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石油╳無法預測的價格未來╳1649字 | Main | 歐元╳制度衍生的災難╳1421字 »

埃及╳核能計畫與區域風險╳2001字

9月19日的埃及執政黨黨員大會演說中,政治局書記蓋瑪(Gamal Mubarak)宣布,埃及自1986年車諾比意外而終止核能研究以來,即將重啟研究計畫,蓋瑪之父、埃及總統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再度確認這項政策發展,表示埃及必須利用新資源以發展核能做為和平用途。

埃及計畫於地中海濱興建供電量十億瓦特的核能電廠,此刻國際間由於北韓核武測試與伊朗核子研究爭議尚未平息,使核能發展再度受到世界注目,外界十分擔心中東可能會引發核武競賽,包括埃及與沙烏地阿拉伯等區域強權於伊朗核武同感憂心,再加上以色列亦擁核自重,讓阿拉伯世界更加備感威脅。

但埃及此項決定的意義不止於此,伊朗核武爭議或以色列核武軍力似乎無法完全解釋埃及的動機,筆者認為埃及此時發展核能主因有三:國內政局因領導人接班問題動盪、能源供應多元化的需求,以及增進經濟發展動能。

自上屆國會選舉以來,在野的穆斯林兄弟黨(Muslim Brotherhood)已展現實力,成為國內唯一能與穆巴拉克政權抗衡的反對力量,該黨不僅深耕社會多年,亦獲得眾多選民支持,穆斯林兄弟黨高舉社會傳統價值、吸引都會區年輕選民,也代表著特定身份認同,故在伊斯蘭社會紥根甚深。除此之外,該黨也在各地提供教育、失業福利、醫療照顧等社會服務,因而擄獲鄉村地區民心。

此次埃及決定發展核能,對於重要盟友美國與鄰邦以色列都形成威脅,尤其穆斯林兄弟黨並不承認以色列存在。面對埃及計畫,美國於是面臨兩難,一方面考慮是否協助埃及發展核能,但又擔心兄弟黨未來若取得執政權,等於扶植另一個掌握核武的伊斯蘭國家;美國也考慮對埃及核能計畫不提供任何財政與物資援助,但如此又可能削弱穆巴拉克政權的也位,更難以對抗國內伊斯蘭勢力。

穆巴拉克也明白美國的掙扎,故不斷試圖改變中東局勢情況,希望讓華府政治損失最少的情況下,支持埃及發展核能,以色列總理歐默特(Ehud Olmert)先前曾表示:「以色列並不認為埃及核能計畫是軍事威脅」,顯示穆巴拉克所面臨的阻力又減少了一些,不過就中長期而言,埃及的策略恐怕並不符合美國與以色列的利益。

伊朗核武爭議讓中東國家憂心忡忡,資本家很擔心伊朗在區域的影響力與日俱增,再加上以色列擁有核武的壓力,使得阿拉伯國家更加焦慮。自以黎戰事爆發之後,埃及是第一個正式重啟核能發展的中東國家,由於鄰近國家在以黎戰火期間大力抨擊埃及態度,使阿拉伯國家對埃及的決定格外敏感,認為埃及可能企圖藉此恢復在伊斯蘭世界的歷史、文化、人口與戰略地位。

除此之外,土耳其在過去幾周也表示將興建三座核子反應爐,可能促使沙烏地阿拉伯與敘利亞等區域強權跟進,伊朗核武爭議之後也可能引發區域核子競賽,中東整體穩定亦將形成重大威脅。

因為許多穆斯林國家認為西方在核能政策上採取雙重標準,反而使許多國家將發展核能視為國家主權獨立的象徵,阿拉伯世界特別指出,西方對以色列核能計畫態度即為一例,在穆斯林眼中,發展核能不只是為壯大國家的威嚇能力,更是經濟持續成長的保證。

這些國家雖然強調只研究民用核能,但同樣研究也可能運用於製造核武,埃及過去數年的經驗即為實例,儘管埃及呼籲中東地區全面放棄核武,但又同時發展可應用於民生及軍事的核能用途。數家國際媒體於2004年指稱敘利亞與埃及交換核能與導彈技術與資訊,也指稱敘利亞是埃及與北韓的中間人;國際原子能總署於2005年初的檔案中,懷疑埃及在2001年的核子試驗可能導向核武製造,根據資料,該組織調查員發現埃及核子設施附近出現輻射線元素與核分裂產物,可能是鈽分裂作業的跡象。

埃及至今已製造不少鈾金屬與四氟化鈾(uranium tetrafluoride),前者可發展為鈽,後者則是六氟化鈾(uranium hexafluoride)的原料,兩者都能用以製造核子彈,但埃及於1974年簽署的禁止核武擴散條約(Nuclear Non-Proliferation Treaty)並未禁止以上活動,不過埃及與國際原子能總署於1982年的協議中,明確要求開羅政府必須通報總署,但埃及的核能資訊顯然並不透明,數名埃及科學家也與巴基斯坦核武之父卡迪爾汗(Abdul Qadeer Khan)往來密切,卡迪爾汗長期將核能科技售予世界多國。

由於埃及過去並未完全公布國內核活動內容,使外界更加懷疑此次穆巴拉克重啟核能研究的動機,若未來中東核活動持續擴散,埃及很可能發展核武以維持區域平衡與該國的影響力。

外界必須以更廣泛的歷史背景來分析埃及核能計畫動機,雖然埃及的決定確實與區域安全考量有關,但這並非事物的全貌,埃及發展核能也對美國形成壓力,穆巴拉克希望藉核能強化本身地位,確保未來政權能迅速轉移,目前穆巴拉克矚意由兒子蓋瑪繼位。埃及亦企圖利用核能計畫,重振國家因以黎戰事而削弱的區域地位,穆巴拉克希望持續提升埃及在中東的角色,以對抗伊朗成為另一個區域強權。

無論是以色列擁核自重、伊朗核武爭議,或是埃及決定發展核能,都使中東其他國家開始考慮是否急起直追,因此區域內未來恐怕將更不穩定,且中東局勢動盪也會對埃及內部有所衝擊,領導人也可能失去權力,目前埃及可取代執政黨的勢力只有穆斯林兄弟黨,若埃及未來由伊斯蘭份子主政,對美國在中東將是另一項嚴峻考驗,也會威脅以色列國家安全,對於區域權力平衡也會有深遠影響。

ORIGINALLY FROM...
"The Risks Involved in Egypt's Quest for Nuclear Power" by Dario Cristiani
http://www.pinr.com/report.php?ac=view_report&report_id=573&language_id=1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