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俄羅斯╳人口危機的真貌╳1538字 | Main | 機上行動通訊的前景與困境╳1201字 »

澳門╳社會對博彩業不滿日增╳2225字

澳門的繁榮日子即將到來,今年當地的GDP預估將是1999年回歸中國前的一倍,失業率也逼近十年新低,薪資中間值(median wage)去年則成長12%;由於政府預算轉虧為盈,居民與企業都獲得減稅優惠,國內外資金也在營建業投注數十億美元,嶄新的保時捷與BMW展示間也等著顧客捧著銀子上門。

許多人都將澳門驟富歸功於特首何厚鏵,他五年前決定開放博彩業牌照,終結過去賭王何鴻燊壟斷的年代,希望讓外資共同經營這塊市場。這段時間以來,亞洲多國都決定大敞博弈之門,新加坡於今年春天核准金沙集團成立國內首家賭場,第二間賭場招標也正在進行;日本、泰國、台灣等地政府也在考慮是否開放合法博弈,就連中國去年大力掃蕩數十萬名賭客與非法業者後,今年也準備核准新型態的博彩事業。

不過儘管澳門博彩自由化目前看似極為成功,當地民眾與企業卻不甚滿意,博彩業對當地社區發展是好或壞,一直是全球各地爭辯不休的話題,相較於其他地區討論焦點為博弈之惡,澳門則顯然不同,畢竟這項事業在澳門已紥根近160年,歷史之悠久居全球之冠,而且對比於摩納哥等國不准國民投注,澳門居民可以自由進入賭場,不過當地民眾似乎興趣缺缺,賭桌旁最大的客源來自於中國內地,因此澳門經濟少有被博彩拖垮的問題,但本地居民也未因此有龐大獲益,故普遍對博彩業不滿。

博彩自由化讓五家新業者加入,其中兩家來自美國,一家來自香港,原本特區政府規定新博彩業者都至少得讓本地資金占10%,但這三家業者都巧妙規避了限制;其他兩家新賭場則來自美國及澳洲,都與澳門賭王何鴻燊的子女合資,雙方股份各占一半。

雖然自由化政策未使本地資金在博彩業比例增加,但新資金注入確實增加了數千個工作機會,根據澳門統計暨普查局的資料,去年澳門批發零業與製造業的勞工人數大於博弈及其他休憩產業,不過在最近調查中,博弈與休憩產業已成為第一大雇主,比製造業多出59%,比零售業多出31%,博弈產業平均月薪為製造業的3倍、零售業的1.54倍,德意志銀行分析師Karen Tang指出,有經驗的荷官薪資今年已上揚64%,

眼看博彩業的興盛,中產階級卻無法分一杯羹,許多旅館與營建業工作都被香港、中國與菲律賓勞工搶走,非法移民人數過去四年也成長一倍,占本地人口一成以上,雖然澳門規定賭場不得雇用外籍人士擔任荷官,不過許多中年荷官仍常丟了工作,現在許多人高中一畢業就前往賭場應徵。

中年勞工失業原因眾多,這些人許多都在八零年代以非法移民身分從中國進入澳門,後來幾經抗爭,終於從葡萄牙政府手中獲得居留權,許多人也在當地成衣業工作多年。上屆澳門立法會選舉奪得最高票的議員吳國昌指出,業者是為了剝削勞工才會選擇年輕人和外籍人士,不過澳門大學經濟學教授Ricardo Siu認為,中年勞工缺乏技能且教育程度較低,故生產力較差、也較難訓練。

無論原因為何,事實是製造業自九零年代初以來大幅萎縮,失業率也從2%一路攀升至2000年的6.8%為最高峰,目前則降至3.8%,官方數據指失業人口達一萬人,約為1993年的三倍,居民則批評政府大幅放寬引進外勞的配額,也未追蹤非法勞工就業情況,社運人士要求官員公布確切數字,也要求企業公開究竟聘雇多少外籍人士。

影響所有居民的通貨膨脹則為另一主要議題,隨著通貨緊縮政策於2004年結束與房價成本影響,澳門每月綜合消費物價指數過去一年維持在5%以上,由於外資預期外籍勞工屋宅需求會上升,使房地產價格也比過去兩年增加30%,分析師Karen Tang認為至2009年為止,房價每年還會上揚10%至15%,立法會議員吳國昌則指出,房價壓力將迫使特區政府自回歸後首度再興建公共屋邨。

對非博弈休閒業者而言,薪資與房租已成為沉重負荷,市中心熱鬧的議事亭前地兩旁,本地商家已陸續被港資連鎖店取代,澳門居民也常至鄰近的中國珠海採買日常所需,讓本地企業壓力更大,新的賭場明年將先後開幕,將提供更多購物、用餐、娛樂等選擇,屆時觀光客消費更將集中至少數商家。在居民眼中,博彩自由化還帶來諸多負面效應,交通壅塞即為一項主要問題,但特區政府規劃大眾運輸系統的速度卻如牛步,吳國昌議員則認為這將阻礙經濟發展。

民眾所蓄積的不滿在五月一日勞動節示威中爆發,數千名工會成員多次與警方發生衝突,造成25名警員受傷,過去在2000年也曾有反對引進外勞的抗議活動,迫使特首何厚鏵實施再教育計畫與公共工程方案;兩年後特區政府決定與珠海合作興建工業區,讓澳門工廠勞工的產品與服務更容易進入中國市場,何厚鏵在去年秋天的年度施政報告也提議要求雇主引進外勞時必須繳費,不過目前這項計畫還不見下文。在五月一日抗爭之後,勞工局要求本地營建商參與就業博覽會,現在輿論則考慮十月再度上街。

何厚鏵做為澳門第一位特首,他處理政治角力的能力顯然優於香港前特首董建華,問題在於何厚鏵將於2009年卸任,有意繼任者可能會藉機煽動人民對於博彩業的不滿,此時又正好是博彩業最興盛的時刻,根據德意志銀行的資料,隨著新的大型飯店開幕,未來可能需要四萬名人力投入,美國永亨集團在澳門投資12億美元的新酒店也將開幕,該集團也持續向特區政府爭取減稅優惠,由於競爭日益激烈,鄰近新加坡科徵的博彩稅賦更低,業者強烈要求澳門政府下修目前39%的稅率。

由於澳門民主制度並不完全,地區內並無正式政黨,立法會裡也有半數議員由政府任命或代表企業利益,故最終決策權仍握在何厚鏵手中,人們最後也只能透過街頭抗爭來表達訴求,正如澳門大學政治學教授余永逸所言,澳門菁英份子擔心「澳門可能步上香港後塵」,因為無論是何厚鏵、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或香港特首曾蔭權,現在都時時將「和諧社會」一詞掛在嘴邊,不過何厚鏵如果想順利做完任期,可能得開始想個新詞了。

ORIGINALLY FROM...
"Macau's Hand Flush With Discord" by Zach Coleman
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 September 2006, P.45-47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