放在官方資料裡或許無誤,但任何人若曾走過城市裡的貧困地區,隨時都能看到大批移民在街上無所事事,讓人感覺失業者必定很多。瑞典全國人口為900萬,最近一份國家委員會報告即指無工作或無教育的年輕人超過兩萬,波森對這些民眾的處境都隻字未提。除此之外,溫和黨也指控社民黨政府在計算失業率時,刻意忽略大量長期病假的人口,波森對就業市場的態度也影響了選民對政府的看法。

此次瑞典大選另一項值得注意的現象,在於多個小黨雖然未跨越4%的得票門檻,無法獲得國會席次,但得票率已與過去大幅增加,這些新增選票大多來自勞動階級與原本會投給執政者的選民。選舉結果出爐之後,波森宣布他將於明年3月卸任黨魁職務,這為社民黨帶來革新的契機,不過首內黨內恐怕得先處理政策歧見,社民黨將組織特別委員會遴選下任黨魁,目前可能的候選人包括工會主席韋汀(Wanja Lundby-Wedin)、現任環境部長莎琳(Mona Sahlin)、歐盟官員沃史托姆(Margot Wallström)、現任財政部長努德(Pär Nuder)等人。

新國會預計於10月5日選舉新總理,雷菲爾德當選後的蜜月期可能也不會太長,溫和黨內保守派在斯德哥爾摩等大城市也有民意基礎,故不可能事事聽從黨魁決定,例如保守派就將繼續推動醫療院所民營化與大幅降稅等。若不加計其他盟黨得票,社民黨本次大選得票率為35.2%,新溫和黨則為26.1%,不過新溫和黨在斯德哥爾摩表現尤佳,拿下37.3%的選票,當地的溫和黨成員也抗拒增加國內貧困地區的補助,擔心都市資源遭到瓜分,這項議題也可能引起聯盟其他政黨反感。

外交政策方面,新政府將會減少對美國與以色列的批評,歐盟政策則會著重於內部市場,降低對環境及勞工人權等社會議題的比重,不過雷菲爾德能大幅改革的空間有限,因為當他已宣布接受瑞典模式,若是屆時沒有兌現競選諾言,選民又將如何看待呢?

ORIGINALLY FROM...
"We Still Love the Swedish Model" by Mats Engström
http://www.opendemocracy.net/democracy-protest/swedish_model_3915.jsp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