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歐元╳制度衍生的災難╳1421字 | Main | 孟加拉╳尤努斯、和平獎、鄉村銀行╳1553字 »

德國╳歐盟輪值主席能做什麼?╳2296字

2007年初,德國將從芬蘭手中接任歐盟輪值主席,現在離交棒時間還有兩個月,但人民對德國的期待已經很高,部分出自於歷史因素,畢竟德國是歐盟創始會員國,無論是1951年的煤鋼共同體或1957年的羅馬條約,在歐盟成形的每個關鍵時刻,德國無役不與,且若無德國支持,歐元今日亦不存在。

人們期待德國的另一項因素是源於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她在上任第一年便成功修補德美關係,也在去年底成功協調歐盟至2013年的財政預算,克服身為歐洲領袖的第一項考驗,因此人們期望或許梅克爾能再度施展魔法,解決目前歐盟所面臨的政治與憲政困境。

此刻歐盟確實需要產生新動能,許多人都將希望寄託於梅克爾身上,她所執掌的大聯合政府也似乎地位穩固,不受前總理施洛德(Schröder)回憶錄與媒體中傷,雖然梅克爾同樣面臨黨內同志批評,但他們似乎都低估了梅克爾的能力。當然歐盟前景也非一片大好,過去德國領袖推動各項歐洲計畫時,都擁有來自其他國家的協助,如艾德諾(Konrad Adenauer)有法國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柯爾(Helmut Kohl)有密特朗(Francois Mitterrand),若無外援,這些德國領袖當年恐怕難以成事,但梅克爾眼前卻遍尋不著合作伙伴,就好像一場婚禮只見新娘而不見新郎。

從歷史經驗看來,梅克爾似乎應求助法國,但此時法國卻正處尷尬期,新總統要等到明年五月才會出爐,屆時德國輪值主席任期已近尾聲,但樂觀人士仍希望德國在任內能先啟動改革、建立基礎,為法國在2008年輪值主席期間的計畫舖路。新法德關係的關鍵,在於法國內政部長、下任總統參選人薩柯奇(Nicolas Sarkozy)提出的「修正版歐盟憲法條約」,以取代2005年法國與荷蘭公投否決的歐憲條約版本。

修正版條約將保留上一版本部分內容,如設立歐盟外交部長與歐盟議會主席固定制,也會增添新內容,如新的預算制定機制以及改革雙軌制,讓成員國可分批進行改革,不用勉強新進成員跟上同一改革進度,也不會拖累領先國家的改革腳步,一般認為梅克爾亦同意修正版條約的基本方向。

上述構想唯一的問題所在,即薩柯奇不一定會成為下屆法國總統,外界也不清楚法國在野黨「社會黨」的可能候選人是否將修正版條約列為政見。薩柯奇一直希望尋找歐憲條約解套之道,讓條約毋需經公投通過,只要採國會多數決即可,而法國左派因為內部對憲法條約意見分歧,先前又大力鼓吹民眾在公投時投下反對票,總統大選可能不會輕易在這項議題表態,社會黨其中一位參選人羅亞爾(Ségolène Royal)即較少提及制度變革,主張改變政策以保護勞工權益,以及修改財政穩定協議內容,但這兩項政見對德國梅克爾政府的吸引力都很小。

倘若梅克爾無法與法國新總統結盟,還有哪位領袖能夠合作呢?義大利總理普洛迪(Romani Prodi)政府才成立六個月,縱然能夠撐過即將到來的不信任案投票,未來也會因努力維持政府運作與國內改革而無暇他顧,而且外界認為普洛迪過去在歐盟執委會表現過於軟弱,此刻也很難重新塑造領導形象;西班牙總理薩帕德羅(Luís Rodríguez Zapatero)政治傾向與梅克爾不同,在歐洲政壇份量也不足,恐怕亦無法出手協助梅克爾。

因此梅克爾可能得跨海向英國求助,尤其是現任財政部長、可能於明年接任首相的布朗(Gordon Brown),但德英合作的可行性不高,原因有二:第一,除非英國政治汰換時程提前,否則等布朗於明年五月接任首相時,德國的歐盟輪值主席任期也將結束;第二,縱然布朗在最佳時機接任首相,無論在經濟結構改革或預算分配等問題,布朗都對歐盟持懷疑態度,故不太可能與梅克爾結盟。

為了贏得下屆國會大選,布朗必須維持中間路線,不讓卡麥隆(David Cameron)領導的保守黨利用懷疑歐盟而有可趁之機,布朗在今年工黨大會演說中,便明顯刻意避免提及歐盟。但事物總有一體之兩面,布朗與梅克爾亦有意見相同之時,兩人同樣呼籲加強歐盟規範、同樣讚揚美國社會活力、同樣支持與美國保持良好關係,出任首相之後,布朗要證明他不只是財政專家,也要透過歐盟展現他的實力。

歐盟也並非完全是票房毒藥,如果布朗能與其他歐洲領袖建立良好關係,或許亦能以此指證保守黨無力與其他歐洲國家合作,而為自己塑造捍衛與推廣英國利益的有利形象。但在梅克爾與布朗結盟之前,歐盟也可能出另一種大不相同的景況,讓人們對德國登上輪值主席的期待減少。

許多人認為修正版歐憲條約即可克服先前公投失敗的窘境,然而假若新版條約只做小幅更動,政治人物恐怕不願冒險為新條約案背書,但假若大幅變更條約內容,不僅會引發廣大爭議,也不易通過民意考驗,歐盟需要更長時間思考結構性的根本問題,在此期間則由現行體制繼續運作。

羅亞爾先前就曾警告,歐盟總喜歡無止盡地辯論制度革新,但選民其實重視攸關日常生活的各項政策,法國內政部長薩柯奇則曾表示,未來上任後將與過去清楚切割,可是他所提出的修正版條約構想卻在在反映出舊思維未棄。除此之外,德國在輪值主席任內也不太可能觸碰高度爭議性話題,例如為歐盟訂定東擴底線,亦即決定是否讓土耳其加入歐盟,土耳其與歐盟談判之路漫長崎嶇,任何政治人物若在此刻預言結局皆屬不智。

歐盟政策也不易克服阻礙,薩柯奇等政治人物在推動能源、移民、安全政策,但會員國在個別議題都有難以磨合的歧見,例如能源政策方面,布朗即希望歐盟採取自由競爭,一方面挑戰各國國營事業,也將能源製造與運送產業分開,但法國政治人物不分黨派一致反對這種作法,而德國則自行與俄羅斯建立雙邊能源關係。

如此看來,德國在輪值主席期間只能盡力改善歐盟立法規範品質,目前歐盟境內已完成14500項立法,但只有少數在實施後重新反省檢視施政效能,輿論常批評歐盟執委會過度簡化議會與會員國監督功能,未來改革後的規範制度雖然複雜,但就長期而言對歐盟較為有利,也優於其他華而不實的口號。德國若以改善現有制度做為輪值主席任內主要工作,或許不如其他目標聽來遠大,但至少成效較佳,而且梅克爾與布朗也較有合作的機會。

ORIGINALLY FROM...
"Germany's Presidency: An Odd Couple" by Frank Vibert
http://www.opendemocracy.net/democracy-europe_constitution/german_presidency_4029.jsp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