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匈牙利╳經濟困境隨衝突揭露╳1085字 | Main | 伊朗╳政府的許諾與失落╳1810字 »

歐洲╳非法移民的地下生活╳3177字

飲用水在啟航第七天告罊,船上廉價的全球定位系統也已損壞,最後連燃油都用光,所有人眼看就要死在海上,一艘西班牙巡邏艇適時出現將人載往安全處,他們竟因此到達原先的目的地,17歲少年迪巴(Lamin Diba)回憶這段往事時,彷彿經歷人生所有惡事,他與另外93人在地中海暴風雨中迷航九天,來自甘比亞、塞內加爾等國的一群人擠在小船上,彷彿再次重演200年前的「中間航道」(Middle Passage)之旅,不過這次的終點站從加勒比海改為西班牙加納利群島與歐洲。

人蛇集團當初欺騙偷渡客「船上備齊一切物資」,結果這麼多人全得擠在小木板船裡,大風浪也使船艙進水嚴重,迪巴說:「我們當時都以為就要死在海上」,現在迪巴被安置在西班牙青年中心裡,他希望最終能夠進入歐洲,他表示:「我在船上渡過了所有危險,如果你曾與死亡近身,未來任何事都不成問題。」

但迪巴錯了,他人生的難題才剛要開始,數百萬人每年從非洲、北非、阿拉伯與南亞地區前往歐洲,其中大多數都是穆斯林,希望能接下歐洲本地人所不願意從事的工作,如蔬果採收工人、清潔隊員、餐廳雜役等,他們盼望在這全球最富裕地區的底層過活,而這些人所寄回家鄉的匯款對母國經濟也至關重要,最近研究也顯示他們對歐洲經濟成長幫助很大。

可是過去這幾年間,新移民或甚在歐洲出生的移民第二代卻面臨日益殘酷的種族戰爭,不同背景的人們同在歐洲爭奪經濟生存權,如中國對抗北非、南亞穆斯林對抗東歐與拉丁美洲基督徒等,可能確實形成文明衝突,至少現在已出現了部族、宗教、人蛇集團、黑幫之間的衝突,有靠山者繼續留下來,沒有靠山者只能枯坐在安置心中,例如法國警方上週便衝入一棟廢棄宿舍,逮捕數十個移民家庭。

若要了解這些衝突真實的情況,英國可為一例,當2004年十個中東歐國家加入歐盟時,英國是歐盟15國內唯三開放勞動市場的國家,根據去年最新資料,英國共有160萬穆斯林,穆斯林的失業率是全國平均值的三倍,男性失業率又高於女性,相較於其他宗教人口失業率介於3%至8%,穆斯林在2004年的失業率為13%。

之後兩年東歐勞工大量湧入,英國政府於上週統計共有60萬東歐人口進入英國,其中又以波蘭為最,倫敦大學移民研究中心主任薩特(John Salt)表示,這是英國史上最大一波的移民潮,官方數字指來到英國的東歐勞工中,97%都已找到工作。

當然他們並非全都奪人工作,但確實有很多人因此丟了工作,英國穆斯林社區裡便明顯感受到新移民的衝擊,例如一名阿拉伯裔的英國穆斯林在倫敦西區開了間洗車廠,就雇用了許多來自波蘭等地的新移民,也坦白說因為波蘭人「他們努力工作又不常逃跑」,不過這名穆斯林不願透露全名,擔心鄰近地區的憤怒會愈來愈高,他表示:「來自波蘭的白人會比深膚色的穆斯林容易找到工作,東歐勞工確實對穆斯林極具威脅性,穆斯林就是很難找工作,如果同時有兩個人來應徵一份工作,一個人名叫穆罕默德會說英語,一個人名叫理查不會說英語,老闆通常都會選後者。」

歷經去年倫敦地鐵爆炸案與上個月破獲飛機炸彈案之後,具穆斯林背景的青年面前又築起一道高牆,巴基斯坦裔的24歲店員阿夏夫(Mujtaba Ashraf)認為:「現在穆斯林得加倍努力才行」,但在挫折與怒氣交雜之下,使得政治衝突常一觸即發。清真寺也必須增加就業服務中心,英國穆斯林協會一名發言人受訪時不願具名,指這項議題太過敏感,但他表示:「清真寺正在轉變,過去宗教大多專注於精神層面,現在為了吸引年輕人都學著改變,還建立社會網絡協助穆斯林謀職。」

著有《聖戰》(Jihad)一書的法國學者卡佩爾(Gilles Kepel)則警告,雖然多數伊瑪目(伊斯蘭領袖)都熱心助人,但少數激進支持恐怖主義者可能會利用這些「就業中心」,吸引無知青年投入恐怖活動,卡佩爾認為,就算在很成熟的社群裡,「這也是伊瑪目力量的來源」。

以非法身分進入英國求職的勞工情況可能更艱險,《非法移民在歐洲》一書作者杜瓦爾(Franck Duvell)指出:「2004年改變了一切」,過去無法以其他合法程序入境的移民常會以政治庇護拖延時間,不過英國申請政治庇護者人數已創下1997年以來新低,杜瓦爾指出,如果雇主所給付的薪資相同,「誰會選擇非法勞工而棄合法勞工?但忽然間英國對非法移民便失去了吸引力」。

英國政治人物也明白移民可能引發的社會緊繃,故面對保加利亞及羅馬尼亞可能於明年加入歐盟,英國政府還在猶豫是否對這兩國開放勞動市場,但從法國、義大利、西班牙的經驗看來,雖然這三國未於2004年對新成員國開放市場,社會底層的戰爭依然沒有平息。

過去15年來,許多口操西班牙語、同屬天主教背景的拉美民眾湧向西班牙,政府估計目前境內約有280萬移民,其中三分之一約90萬人來自拉美地區,相較而言來自鄰國摩洛哥者只有不到45萬人,但眾多拉美移民也帶來某些問題,西班牙許多大城都出現拉丁區,幫派也隨之而起,許多在馬德里購物的民眾可能都不知道,地下停車場裡有許多幫派份子群聚的地方,週末夜晚聚集人數可能成百上千,一名警員表示:「試想要在2000人當中抓住帶刀槍滋事的50人有多麼困難,他們晚上在外頭偶遇就動手,我們常接到有人受傷的報案電話,但又能怎麼辦?」

這些人為了地盤、合法事業與非法勾當爭鬥,警方常建議非拉丁裔民眾遠離部分地區,如果走錯路很可能遭到幫派攻擊,移民協助團體「和平運動」成員桑切茲(Enrique Sánchez)表示:「他們原本只是想維護自己的權利,但後來情況就失控了」。西班牙政府後來於今年四月決定解除對新成員國勞工的禁令,但部分官員擔心此舉將使移民衝突亦趨白熱;法國政府也於春天宣布逐步減少對東歐勞工的限制,不過部分非法移民較多地區已感受到開放的後遺症。

去年法國郊區暴動事件後,人們開始注意到法國18歲至25歲的男性失業率高達20%以上,具阿拉伯或非洲裔背景者又為最弱勢的就業人口,許多人也認為東歐勞工擁有超越種族及宗教的特殊優勢,一方面這些非法東歐勞工無工作證件,故薪資比法國本地人或穆斯林更加低廉,出生於阿爾及尼亞的店員莫勞迪(Ali Mouloudi)表示:「東歐人幾乎不管多少錢都願意做」;另一方面,過去百年來已有無數次東歐移民潮進入法國,早期移民已完全融入當地社會,例如法國內政部長薩柯奇(Nicolas Sarkozy)的父親即來自匈牙利,這些人為後來的移民奠定了發展基礎。

不過也不是所有東歐新移民都很好過,義大利警方於七月前往南部一處蕃茄園內,發現113名被拘禁的波蘭勞工,當地官員形容裡面的情況宛若「集中營」,之後共27人遭到逮捕,並16名波蘭人、一名烏克蘭人及一名義大利人以偷渡及虐待罪名起訴,此次行動也讓近800名波蘭勞工脫離犯罪集團之手,這些人當初都是看到時薪六歐元的徵人啟事而受騙上當。

由於這些勞工無法與外界聯繫、沒有組織保護、不會說義大利語、當地人對他們懷有敵意,故只能任由人蛇集團剝削,不服者便遭到毆打,甚至還有人因此死亡,形成對其他勞工殺雞儆猴的寒蟬效應,上述案件的蕃茄園旁橋下還發現一副燒焦的棺材,裡面的屍體可能也是一名年輕波蘭勞工,另一名男子也遭到毆打而面目全非,最後在送醫途中死亡。波蘭駐羅馬大使館官員烏努特(Wojchiech Unolt)表示,警方對先前四、五起自殺案也重啟調查,不過現在義大利南部許多蕃茄園因無人採收,故四處瀰漫腐敗的酸臭味,政府於是在最近宣布將開放東歐勞工從事季節性工作。

非洲與阿拉伯地區的移民也前仆後繼地想進入歐洲,義大利蘭佩杜薩島(Lampedusa)今年已逮捕逾萬名非法移民,西班牙加納利群島也超過19000人,光是上個月單月便已超過4000人,幾乎是去年全年總和;上週一艘偷渡船在前往加納利群島途中於茅利塔尼亞海岸翻覆,警方後來在船上發現80具遺體,但這些事件無法嚇阻移民潮,無論過程多麼危險、歐洲國家戒備多麼森嚴,總會有新的偷渡事件發生,西班牙「和平運動」組織成員桑切茲表示:「移民就像河流,就算築起了水壩,人們還是會繞道而行。」

歐洲今日愈來愈依賴移民維持經濟成長,故必須盡力讓每個人感覺有機會從中獲益,以17歲少年迪巴的話說,就是「任何事都不成問題」,否則來自不種地域、信仰、種族與文化的移民會將怒氣發洩在彼此身上,最後可能死在這塊無法許諾他們的應許之地。

ORIGINALLY FROM...
"Living Underground" by Christopher Dickey
Newsweek, September 11, 2006, P.12-16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