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薩克╳經濟改革推不動政局╳2825字 | Main | 俄羅斯╳人民的恐中情結╳1121字 »

厄瓜多╳親美與反美路線之爭╳2218字

厄瓜多於10月15日舉行總統大選第一輪投票,結果令各界驚訝連連,讓第二輪投票成為親美與反美大戰,一方是親美的富翁資本家,另一方則是與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Hugo Chávez)友好的激進民族主義經濟學家。

香蕉大亨諾伯亞(Álvaro Noboa)由於起步較晚,在許多民調中都遠遠落後其他主要候選人,另一位候選人柯雷亞(Rafael Correa)在民調中則一路居冠,但官方所公布的四成開票結果中,諾伯亞卻領先群雄,以25.2%的得票率微幅超前柯雷亞的25.03%。

雖然兩人可望進入第二輪選票,但因為兩人得票率僅達選民半數,故之後雙方陣營勢必得更努力吸納其他選票,例如前總統古提雷茲(Lucio Gutiérrez)之弟吉瑪爾(Gilmar Gutiérrez)此次亦參選,雖然他的全國得票率不夠出色,但在家鄉納波省(Napo)仍囊括七成選票。

由於差距甚小、選舉弊案傳聞不斷、雙方陣營理念南轅北轍,必會造成11月26日的第二輪投票激烈又火藥味十足,開票當晚諾伯亞確知領先後,便曾公開表示:「柯雷亞只想跟上共產獨裁的古巴後塵,但我認為厄瓜多因效法西班牙、智利、美國或義大利」,柯雷亞也立刻反擊:「這些舊勢力過去不斷煽動民眾與搶奪財富,更不斷污辱厄瓜多人民的尊嚴,現在竟還想繼續主宰我們。」

厄瓜多全國人口1300萬,卻因地理、種族與意識形態而嚴重分裂,使此次大選共有13名候選人爭霸,過去十年政治分裂使厄瓜多歷任七位總統,其中三人都無法做滿四年任期即被迫下台,未來無論是諾伯亞或柯雷亞當選,都無法確保類似情況不再發生,且兩人除宗教信仰與出生地相同外,在各項政策都毫無共識,反映出厄瓜多社會與生活模式已呈現兩極。

43歲的前財政部長柯雷亞從不掩飾與查維茲為友,不過他仍以政見與個人魅力成為此次大選最受注目者,柯雷亞出身中下階層,原本在基多大學教授經濟學,也曾前往美國與比利時進行研究,後來受現任總統帕拉西歐拔擢,擔任四個月的財政部長,這也是他唯一從政經驗。儘管身為政治新手,柯雷亞仍以各項詳細的政治改革計畫擄獲眾人目光。

柯雷亞競選時曾表示:「我們沒有政黨奧援,只有一個清楚的敵人,就是那些長期坐擁既得利益的黑手黨執政集團」,柯雷亞自稱為「信仰基督的左派人道主義者」,揚言將發動「公民革命」,他的競選陣營以萊姆綠與皮帶為象徵,皮帶除了代表「鞭笞」貪腐舊集團的意涵之外,「柯雷亞」在西班牙文也有「皮帶」之意,他希望當選總統後能夠推翻整個舊體制,並成立制憲會議改寫憲法。

拉美社會科學院的社會學家帕查諾(Simon Pachano)表示:「現在政黨制度面臨重大危機,厄瓜多人民已受夠了政黨政治,而且這一切都是政黨咎由自取,選民現在不只反對特定政黨,更反對整個制度,故若候選人以反政黨之姿出現,必會獲得眾多支持。」

除了反現有政制的訴求,柯雷亞也提出充滿民族主義的激進經濟政策,他的財政部長任期雖然不長,但期間與國際貨幣基金爭執不斷,已明顯反映出他對於國際金融體系的態度;柯雷亞亦反對與美國簽署雙邊貿易協定,也不願再讓美國空軍駐紮於濱海城市曼塔(Manta)。而且石油產業方面,柯雷亞主張減少外資在厄瓜多的獲利,他也揚言將終止清償外債。

上述政見不僅使科雷亞進入拉美新興左派潮流,更讓他迅速向查維茲、玻利維亞總統莫拉列斯(Evo Morales)、古巴總統卡斯楚(Fidel Castro)等激進份子靠攏,不過查維茲本人卻不願公開涉入厄瓜多選舉,因為他在今年四月曾鼎力支持秘魯總統候選人烏馬拉(Ollanta Humala),結果卻惹來一身爭議。

反觀諾伯亞則有美國做靠山,承諾當選後將斬斷與古巴及委內瑞拉的聯繫,也將使厄瓜多成為鄰近地區唯一的右派政府,55歲的諾伯亞曾於1998年及2002年兩度參選總統,雖然都挺進第二輪投票,但最終都以敗戰收場,他之所以主張向國際開放的經濟政策與成長背景有關,諾伯亞家族因香蕉而富,他先後在厄瓜多、瑞士與美國受教育,也繼承極大財富,據估計個人資產約12億美元,旗下逾百家企業。

競選期間民調中,諾伯亞不僅大幅落後柯雷亞,也不敵羅多斯(León Roldós)與維特里(Cynthia Viteri)兩候選人,雖然他的人格特質並不吸引選民,但諾伯亞在競選後期大手筆資助貧困地區興建學校與醫院,確實吸引眾人關注,開票結果也使民調專家大感意外,因為民調大多在都會區進行,而諾伯亞其實在鄉村地區廣得民心,此外他的競選列車每每經過教堂時,諾伯亞便會跳下車跪地膜拜,不僅強化他「上帝使者」的形象,也吸引部分天主教選民。

不過此次選戰當中,仍是以柯雷亞所提出的政治改革議題為焦點,除了諾伯亞之外,其他主要候選人也紛紛提出各項改造制度的政見,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柯雷亞的制憲會議構想贏得眾多支持,但諾伯亞喊出「讓厄瓜多600萬貧民成為中產階級」為口號,讓他成功反敗為勝,證明經濟議題在選民心中和政治制度改革同等重要。

諾伯亞與柯雷亞還有一點意見一致,即對現有選舉機關缺乏信心,早在投票日之前,柯雷亞便指控將有投開票弊案叢生,眼見開票結果落後諾伯亞,柯雷亞的不滿也持續增加;諾伯亞於1998年以些微之差敗選時,亦曾指控選舉不公,此次選舉時他則完全不顧選舉法規定,競選經費大幅超過法令上限。

種種跡象不禁讓外界擔心,厄瓜多是否會如墨西哥在選後面臨政治長期混亂,出現得票落後者不願承認領先者勝選,此情況會否發生仍未可知,但這場選舉結果肯定將決定厄瓜多未來走向,究竟是要向查維茲或莫拉列斯等激進份子看齊,還是要轉頭與美國尋求經濟合作。

不過對許多人而言,雖然法律強制每位選民都必須投票,但第二輪投票很難激起他們的參與動力,一名建築師恩立奎茲(Oswaldo Enríquez)指出:「過去25年以來,厄瓜多選民只能在爛蘋果堆裡選擇比較不爛的一顆,但人民只想得到穩定生活,總統光是做完任期便是成就一件。」

ORIGINALLY FROM...
"Ecuador's Election Surprise" by Guy Hedgecoe
http://www.opendemocracy.net/democracy-protest/ecuador_election_4005.jsp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