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國╳與眾不同的羅亞爾╳2303字 | Main | 歐洲╳社會與伊斯蘭教瀕臨衝突╳2166字 »

德國╳聯合政府改革熄火╳1711字

距離上次德國大選不過才一年,由基督民主黨與社會民主黨共組的大聯合政府也才成立十個月,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也得等到11月才能發表就職週年演說,但從政府內近來爭執不斷情況看來,她的內閣恐怕很快就將分崩離析。

媒體現在對政府評價負面,讓人容易想起前總理施洛德(Gerhard Schröder)執政末期,兩大黨的民調支持度均跌破三成,雖然多數德國人都認同梅克爾的施政表現,但讚許政府整體表現的選民卻不到四成。可是此刻德國經濟正有起色,經濟成長率今年預估可能達到2.5%,失業人口數也較一年前減少近40萬,降至440萬人左右,在這些正面消息激勵下,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政府聲譽每況愈下?

某些人認為這純粹是政壇的鐘擺效應,德國選民今年初還很擁戴梅克爾,德國歷任總理很少人能如她迅速獲得高人氣,無論是國內溫和政策或海外出訪都為她贏得良好形象,但政治蜜月期總是格外短暫,選民舉棋不定的態度讓去年選舉結果無法以一黨直接執政,只好組成大聯合政府,同樣的態度也使大聯合政府政策無所適從。

德國人明白國家需要改革,卻又希望過程平靜無痛,這種盼望根本不可能實現,除此之外,梅克爾的執政風格也有爭議,她原本在堅定的態度中也能保持彈性,梅克爾上任後首次演說時曾表示:「讓我們拿出一些自由來冒險吧」;出身物理學家的她也習慣以實驗精神執政,先放手讓各方勢力相互抗衡後才做出裁決,更認為施政時要多做事、少承諾。

但近幾個月梅克爾卻似乎太輕易放棄決心,她曾稱反歧視法是場夢魘,但又因為這是政治協商的結果而妥協;內閣歧見也常因無人斡旋而失控,到最後讓政府兩面不是人,醫療保險改革即為一例,原本希望藉開放競爭以壓低成本,並成立中央健康基金以改善制度體質,這項改革立意良善,將保費金額與薪資所得脫勾,也能同時降低勞動成本與失業率。

可是這項基金原本就是兩大黨妥協下的產物,最後卻變成一隻大怪獸,社民黨希望維持保費金額與薪資所得連動,基民黨則主張建立單一費率,最終基金是以薪資所得做為訂立保費金額的主要依據,但也能選擇繳納單一費率,然而兩黨又在10月4日決定將新制度暫緩至2009年實施,也可能將永遠束之高閣。

其他改革進程也同樣崎嶇,社民黨要求確立最低薪資,基民黨傾向增加在職福利;兩國都同意應將企業稅率刪至29%,但對於該如何填補稅收缺口卻又意見不合;就連禁煙法是否要在酒吧與餐館實施,兩大黨也同樣吵得不可開交。當然大聯合政府並非一事無成,例如提出聯邦制度改革、提高強制退休年齡至67歲、大幅減少補助以降低預算赤字並符合歐盟標準,國會也在十月初通過新法,增加雙薪家庭生子福利。

大聯合政府的過錯也不能全怪罪在梅克爾身上,目前的僵局反映三項深層問題,一是左右共治必然造成政府內部關係緊張,二是儘管政府在國會坐擁三分之二席次,但仍無法逃脫利益團體的影響,雖然聯邦制度已有改變,各邦首長仍握有極大的否決權,甚至比施洛德時代更大,各邦首長中不乏基民黨大老,對內閣決策擁有很大的影響力,甚至阻擋改革法案進入國會。

各邦首長常是德國最有力的說客,以醫療保險改革為例,巴伐利亞等較富有之邦便有所遲疑,因為基金分配原則是要富有之邦補助貧困之邦,除此之外,各邦首長也對梅克爾的總理位置虎視眈眈,倘若中央健康基金構想失敗,雖不至於讓梅克爾政府跛腳,但肯定會重創內閣。

第三項深層問題則是兩大黨持續流失選民支持,九月舉行的地方選舉中,基民黨與社民黨的得票率加總不到四成,創下歷史新低,讓兩黨未來更不願意妥協,社民黨企圖拉高姿態以擊敗基民黨,使聯合政府內部關係更降至冰點。

不過短期內大聯合政府並不會瓦解,雖然部分人士傳言基民黨可能與自由民主黨及綠黨另組新政府,但此刻看來機會不大,提早選舉雖然也是一種可能,然而此舉不僅在憲政上相當突兀,也可能讓去年情況重演,另一方面,各邦首長同聲一氣將梅克爾趕下台的機率也很低。

因此大聯合政府應該還會繼續下去,國內也還存在有利跡象,由於經濟景氣好轉,雖然增值稅預定於明年調漲3%,也應不會如部分經濟學家預言般嚴重阻礙經濟成長,且在2007年上半年間,德國將同時擔任歐盟輪值主席與八大工業國主席,應該能讓梅克爾再度利用國際舞台提升形象,但除非內閣未來得以重拾改革動力,這個大聯合政府恐怕還是會以失敗收場,就如1966年至1969年的大聯合政府經驗相同。

ORIGINALLY FROM...
"Angela Merkel's Not-So-Grand Coalition"
The Economist, October 07, 2006, P.59-60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