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俄羅斯╳一名記者之死╳2049字 | Main | 俄羅斯╳強盛國力的背後╳1258字 »

泰國╳政變後的改革險阻╳2016字

今日在華麗的泰國總理府外,人們已感受不到任何政治騷亂氣氛,9月19日政變將總理泰克辛(Thaksin Shinawatra)趕下台後,坦克已完全撤離,策動政變的軍事將領也在事先承諾的兩週期限內,將政府交還至文人臨時總理手中,臨時總理也於10月9日公布新內閣名單。

儘管美國與澳洲均表示政變對民主有害,泰國都會區民眾更無法忍受泰克辛壓迫反對意見、癱瘓憲法保障的監督制衡力量、藐視選舉法規、嚴重違反人權等,國內分析師也認為,因為泰克辛鞏固權力的種種手段,使支持與反對泰克辛的兩造陷入暴力衝突。

政變至今未開任何一槍,也沒有任何人因此流血,大學校園內的反戒嚴、反箝制媒體行動也未擴大,股價與匯率維持穩定,新總理蘇拉育(Surayud Chulanont)本週唯一出現在泰國報紙上的消息,也只有他巡視曼谷郊區防洪措施的情況,在此混沌時刻,臨時政府似乎還未決定如何帶領泰國重返政治穩定之路。

泰皇蒲美蓬(Bhumibol Adulyadej)在位60年間,讓皇室成為國內備受尊重的道德領導力量,而泰克辛先前因為廣得民心,曾試圖挑戰泰皇的權威,但兩人之間的爭鬥並不會隨著泰克辛下台落幕,Thammasat大學政治學講師宋翟(Somjai Phagaphasvivat)指出:「政局仍相當不穩定,未來六個月將是關鍵。」

目前流亡倫敦的泰克辛態度似乎軟化,在十月初透過傳真辭去泰愛泰黨黨魁職務,該黨於1998年創立之後,由於財力雄厚,很快便崛起成為主導泰國政壇的政治勢力,以民粹主義政策改變了泰國原本以個人特質為主的政治,在最頂峰時刻,泰愛泰黨於2005年的選舉後於國會500席奪下375席,成為當代泰國史上首度出現絕對多數政府,但如今似乎又陷入一團混亂。

政變發動前幾個月,泰愛泰黨內部派系鬥爭擴大,部分人士準備脫黨出走,自政變發動後,許多黨內高層也紛紛辭職,該黨也可能面臨司法強制解散的判決,最近泰國媒體頭條指泰克辛已「舉旗投降」,認為泰愛泰黨已為昨日黃花,不過宋翟則持不同意見,他指出:「泰克辛不會輕易退讓,這只是一項策略」,泰克辛在軍警與企業人脈仍廣,而且支持泰愛泰黨的廣大群眾不可能一夕消失,宋翟預言,縱然該黨之後遭強制解散,核心幹部仍可輕易另起爐灶。

因此總理蘇拉育與軍事將領就好像走在鋼索上,得同時鞏固政權、安撫泰克辛支持者與維持社會秩序,同時還要符合公民團體的期望,盡快解除對媒體報導及人民集會論辯的限制,另一方面也必須與企業合作化解經濟問題,再將國家政府帶回憲政體制。Chulalongkorn大學政治學教授泰提南Thitinan Pongsudhirak表示:「無論對軍方、蘇拉育或皇室,這都是場豪賭。」

蘇拉育現年63歲,過去是名軍事領袖,從沒有任何從政經驗,臨時被賦予執政的重責大任,可能會感到有些吃力,但他個人當然也有些優勢,例如外界普遍認為蘇拉育相當誠實,在擔任軍職期間,也盡力推動軍隊專業化與政軍分離。蘇拉育一直強調應該讓政變走入歷史,不過他仍與政變領袖宋迪將軍(Sonthi Boonyaratkalin)及皇室保持密切關係,不過泰提南說:「蘇拉育的缺點仍在於他不是政治老手。」

泰國新政府所享有的蜜月期通常很短,社會上也已開始出現對政變失望的情緒,儘管軍事將領主導的「民主改革委員會」已將執政權交給文人政府,但委員會並會完全抽離政治圈,隨新總理人選同時公布的臨時憲法反而給予軍方大量權力,美國團體「人權觀察組織」指出:「臨時憲法並未改變泰國政制上的缺失,非但沒有強化重要機構獨立自主,反倒容許軍方繼續控制政府及相關單位。」

蘇拉育目前採取懷柔政策,相對於泰克辛的好戰性格,面對國內南部穆斯林叛亂問題,宋迪將軍以談判為主要策略,蘇拉育也任命穆斯林阿里(Aree Wongaraya)主掌內政部。蘇拉育宣誓就職時強調,未來內閣將以「人民幸福」為先,經濟發展居次,內閣名單以專業技術官僚為主,兩名副總理的金融背景完整,也同時兼任重要經濟職務。傳言指新政府將終止泰克辛先前各項民粹政策,雖然官員已予以否認,但相關迫切議題仍需要新政府立即採取行動。

眼前新政府的首要課題便是決定究竟戒嚴該持續到何時結束,軍方將領似乎不願輕易讓到手的特權溜走,宋迪將軍於10月4日表示:「若戒嚴過早解除可能會引發問題」,教授泰提南表示,雖然現在抗爭行動很少,但社會輿論已開始浮動,「人們不會被動忍受一切太久」。非政府組織「大眾媒體改革運動」過去不斷挑戰泰克辛的媒體政策,本週發動抗爭反對軍方關閉電台、網站與監控媒體。

軍方握有的權力極大,包括任命250席的立法機關、1000席立憲會議人選,這也將是泰國74年以來第16部憲法,政變領袖預計耗時八個月完成新憲草案交付公投,如果順利通過,國會大選將在明年此時舉行。立憲是件極具挑戰性的工作,泰國未來局勢穩定與否也將畢其功於一役,上一部泰國憲法於1997年生效,也是史上第一部透過民主程序訂定的憲法,當初希望能建立長治久安的民主法治機關,尤其泰皇蒲美蓬已年屆八十又健康欠安,使制訂新憲顯得更為迫切。

但在許多民眾眼中,臨時政府成立後首應為加速調查與泰克辛有關的貪腐弊案,才能使政變行動變得合理,這不只是治理能力問題,正如《國家報》一篇社論指出:「人們現在普遍認為,除非新政府採取激烈手段將泰克辛的遺毒連根拔起,否則泰國長遠的民主制度無法穩固。」

ORIGINALLY FROM...
"Thailand's High Stakes Gamble" by Nick Cumming-Bruce
http://www.opendemocracy.net/democracy-protest/thailand_gamble_3977.jsp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