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黎巴嫩╳以黎戰後檢視╳1451字 | Main | 厄瓜多╳親美與反美路線之爭╳2218字 »

哈薩克╳經濟改革推不動政局╳2825字

這當然不是八大工業國高峰會,不過當哈薩克總統納札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主辦中亞國家元首高峰會時,他顯然在展示猶如暴發戶般的權力,這次會議名義是「和平殿堂」的啟用典禮,這棟高62公尺的鋼骨建築由設計師佛斯特(Norman Foster)規劃,內部彩繪玻璃則出於藝術家克拉克(Brian Clarke)之手,其中的藝術品涵括世界各大宗教,象徵這個多元文化國家對宗教的包容與尊重。開幕演唱會由西班牙女高音卡巴蕾(Montserrat Caballé)領銜,要展示哈薩克希望呈現的和諧與富裕形象。

其中最令人意外的一點,莫過於烏茲別克總統卡里莫夫(Islam Karimov)亦出席會議,1991年蘇聯崩解以來,烏茲別克一直瞧不起哈薩克,認為那只是個發展落後的平原游牧國家,卡里莫夫也一直認為自己是區域強權,不過他卻選在烏茲別克獨立紀念日當天出訪哈薩克,明確反映中亞區域新秩序成形,一名哈薩克資深官員表示:「卡里莫夫也很明白,從今以後,哈薩克才是中亞領導者。」

其他國家也很難否認這項事實,哈薩克是中亞最繁榮的國家,占區域GDP的六成,哈薩克石油在國際市場的比重也與日俱增,哈薩克希望給予外界新的形象,如穩定、現代化、恪守政教分離的穆斯林國家,而刻意淡化原本的負面印象,如箝制媒體、任意逮捕民眾、謀殺在野領袖、迫使在野人士流亡、偽造選舉結果、貪腐嚴重、行政機構虛級化等等,美國法院裡還有件哈薩克油權回扣醜聞的案件,金額高達7800萬美元,目前已纏訟三年。

但經濟成長與政治停滯在哈薩克關係日益緊張,納札巴耶夫運用總統威權推行自由經濟改革,而且強調經濟成長與穩定先行於政治自由,但政治體制卻顯得十分僵化,無法順應經濟發展而改變,納札巴耶夫的長女達莉加(Dariga Nazarbayev)表示:「我國主要問題在於政治維繫於一人」,達莉加不僅是國會議員,對政局也有很大的影響力。

其他政治菁英則懷疑,納札巴耶夫是否願意落實先前提出的政治改革,也不確定他是否會將權力下放給國會、內閣與司法體系,過去曾擔任總統發言人與策士的比森巴耶夫(Asylbek Bisenbayev)指出:「就算這些是必要改革措施,長年獨裁也已讓政府無力改變。」

不過光是讓哈薩克達到今日的發展,政府便已經歷相當大的努力,先前推動自由經濟改革的知名經濟學家阿夏諾夫(Rakhman Alshanov)強調:「哈薩克在1991年沒有錢、沒有糧食,什麼都沒有」,納札巴耶夫只能以行政命令執政,也曾兩度解散國會,讓改革派人士停止政府過去對產業的補助,也終止從前的集體農場制度,阿夏諾夫指出:「政府清楚朽木不可雕也,故不再任意貸款給大型國營企業」。

哈薩克的金融信貸狀況很快便恢復正常,德意志銀行前主管沃庫卡(Ulf Wokurka)表示:「新銀行很快就發揮基本功能,透過貸款鼓勵企業發展茁壯」,沃庫卡目前任職的Samruk控股公司在哈薩克事業多元,旗下包括哈薩克電信與哈薩克天然氣公司。

政府很迅速地讓上萬家貿易、服務與工業公司民營化,不過哈薩克和許多前蘇聯國家一樣,民營化的國營企業都賣給了政府高層的親信,進一步鞏固執政基礎,但哈薩克最重要的經濟來源仍是石油,且石油業需要外國協助,哈薩克天然氣公司公關部門主任多洛菲耶夫(Mikhail Dorofeyev)表示:「我們提供石油出口,以換取西方的科技、技術及資金。」

為了吸引資本前來,哈薩克對國內外投資者一視同仁,結果自1993年以來已吸引逾400億美元的外資投入,今日哈薩克每日石油產量達120萬桶,其中八成外銷,納札巴耶夫計劃未來十年內要將產量提高三倍,讓哈薩克一舉躍升為全球前十大石油生產國。這些經濟改革成效卓著,哈薩克過去六年間GDP成長率平均達10%,今年上半年也達9.3%,標準普爾對哈薩克也給予「BBB+」的投資評等,歐盟與美國都將哈薩克列為「市場經濟體」,該國也可望在今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

雖然哈薩克盡力希望不要激怒俄羅斯,但還是修築新管線,讓國內石油可直接輸往中國,除此之外,俄羅斯也不滿哈薩克參與美國的計畫,興建連接亞塞拜然與土耳其的石油管線,打破過去俄羅斯壟斷裏海石油運輸的局面,不過這條管線並未經過哈薩克領土。原本哈薩克還打算從裏海海底油田興建管線直通首都巴庫,但俄羅斯以破壞生態為由反對,故計畫只好作罷,改由油輪往來其間。

哈薩克因石油而富之後,投資範圍不僅限於國內,大企業至喬治亞黑海海濱購地興建旅館、至莫斯科收購大銀行與企業、至尼泊爾投資電訊業等。哈薩克也是中亞唯一需要引進外勞的國家,一名哈薩克居民驕傲地表示:「我國人不需要到外國當小販,我們是去外國採購。」但貪污弊病也容易伴隨石油財富而來,哈薩克這三年也陷入「哈薩克門」的醜聞風暴中,美國檢察官於2003年控告美籍商人吉分(James Giffen),指他任職納札巴耶夫顧問期間將7800萬美元賄款交給哈薩克高層,哈薩克政府完全否認涉及不法,吉分亦否認犯行,本案預計於明年一月開庭。

由於石油財源滾進,使政治改革顯得更為迫切,所幸目前已有樂觀跡象,2005年聯合國發展計畫報告便稱讚哈薩克,指該國為「中亞唯一啟動公務改革計畫的國家」,納札巴耶夫的社經幕僚主管阿奇哈諾夫(Kuat Akizhanov)也在政府計畫協助下,前往美國維吉尼亞大學取得法律學位,他說現在許多公私營企業內都有許多海外學成歸國的年輕人,阿奇哈諾夫表示:「我們很早就在構想孩子的未來,國家補助我們出國的目標就是為了使國內更穩定。」

儘管改革頻頻,納札巴耶夫大握在握的情況依然未變,他從1989年擔任總統執政至今,先前1984年至1989年則是總理,去年12月又競選連任成功,再度獲得七年任期,得票率據說高達91%,納札巴耶夫也表示不會再參選。但主要反對黨領袖卻是處境艱困,前能源部長阿亞佐夫(Mukhtar Ablyazov)於2002年因侵吞與盜用公款罪名入獄;原本是自由經濟改革要角的前總理卡赫哲汀(Akezhan Kazhegeldin)也被迫流亡,法院在被告缺席情況下,以金融犯罪名判處十年有期徒刑並沒收資產;前危機部長努卡迪洛夫(Zamanbek Nurkadilov)加入反對黨後,於去年11月身中數槍死亡,儘管官方調查報告指他為自殺,但外界仍不解他如何能在致命三槍之後,仍自己對著後頭杓舉槍自盡。

今年反對陣營再遭重創,前資訊部長、前駐莫斯科大使與前國安會書記薩森巴耶夫(Altynbek Sarsenbayev)加入反對黨後,於今年二月遭數名政府國安單位人員謀殺,法庭於上個月底以「私人宿怨」為由,認定前參議院幕僚長烏騰巴耶夫(Yerzhan Utembayev)為謀殺案主嫌,判處20年有期徒刑,其他九名共犯分別判處三年有期徒刑至無期徒刑不等。

分析師比森巴耶夫建議,為了讓民主一步步走進哈薩克,應從地方選舉開始透明化,再逐漸擴至區域與全國選舉,但時勢卻似乎朝著反方向前進,下個月即將選舉的鄉鎮市長全都由區域首長提名,再由地方代議士選舉產生,而非透過人民直選,但總統的長女達莉加表示這將造成不良後果,她表示:「經濟若要更加成熟,就需要更自由的政治制度」,否則哈薩克終究只是個原物料出口國,只能倚賴高油價維生。

目前納札巴耶夫的地位仍舊不動如山,也無意改變政局現況,預定與他會面的美國總統布希是否會鼓吹民主價值呢?可是納札巴耶夫似乎更重視兩人會晤的象徵意涵,他曾於2004年表示:「我國現在是美國在中亞的重要盟友」,因為當時布希寫信感謝「哈薩克持續協助反恐戰」。哈薩克今日的石油、政局穩定與親西方政策似乎仍比民主或人權重要,故當納札巴耶夫十月訪問美國時,也必定會受到友善款待。

ORIGINALLY FROM...
"Coming on Strong" by Yuri Zarakhovich
Time, October 02, 2006, P.26-28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