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短訊╳孟加拉╳當政治阻礙經濟發展╳899字 | Main | 泰國╳把難民轉換為經濟值╳1464字 »

阿富汗╳卡札所見的國家╳3220字

要訪問阿富汗總統卡札(Hamid Karzai)很不容易,就算是能夠進入總統府,恐怕也很難找到總統辦公室,這間辦公室座落於建築物中一個不起眼的轉角處,門外也只有一名拿著機關槍的便衣人員駐守;辦公室裡有阿富汗地毯、奶油色的沙發與大理石暖爐,書櫃上則陳列著美國前總統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的文集,從窗外向下望,會見到一片盛開的玫瑰園,彷彿阿富汗的戰火已離我們很遠很遠。

但在阿富汗,和平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筆者訪問卡札前幾分鐘,遠方爆炸的聲響還撼動了總統府門窗玻璃,卡札開門請我們進入時,還是滿臉慈祥,也與身旁顧問有說有笑,一邊拿出咖啡招待訪客,一邊還為自己受了風寒道歉。正當卡札坐下準備接受訪問時,情報局局長薩勒(Amrullah Saleh)走進房間,卡札問道:「這是間諜頭子呢!還好嗎?」但傳來的當然是壞消息,卡札與薩勒離開至另一房間,再回來時,卡札已愁容滿面,他說:「阿富汗長期生活在苦難之中,人們對此感到憤怒,而且憤怒與日俱增」,那麼總統究竟如何面對每日的悲劇呢?卡札嘆了口氣說:「我們已習以為常。」

自五年前左右成為總統後,卡札的表現、言論與精神都代表新阿富汗,象徵拋棄過往塔利班政權的一切,在西方世界數十億美元援助與18000名美軍火力支援下,卡札於2004年贏得阿富汗半世紀以來首次總統大選,但之後國家卻問題重重,塔利班游擊隊占領南部地區,並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部隊激烈交火,造成五週內55名西方國家士兵陣亡;歐美軍事將領與卡札政府官員對反毒政策上也意見不合,使當地罌粟產量較過去不減反增,甚至創下歷史新高。

從卡札行動處處受限就可得知首都喀布爾安全持續惡化,訪問時卡札的幕僚也拒絕讓他在辦公室門前拍照,深怕他的所在地會曝光,身為卡札盟友的國會議員巴拉札(Shukria Barakzai)表示:「總統府就像一座監獄,圍牆過高讓卡札與世隔絕」,因此當人們失去希望,部分地區再度陷入混亂,民眾的怒火於是對著卡札傾洩而出。

隨著衝突日益暴烈,卡札的弱點也愈來愈明顯,不只是他與大眾相距甚遠,卡札處理軍閥及貪腐問題的能力也飽受質疑,現在就連喀布爾的交通號誌失靈,人們同樣怪罪卡札無能。卡札具有敏銳、開放與傳統優雅的特質,人們過去因此而擁護他成為領袖,但在一個戰火頻仍的開發中國家內,這些人格特質似乎卻不足以擔當領導責任,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主委納德里(Ahmad Nader Nadery)指出:「卡札對所有人都很好,讓阿富汗有了新面貌,但隨著挑戰有增無減,民眾也意外發現許多他的缺點」。曾任省長的卡札顧問穆哈馬德(Jan Mohammed)更直接地說:「善良改變不了現況,如果卡札無法變得更加強勢,他就很難領導國家。」

卡札並不是個天生具備威嚴的人,他的身材與臉型瘦長,白色的鬍鬚讓他比實際年齡(48歲)看起來又老了十歲,卡札說:「如果我選擇做事獨斷獨行,阿富汗今日的和諧不可能出現,我或許是個置於錯誤時空背景的民主份子,如果各位想受獨裁者領導,應該去跟人民說,讓他們用選票讓獨裁者上台,而不是選我」。歐美聯軍現在也很清楚,民選領袖的反面在阿富汗不是獨裁專制,而是無政府狀態,也是卡札親戚的國會議員哈米爾.卡札(Jamil Karzai)表示:「如果卡札不是總統,阿富汗根本不會有民主,不會有人權,不會有國家」,現在的難題在於,就算卡札不適合擔任總統,也找不到替代的適任人選。

卡札認為:「我們該讓世界看到的是阿富汗人民的渴望,而非長久伴隨我們的問題」,初次造訪喀布爾的人可能會驚訝於當地平靜無波,與伊拉克巴格達處處可見鐵絲網、斷垣殘壁與不安氣氛大不相同;喀布爾交通繁忙,自2001年塔利班政權垮台至今,汽車數量已成長三倍;城內最陳舊貧困的區域如今也滿是新工地,反映出這個國家急切地想要趕上數十年的落後時光。若在午后走過城市一處公園,就能感受到阿富汗的轉變,男孩玩著排球,有些女孩已脫去傳統罩紗,一群民眾聚在國會議員身旁批評政府,這些場景現在看來稀鬆平常,但在過去塔利班時代卻絕不可能發生。

當然阿富汗也不斷出現壞消息,若走出喀布爾地區,真實情況可能令人咋舌,全國六成地區仍無供電,八成地區無潔淨的飲用水,失業率近逼四成,農村地區缺乏警察與政府公權力,使得反政府組織趁隙而入,南部有伊斯蘭份子,西部有八零年代殘留的軍閥,北部有毒梟。除此之外,聯軍與塔利班成員激戰阻礙工程進度,也危及已完工的興建計畫,2001年所預計投入的援助中,半數至今還送不出去,美國在當地最大工程案是連結喀布爾與坎達哈的道路,卻因衝突不斷而無法使用。

駐守阿富汗的兩萬美軍原先目標為追捕蓋達成員,現在則轉向以重建國家為先,每週都發布新學校、道路、醫療院所、供水系統等興建計畫,但這些消息都敵不過學校焚毀或教師遭殺害的惡耗。

人們很少怪罪卡札造成叛亂四起,多數民眾與卡札意見相同,認為巴基斯坦利用邊界區域窩藏包庇叛軍,人民也不滿美軍人數過少,不足以剷除社會動盪根源,巴基斯坦總統穆夏拉夫(Pervez Musharraf)上週訪問阿富汗時,承諾盡力斬斷巴國人民與叛軍的往來,但卡札似乎仍不甚滿意,他表示:「我希望國際社會也能關注這項問題。」

但一般民眾對卡札政府其他作為便相當不滿意,其中最引人非議者為政府貪腐情況嚴重,卡札說他已指派新的司法人員介入調查,但社會普遍對此不抱希望,42歲的電工查達(Shapoor Malik Zada)家裡卻沒有電,因為他幾個月前不願付出140美元的接電「額外費用」,現在這筆額外費卻已漲至600美元,是國民人均年所得的一倍;24歲的山米拉(Samiullah)也表示,考駕照的費用這兩個月也已增加一倍,他說:「政府現在說要肅貪,但每個人都在拚命賺取油水。」

這項問題能否怪罪卡札身上還有待討論,畢竟阿富汗等多數貧國數十年來都有類似困擾,但卡札處理貪腐官員與軍閥的速度確實緩慢,雖然軍閥協助推翻塔利班政權,卻也有嚴重運毒販毒與迫害人權的罪刑,民兵領袖非但沒有在新阿富汗政壇消失,還進入國會與行政機關任職,人權委員會主委納德里表示,政府包庇這些民眾長期痛恨的軍政強人,使得塔利班在社會上又有可趁之機,納德里指出:「叛軍再起與舊政治人物仍在有很大的關係,我在坎達哈等地看到的情況與一年前大不相同,去年部族領袖都堅持反對塔利班政權,但今年人們認為卡札政府同樣不堪。」

卡札對與軍閥合作也有話要說,他強調:「他們為國家效力,我們不能將這些人用完即棄,這樣只會使國家更為動盪,我的任務是要不斷向前進,讓阿富汗和平進程與重建作業克服困難繼續完成…有些作為可能無法令國際社會滿恴,但阿富汗有阿富汗本地的行事方式。」

與卡札共事者認為他很願意傾聽人民聲音,會親自接聽電話,也每天與眾多部族領袖會面聽取建議,但也有許多阿富汗民眾與西方國家持相反意見,主張在國家尚不穩定的時候,領袖需要的是強而有力的決策能力,而非四處尋求共識的慈祥老爺爺,因為若未能有效打擊塔利班份子、軍閥與貪腐官員,很容易就會扼殺人民對新生民主的信心。一名駐在喀布爾的西方官員指出:「卡札前進的速度太慢,他也會做對的事,也做得愈來愈好,國家也在進步中,不過這個中央政府仍無法掌控全國,因此事物進展勢必會困難而緩慢。」

批評卡札者其實也很同情他的處境,他每天工作14小時,五年來也從未休假,地位孤立也使他的負荷更加沉重,雖然卡札宣稱最近曾溜出總統府體察輿情,但這樣的機會實在很少,儘管他說話看來熱切,但言語中還是流露出背負重大責任與批評的疲憊,卡札說:「我們的期望太高,我自己的期望太高,我們原以為鄰國會對我們友善,以為恐怖主義會離我們遠去,以為每個人會互相合作,以為區域政治不會阻礙我們的發展,但你無法想像這個國家有多麼沮喪,情況變得有多麼糟,令人難以置信,如果你走進我們先前對抗塔利班政權的山區,許多家庭一無所有,什麼都沒有,我們必須讓他們擁有更好的生活。」

阿富汗下屆總統大選定於2009年舉行,卡札曾表態不會參選,但他在本次訪問最後卻閃避回答這項問題,只表示:「若三年前有個值得信賴、愛國、有能之人出現,我肯定會立刻辭職交棒給他」,不過這種假設很難想像,因為卡札當時還企圖心旺盛,也因為當時只有卡札能獲得國際社會支持,但遲早這兩者都會消磨殆盡,到時才是卡札與阿富汗最大挑戰之始。

ORIGINALLY FROM...
"What Karzai Sees" by Romesh Ratnesar & Aryn Baker
Time, September 18, 2006, P.22-25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