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伊朗╳與中國關係及利益╳1322字 | Main | 泰國╳政變後的改革險阻╳2016字 »

俄羅斯╳一名記者之死╳2049字

俄羅斯在10月7日失去了一位知名女記者,波利柯傅斯卡亞(Anna Politkovskaya)午間在莫斯科住處謀殺身亡,她生前關注車臣等北高加索地區人民遭虐待、傷害與政府貪污議題,因而在海內外頗負盛名,曾於2003年獲得Lettre Ulysses 獎,也在今年榮登《新政治家》雜誌「當代五十位英雄榜」。

雖然民眾對此感到哀傷與憤怒,但他們似乎並不覺得意外,波利柯傅斯卡亞一直備受爭議,也因報導而樹敵眾多,她筆下的主角常有權有勢,並不常被記者揭露內幕,過去她曾遭逮捕,2004年9月前往巴斯蘭小學採訪人質綁架事件時,也曾因不明原因而身染重病瀕死,多數親友都認為這是他人惡意下毒所致。

波利柯傅斯卡亞所服務的周報《新報》(Novaya Gazeta)在10月9日出刊向她致敬,同事撰稿指她永遠都在為報導真相而奮鬥,其中一篇特稿寫道:「她總是直視惡魔,或許因為如此,她才能不斷戰勝各種困境,才因此能他人所不能」。但波利柯傅斯卡亞這次沒能勝利,由頭部中彈的跡象研判,肯定是一起買凶殺人案件,過去人們曾建議她聘請保鑣,但她以不符記者原則為由拒絕。

與波利柯傅斯卡亞相識的俄國記者托波(Sergei Tobol)表示:「她是個專業記者,這是對她最好的形容,她就是個專業記者,對於同胞與周遭人民所承受的苦痛,她全都感同身受」。Ekho Moskvy廣播電台總編輯維涅迪托夫(Alexei Venediktov)指出:「她是我國極少數的調查記者,因為這種新聞工作太過危險,她是最不願妥協、最勇敢、最誠實的記者」,該電台先前率先報導波利柯傅斯卡亞的死訊。

海外媒體、政治領袖與非政府組織的悼詞不斷,或許是因為她在西方世界享有盛名,才會在國內屢遭批評,部分人士稱她的報導充滿偏見且仇視俄國,由於她的報導常與西方媒體批判俄國口徑一致,故波利柯傅斯卡亞在海外的名氣可能遠大於俄國。

她的報導確實常出現情緒性字眼與議論之語,俄羅斯電視學院院長波茲納(Vladimir Pozner)表示:「波利柯傅斯卡亞不是那種只想著平衡報導的記者,她希望她的觀點能夠說對立的另一方」。人們常登門請求協助,她也常幫助筆下所描寫的人物,2002莫斯科劇院綁架案中,她亦是其中一位談判員,還進入劇院與挾持人質的歹徒斡旋。

雖然波利柯傅斯卡亞有時遊走於記者與社運人士兩種角色之間,但同事親友都明白,這些一字一句都出自於她想要傳遞真相的欲望,波茲納說:「就算在艱困的環境內,她仍能保持勇敢、誠實與無懼的態度」,托波說:「無論人們對她的文章評價如何,都必須承認那些是她出於良心的肺腑之言。」

俄國記者圈裡至今仍有許多人為錢酬庸而報導,例如政治人物花錢請人撰寫正面消息,或是專題報導特別為某公司宣傳等等,波利柯傅斯卡亞因為目睹車臣慘劇而使用情緒性字眼報導,如果外界認為她的作法是種錯誤,那麼俄國應以類似的記者太少為恥。除了為媒體撰寫調查報導,波利柯傅斯卡亞也出版專書,《地獄的小角落》一書集結車臣戰事的第一手見聞;近日出版的著作《普廷手中的俄羅斯》還未有俄文版,其中直言批評她眼中的俄國社會弊病。

相較於電子媒體,俄國社會較不重視平面媒體,才讓波利柯傅斯卡亞能夠持續發出不平之鳴,也因此西方媒體認為不太可能是俄國中央政府下令謀殺,電台總編輯波茲納指出:「當局有能力控制任何報紙或電視台,所以他們根本不怕特定記者」。無論是《新報》或著名的《商人報》(Kommersant),平均發行量都在十萬份上下,相較於國營電視動輒上百萬觀眾根本微不足道,除了莫斯科與聖彼得堡等大城市外,其他地區民眾都很難買到報紙,而且一般家庭晚間也通常收看國營第一頻道的新聞,最近一項民調顯示,不分地域或年齡層,72%的民眾表示每日收看電視。

波利柯傅斯卡亞的死訊是第一頻道週六晚間新聞頭條,這也可能是許多觀眾首次聽到她的名字,報導中提及她的言論有所爭議,也曾撰寫有關「車臣的事件」,但卻未再詳述,新聞片段裡只提到「如果俄國有此類記者,表示國內確實存在公民社會」,但如果像波利柯傅斯卡亞會遭殺害,俄國所擁有的究竟是什麼樣的公民社會?

現在人們懷疑謀殺案主謀是剛滿30歲的車臣總統卡迪洛夫(Ramzam Kadyrov),波利柯傅斯卡亞筆下常形容他是名惡棍,也常報導車臣政府軍虐待與毆打人民的惡行,原本另一篇由她撰稿的車臣監獄虐囚報導也預訂於本週出刊。波利柯傅斯卡亞過世前兩天曾接受訪問,她形容卡迪洛夫是個「咬牙武裝的懦夫」,也提及先前在《新報》刊出三件綁架案的原委,還表示握有其中一項案件的證據,托波說:「或許就是這些證據引來殺機。」

卡迪洛夫應該也不太可能為波利柯傅斯卡亞的謀殺案感到遺憾,此時也適逢他即將正式就任總統,《新報》也推測可能有人為了陷害卡迪洛夫而策劃謀殺案,但也可能是波利柯傅斯卡亞多年來指控的貪污、無能等罪犯犯案。俄羅斯檢察總長查卡(Yury Chaika)表示他將親自介入調查謀殺案,報社老闆也懸賞尋找破案線索,但真正讓嫌犯落網的機率很低,9月14日俄國中央銀行副總裁柯茲洛夫遭槍擊案同樣由查卡調查,至今也無太大進展。俄國過去也曾發生數起記者謀殺案,但大多懸而未決。

縱然能讓嫌犯伏法,也喚不回波利柯傅斯卡亞的性命,她是國內少數願意冒險採訪的記者,這麼做不是為了美名,也不是為了享受危險,而是她深信必須讓他人聽見她的聲音,如此做的代價,就是犧牲她的生命。

ORIGINALLY FROM...
"Anna Politkovskaya: Death of a Professional" by Shaun Walker
http://www.opendemocracy.net/globalization-institutions_government/politkovskaya_3979.jsp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