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委內瑞拉╳選舉過後政變重演?╳1313字 | Main | 短訊╳奈及利亞╳空難頻仍╳930字 »

尼泊爾╳民主的未來前途╳3585字

最近在尼泊爾發生一些事情值得注意,過往當地新聞幾乎每日報導的謀殺案與侵害人權事件已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和平會談與多邊對話消息,對於多年來戰火頻仍、國家瀕臨崩解的尼泊爾而言,這確實是很大的轉變。

目前執政的七黨聯盟(SPA)與毛派游擊隊於11月8日協議,將在聯合國監督之下解除游擊隊武裝,讓十年漫漫的內戰出現重大突破,35000名游擊隊將劃歸至七座軍營,並將所有武器一併交出,希望讓預定在明年6月的制憲大會選舉順利舉行。

雙方共達成15點協議的「尼泊爾路線圖」,原定於11月16日正式簽署協議,但卻在最後一刻決定延後,顯示在平靜無波的政壇表面下,還是有各項政治暗流運作中。

經過十年爭戰,超過13000人喪生、數百萬人遠離家園、價值20億美元的基礎建設遭到破壞以及無數苦難,尼泊爾毛派游擊隊已成長為一股龐大政治勢力,不過他們終於決定修正原本的無產階級思想,宣布將支持並參與民主選舉及多元政治。

毛派份子現在不再藏匿叢林之中,許多人也刮去了鬍子、拿下了毛派帽子,領導人與媒體見面的地點也改為加德滿都的五星級飯店,更重要的是,游擊隊決定加入12月1日成立的過渡多黨政府運作,在330席的議會中,毛派將獲得73席,僅次於尼泊爾國大黨(Nepali Congress)。

明年制憲大會成立後,首先就得投票決定是否繼續已實行238年的君主立憲制,抑或改為共和制,今年四月七黨聯盟與毛派份子發動大規模街頭遊行,迫使國王賈南德拉(King Gyanendra)釋權,在此之前,王室不僅不受法律約束、獲政府軍效忠,還要求政府部門服從一切指示。

自2001年以來,尼泊爾陸續發生王室血案、政變事件、多位政治人物遭逮捕、全面限制媒體、社會反抗政府、國際社會施壓等,使尼泊爾輿論轉向支持共和制,發展速度遠超過外界預期。

11月8日協議敲定後,總理柯伊拉拉(Girija Prasad Koirala)與毛派領袖普拉昌達(Prachanda)心情相當愉悅,長年為民主奮鬥的柯伊拉拉表示,他必須在毛派游擊隊下政治賭注,才有可能看到長久和平;普拉昌達則對媒體表示毛派抗爭成功,為21世紀的毛派主義和無產階級革命寫下新歷史。

眼見尼泊爾毛派勢力興起,就證明歷史其實尚未終結,學者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一向認為歷史長期趨勢對自由民主制度有利,肯定能擊敗其他意識形態,不過從南亞、尼泊爾、拉丁美洲等地情況看來,這項理論值得重新反省思考。

據說普拉昌達是從秘魯教授古茲曼(Abimael Guzmán)的「人民戰爭」概念獲得革命靈感,但兩人領導結果卻大不相同,古茲曼後來成為「閃亮之路」(Sendero Luminoso)組織領袖,但是在1992年遭逮捕後,便一直囚禁在首都利馬附近的海軍基地中,後來遭判處無期徒刑。普拉昌達則成功進入主流政壇,準備掌握政治權力,對於印度、孟加拉等地的毛派人士都是一大激勵。

但普拉昌達也非全然未遭批評,最近亦屬毛派的印度共產黨就在機關報《人民行軍》(People's March)中,抨擊尼泊爾毛派份子「背叛革命」,尼泊爾毛派則認為印度共產黨宗教色彩太重、教條太多,永遠無法成為全國性政黨。

對於尼泊爾最近事態發展,長期研究當地政治者可能也感到不解,身為溫和民主派的國大黨怎麼會與極左派的毛派份子合作?數百年來王室地位神聖不可侵犯,又怎麼會在幾年內淪為眾矢之的?而毛派在中國已屬過時,在印度屢遭批評,又為何會在尼泊爾崛起?

尼泊爾人常說加德滿都的景色絕無僅有,其實他們的政治與社會局勢亦然,長久以來,無論是國內血腥鬥爭或對立者結盟,都只是獲得權力和暫時維持和平的手段,毛派不過是另一個例子,七零年代初,尼泊爾共產黨(CPN)曾是東部武裝叛軍,後來卻成為國內第二大黨,所堅持的社會主義其實與中間路線的國大黨相去不遠。

國大黨則是五零年代以軍事對抗拉納(Ranas)家族而起,拉納家族當時已統治尼泊爾百年,國大黨後與王室結盟傾覆拉納家族;1990年時,長期對立的共產黨與國大黨也結盟推翻王室維持的一黨制郡聚制度(panchayat,註)。由此可知,尼泊爾社會一向認為政治充滿不一致與衝突,故任何政治妥協都可能發生。

今日光環則從共產黨和國大黨移至毛派份子頭上,他們迫使兩黨起身對抗尼泊爾王室,並與毛派一同要求實踐共和制,毛派的動作也正好對比兩黨過去行動力低落。不過儘管毛派人士最近修正路線與目標,外界仍質疑他們真正動機為何,共產黨也曾歷經這個過程,共產黨曾於1994年短暫成立民選政府,為了消弭外界疑慮,共產黨強調社會主義與多黨制民主體系並行,才能「順應尼泊爾局勢,以創意方式實行馬克思主義及列寧主義」。

目前毛派份子也承襲了共產黨的「創意」,同意實行多黨制民主體系及市場經濟制度,以成立制憲大會準備向共和制邁進,普拉昌達也公開表示,面對美國反恐戰及印度民眾嫌惡毛派份子,他們無法繼續透過武裝抗爭實踐極權國家的理想。

外來影響同樣有助於和平協議,過往失敗經驗讓國際社會謹慎小心地面對尼泊爾此次協議,不過還是有人樂觀以前,認為可能長期維持和平,美國則為持續對毛派份子施壓,未將他們從恐怖組織名單上移除。

儘管簽署和平協議,毛派份子暴行在許多農村地區或甚至首都內仍未停歇,停火監督委員會表示,毛派勢力的謀殺、攻擊平民、綁架、勒索、恐嚇、騷擾案件數近幾個月成長75%。

筆者身為記者,很擔心當地同業工作情況危險,過去幾年尼泊爾新聞自由受到嚴重打壓,許多記者遭殺害、虐待、逮捕、毆打,雖然毛派人士最近表示尊重新聞自由,他們還是持續威脅恐嚇新聞從業人員,尼泊爾記者協會指出,政府與毛派份子皆敵視記者,尤其是毛派不希望記者報導他們的缺失。

不過現在毛派也懂得適應時勢變化與把握機會,部分毛派領袖在九零年代初其實曾是民選議員,現在也準備重回國會,至於究竟毛派份子打算如何?有些分析家樂觀認為外界該忽略危機,做最好的期望,媒體社論對和平協議普遍持正面態度,甚至形容現局是「新時代旭日東升」。

但假若歷史可藉以為證,毛派也可能正企圖用意識形態吞沒尼泊爾,普拉昌達也堅持他的理想是封建式的君主政體,而非多黨制民主政體,中國在1949年曾短暫出現國會民主制,但後來遭毛澤東下令解散,俄羅斯的布爾什維克黨人也曾廢棄憲政大會選舉結果。毛派過去也曾破壞停火協議,除非未來各方人士能落實承諾,否則這項協議將毫無意義。

毛派必須了解唯有真正的民主與和平才能帶動國家進步,而且各界並沒有孰優孰劣的差別,但是對習慣以槍桿子奪取權力的人而言,這聽起來可能相當奇怪,現在誰都無法保證叛軍會交出所有武器,也無法保證所有叛軍願意劃歸七個聯合國監督軍營,縱然如此,其他十萬非正式民兵與他們手中的小型武器又該如何?除此之外,毛派還得解散農村地區運作的「人民政府」和「人民法庭」,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指出,毛派曾強制無數18歲以下的青少年拿起武器,目前還有數千名下落不明,而且還有毛派游擊隊和政府軍如何合併的爭議。

由四月革命迫使國王交出權力,就足以證明集體力量多麼強大,這場運動甚至並非由政治人物發起,而是由民間團體「市民民主和平運動」(CMD)吹響第一聲號角,後來才有政黨加入,該團體一位領袖潘代(Devendra Raj Panday)最近向筆者表示,儘管各政黨在君王制度、未來政體結構、軍隊功能意見不一,但其實許多政黨本質上都一樣,潘代說:「我們希望到了最後,人們對民主、正義與和平的期望能夠勝利」,也只有對話能導向這個目標,而不是衝突或對立。

然而尼泊爾民主建基於暴動之上,還常常出現騷亂和不安,再加上社會輿論傾向不斷改變,現在君主體制已被判出局,等於是毛派民主與民主制度的對決,這些開路先鋒也得思考諸多議題,包括共和制的未來、地區自治、經濟發展、人民權責等,其中地區自治是相當實際的問題,因為尼泊爾的語言和種族相當多元,雖然領土面積小於英國,但就文化多元性上則是毫不遜色。

尼泊爾社會也得為民主找到確切位置,究竟要實行君主共和制、共產共和制或封建共和制?尼泊爾未來透過直選與比例代表制選出425位制憲委員後,也可能會維持君主制,根據最近一項全國性民調,54%的受訪者認為未來君主制不應完全廢棄,但如果制憲大會決定續留君主制,毛派份子會願意遵循多數決定簽署憲法草案嗎?

今日的尼泊爾需要撫平傷口與族群和解,國王目前都順應人民要求與現實考量改變,還有一個委員會負責重新檢視國王執政時期作為,毛派份子也應為過去十年的創傷與暴行負責。傾聽也是民主制度重要元素,輸家或無名小卒的意見同樣要尊重,未來關於種族、地區自治、意識形態與宗教的不滿一定會愈來愈多,新政府團體Nepal Janatantrik Party的領袖沙拉特(Samrat)表示,他將會在12月中發起反對運動,不但要支持國王,還要「表達與政治現局不同的意見」,他的意見沒獲得太多重視,不過沙拉特聽起來倒是很像十年前的普拉昌達。

長期而言,新尼泊爾所需要的不只是選舉與國家重建,更重要的是經濟發展機會,貧困與苦無發展都是尼泊爾的關鍵問題,必須透過農業、教育、人口發展與基礎建設興建投資才可能解決。該國當然也得重振觀光業與資訊科技等服務業,放寬國外就業申請程序與土地改革也有助於穩固社會基礎,全國還有47%的民眾失業,約半數人口為文盲,都使毛派游擊隊等叛軍團體對青年吸引力更大。

但這一次,尼泊爾已沒有本錢再陷入動亂。

[註]郡聚制度:以村莊為單位選出代議員,由代議員中再選出地區議員、再由地區議員中選出州議員 Zonal Panchayat 。國王親政的國家評議會(National Panchayat)由國會議員構成,135個議席中的114席係由14個州的州議員中選出,另外21席則由國王任命。

ORIGINALLY FROM...
"Nepal: Maocracy vs Democracy" by Dharma Adhikari
http://www.opendemocracy.net/democracy-protest/maocracy_4101.jsp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November 21, 2006 10:32 PM.

前一篇文章是委內瑞拉╳選舉過後政變重演?╳1313字.

後一篇文章是短訊╳奈及利亞╳空難頻仍╳930字.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