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俄羅斯╳人民的恐中情結╳1121字 | Main | 德國╳聯合政府改革熄火╳1711字 »

法國╳與眾不同的羅亞爾╳2303字

羅亞爾(Ségolène Royal)很懂得如何吸引群眾,當她走進社會黨集會時,總是能吸引大批媒體記者蜂擁跟隨,完全忽視其他爭取黨內提名競選總統的候選人,不過53歲的羅亞爾總是謙虛地說:「我們該有所節制,對其他人表示尊重」,但她嘴角的微笑洩露了真實情緒,她很喜歡眾人簇擁的感覺。羅亞爾現在正頂著極強烈的明星光環,甚至令其他競逐者無法直視,另一位候選人、前財政部長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的慕僚表示:「其他人所對抗的不是羅亞爾個人,而是一個現象。」

羅亞爾與過去所認知的政治人物不同,她扶養四個孩子,但未與生父結婚,在政治理念上很重視法治、家庭價值與紀律,儘管羅亞爾早已是政治菁英階級,但她卻為自己塑造了民粹形象,凡事言必稱人民,總是強調在討論法國各種問題時,人民才是「最適合的專家」。就個人特質而言,羅亞爾的態度猶如天主教女學生,但對於八卦雜誌刊出她的比基尼泳裝照片,羅亞爾似乎也不以為意,她在受訪時表示:「誰說今日的政治人物一定要顯得哀怨、醜陋又無趣呢?」

法國選民似乎也很支持她的論點,民調顯示羅亞爾目前是最有可能贏得明年總統大選的候選人,讓法國有可能出現首位女總統,但羅亞爾恐怕還得與舊有法國政制對抗,法國政壇傳統都由男性政治領袖的黨派與意識形態主導,社會黨前副主席、女性主義社會學家賈斯柏(Françoise Gaspard)指出:「所有民調都反映法國社會可以接受由女性出任總統,但各政黨都還非常傳統,以男性為主的政治圈還無法接納這項觀念,他們還不習慣羅亞爾已不再只是個黨員同志,更是競爭者。」

社會黨也不斷在提醒羅亞爾,她還不一定能代表社會黨角逐總統大位,黨內選舉要等到十一月才舉行,雖然羅亞爾聲勢正高,但在人選確定以前,她必定會持續遭受黨內不同人士的挑戰。從目前局勢看來,左派的羅亞爾最有可能擊敗右派內政部長薩柯奇(Nicolas Sarkozy)當選總統。羅亞爾一直避免與黨內同志打口水戰,她的顧問表示,這是為了強化她直接與選民對話的形象,羅亞爾認為政治人物的功能是為了「打造人們的幸福生活」。

類似的柔軟語言讓羅亞爾與眾不同,她自己也很明白,如果她不是個女子,對群眾的吸引力不會那麼大,羅亞爾曾說:「這是社會改變的跡象,但男人執政失敗,人們才開始考慮讓女人試試看」。法國最知名的民調專家羅塞茲(Stéphane Rozès)表示:「羅亞爾之所以廣受歡迎,因為她是個不空談政治理論的女子,人們相信她能出面解決問題,而不像那些男人永遠深陷意識形態的五里霧中。」

羅亞爾也很懂得善用她的外在優勢,作家蕾蒙(Régine Lemoine-Darthois)最近與人合著《欲望時代》(An Age Called Desire),探討羅亞爾這一代女性的特質與現象,蕾蒙表示:「羅亞爾毫不遲疑地將個人魅力做為選舉策略,這對法國政壇是個新現象,女性選民很能認同她的論調,認為女人要擊倒男人並掌握權力,她也證明女人能同時擁有成功與女性特質」。今年在巴黎舉辦的黨員大會中,一名男子對羅亞爾說她看起來很棒,她的回答是:「你看起來也不會太差。」

不過反對羅亞爾的人認為,這些策略遲早都遮掩不住她意識形態主張空洞的缺點,兩度參選總統的前總理約斯平(Lionel Jospin)指出:「宣傳技倆終歸無法取代政治,必須要有想法、信念與利益討論才行」,也正因為不滿羅亞爾的作風,約斯平先前才決定參加黨內初選,不過他已在十月初宣布退選,讓羅亞爾離成功又近了一步。另一名候選人卡恩的顧問亦有類似批評:「民調所測量的是人氣而非執政能力,社會黨人向來熱衷辯論,但她卻完全不參與,羅亞爾對國家債務、外交政治、經濟方針的想法究竟是什麼?候選人必須在這些問題上有所立場,對黨內人士可不能用對一般群眾說話的那一套。」

羅亞爾則相信唯有減少意識形態色彩,才能吸納不分左右派別的選票,包括過去未投票或走向極端路線的原社會黨人,羅亞爾受訪時表示:「若要在2007年勝選,左派必須四處吸引選票,連極右派的民族陣線(National Front)也不例外,三成左派選民過去因為憤怒而將選票投給民族陣線,他們的工作不穩定,居家地區治安不佳,社會黨與其擔心如何抓住中間選民,不如更專注於勞工階級選票,這些選民會為了表達抗議而投票支持極端候選人。」

羅亞爾也懂得擺出強硬姿態,父親為軍人的她生於塞內加爾,在家中八個孩子排行老四,從小家教甚嚴,先後就讀於天主教寄宿學校與南西大學(University of Nancy),後來進入培養眾多法國政治菁英的巴黎高等政治學院(Institut d'Etudes Politiques de Paris)與國立行政學院(Ecole Nationale d'Administration),羅亞爾的同窗包括現任總理德維爾賓(Dominique de Villepin)、社會黨黨魁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等人,羅亞爾與歐蘭德相識於1978年,並於1984年生下第一個孩子,但兩人至今並未結婚。

自國立行政學院畢業後,羅亞爾成為前總統密特朗的幕僚,1988年密特朗鼓勵她出馬參選國會議員,歷任三屆議員後,羅亞爾於2004年擊敗對手,當選中西部波杜夏宏特(Poitou-Charentes)地區議會議長,是26個行政區內唯一女性議長。羅亞爾也曾進入中央政府任職,先後負責環保與教育等事務,曾推動讓家長在教育制度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也曾通過新法處理校園暴力與戀童癖等議題,還曾在中學提供事後避孕丸,羅亞爾於2000年至2002年擔任家庭部長期間,積極促成新法保障父親申請產假與離婚父親對孩子的扶養權。

進軍總統府之前,羅亞爾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她希望約斯平退選後,社會黨能盡快確定提名她參選總統,但一切都還在未定之天,羅亞爾表示:「右派似乎已準備一致對外,左派人士與其不斷企圖打擊我,倒不如助我一臂之力」,她的支持者也很清楚黨內大老隨時可能密謀將羅亞爾擠出總統大選,一名支持羅亞爾的選民表示,如果此事發生,就「再次證明男人只是故意不想讓女人成功」,她的幕僚則說羅亞爾已準備好隨時應戰,「他們都等著看羅亞爾搞砸然後哭著離開,這些男人最怕遇上不脆弱的女人,相信我,羅亞爾一點都不脆弱」。最好羅亞爾真能非常堅強,畢竟若要贏得總統大選,她的韌性肯定比外表更重要。

ORIGINALLY FROM...
"The French Exception" by James Graff
Time, October 09, 2006, P.22-24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