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短訊╳俄羅斯╳在中亞的軍事企圖╳994字 | Main | 印度╳對緬甸戰略與新思維╳1392字 »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杜拜的金融夢╳4357字

杜拜舊城裡蔓生的露天黃金市場,即見證了中東古商道的路線,但今日攤販出售的金手鐲多吸引觀光客上門,而不再是商旅,商旅資金如今湧向南方的杜拜新城,舉目所及皆是營建工地,這裡除了有全球最奢華的飯店、公寓與購物中心,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最大膽的經濟豪賭也在此成形。

杜拜國際金融中心像是城中之城,整座中心環繞著一座名為「大門」的高樓興建,與執政家族關係密切的企業和政府共同打造全球金融服務中心,新金融交易所的資深官員阿夏里(Nasser Alshaali)表示:「我們的目標是將杜拜時間掛上全球金融機構的牆面,和香港、新加坡、倫敦等地平起平坐。」

隨著資本流通速度加快,許多城市都獲得前所未有的機會,共同競逐國際金融市場,巴西聖保羅、中國上海、馬來西亞吉隆坡、南非約翰尼斯堡與土耳其伊斯坦堡都意欲成為區域金融中心,為了達成目標,這些城市必須滿足國際銀行與金融機構的需求,包括便捷交通網絡、健全法規制度、先進科技設備、良好生活品質、活躍資本市場與新興中產階級。

香港與新加坡業已具備上述條件,杜拜也想跟進,但政府並不打算仿效倫敦與紐約逐步建立聲譽,而希望一步登天,於是砸下數十億美元打造金融中心,不過開業15個月成績差強人意,外界也出現質疑聲音,但其實一切還在起步階段,要論成果還言之過早。

杜拜具有相當先天優勢,它所在的區域因石油而財源不絕,據金融機構估計,全球高達兩兆美元資金來自波斯灣地區,過去多流向歐美國家,投資標的包括美國國庫券、瑞士、英國等,不過現在逐漸回流,根據Capgemini與美林證券最近發表的報告,中東在2005年資產逾百萬美元的人數成長近10%,總人數達30萬,預估於2010年將突破180萬,波灣國家政府投注數十億美元改善基礎建設,國家投資機構也四處尋覓合適的投資物件。

無怪乎許多全球金融企業紛紛拓展與紮根中東地區,部分大銀行其實在已在當地深植多年,例如匯豐銀行在杜拜已營運60年,相較於過去營業項目多所限制,現在隨著法規鬆綁,愈來愈多投資銀行、保險、基金管理、私募基金、對沖基金陸續前進中東。

杜拜希望將這些產品盡納其中,不只企圖吸引中東企業,也放眼印度等亞洲其他企業,杜拜金融中心則渴望招募企業金融、投資銀行、個人金融、資本市場、資產管理、再保險、伊斯蘭金融、後勤營運等產品服務,金融中心也自有一套法規與法庭系統,相較於杜拜其他地區與中東的傳統行政及司法體系,儼然是一方綠洲。

杜拜也努力開發新市場,雖然國際金融交易所至今僅開張15個月,不過很快就將成立商業交易所,與紐約商業交易所結盟,推出以鄰國阿曼原油為基準的新石油期貨商品,希望能成為世界新基準,阿曼政府最近也決定購入商業交易所三成股份,顯示杜拜影響力日增。

第二項杜拜擁有的優勢為執政家族財力與影響力雄厚,提供的營業優惠遠超過區域內其他國家,使眾多企業趨之若鶩,花旗銀行高層卡萊(Michael Klein)表示:「他們向百慕達與瑞士取經,並將最佳概念融入當地」,杜拜所提供的優惠包括所得與收益免稅、外資可100%持股、外匯與獲利轉匯回國無限制等,也向英國與澳洲學習相對透明的法規管制,就連監管人員亦從國外引進。

基於上述優惠、積極行銷以及杜拜生活與工作環境相對舒適,企業前仆後繼而來,金融中心期望在2009年有250家國際金融企業設點,目前已有數十家進駐,德意志銀行與瑞士信貸集團較早前來,其他如高盛證券、萊曼兄弟等公司也預備跟進。

摩根史坦利公司已於2006年春季在杜拜設立辦公室,深受當地官員喜愛,生於黎巴嫩的經理人馬胡爾(George Makhoul)負責該公司於北非及中東營運,他表示:「杜拜做得很對,他們設立機構後便開放歡迎大家前來」,這個據點成立後六個月,該公司區域營收便成長逾一倍,雖然摩根史坦利拓展新市場時,通常是按部就班漸次前進,但該公司在杜拜決定一次推出全套產品,面對如此龐大需求,馬胡爾說:「要做就不能淺嘗即止,而且我們的策略在成立第一週便已證明無誤。」

杜拜第三項優勢在於政府擁有眾多宏觀計畫經驗,由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石油與天然氣蘊藏不及鄰國,故政府很早便尋求其他謀生管道,也靠著智慧成為繁榮的貿易進出口樞紐,研究全球城市的芝加哥大學社會學教授薩森(Saskia Sassen)英文指出:「看著杜拜,我就想起16世紀的荷蘭阿姆斯特丹,杜拜絕不會只是曇花一現。」

當地成功案例不少,例如貨櫃港、世界級機場、知名的阿酋航空、滿足所有購物狂的眾多免稅商店、全球第一間七星級飯店、奢華海灘度假村、區域媒體及醫療中心等,也有很多奇特的設計,如造型不一的人工島嶼等,還有即將成為全球最高建築的杜拜塔也在興建中,這些建造都吸引沙烏地王子、俄羅斯新貴、職業足球員等名人前來置產,雖然有些人認為這些玩意有些俗氣,但杜拜至少展現了想像力、執行的決心、運用資本的能力及善用國際頂尖人才。

不過也不是人人都相信杜拜的金融計畫會成功,波灣地區一間大投資公司的經理人表示:「人們投入太多資源進入中東」,參與金融交易所董事會的一位銀行家認為:「如果全世界都來杜拜做生意,他們一定會失望,這個市場容不下30間全球性金融機構。」就連摩根史坦利的馬胡爾也承認,雖然金融中心吸引了各種企業,杜拜仍需要展現更多成績,他指出:「現在看來有很多計畫,但我們仍希望見到計畫有所成果。」

相較於投資銀行的證券承銷業務上揚,杜拜國際金融交易所的交易量卻令人失望,除非未來市場擴大與資金流量增加,恐怕很難吸引新股票上市,金融人員也抱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政府未將國營事業上市,一名前監管人員表示:「如果這個交易所這麼棒,為什麼政府不趕快加入?」

參與交易所董事會運作的國際銀行家也承認,公開上市量不足確實是項問題,他建議再給交易所6至12個月的時間,再重新考慮是否繼續投資,他表示:「人們想問的基本問題是:『這個地方能否吸引基金?能否吸引中東資本?』,杜拜必須讓人們相信營運方向正確無誤。」

阿夏里身為政府官員,當然得捍衛政府的立場,他強調:「交易所不會強迫國營事業掛牌上市」,不過他也承認今年中東股市浮動劇烈,部分指數甚至重挫六成,使得招募上市時機格外尷尬。阿夏里指出,今日發行商與投資者都更加謹慎,這種心態瀰漫在中東地區,就連計程車司機將錢投入股市也像丟進水中消失無蹤,生於黎巴嫩、在杜拜金融中心工作的經濟學家賽迪(Nasser Saidi)(英文)表示,這種現象會使投資新手感到害怕,賽迪說:「人們原本都以為股票只會漲不會跌」,匯豐銀行中東地區高層布克(Niall Booker)認為,景氣興衰循環在新興市場相當普遍,股票市值在漲跌間也會較符合現實。

杜拜金融中心最大挑戰在於使供給與需求相應,例如愈來愈多中東企業企圖上市以開拓海外市場,杜拜也成功推出全球最大的伊斯蘭債券,讓人們又增加一絲希望;監管人員的獨立性與權威也很重要,部分原職監督交易所的外籍人員辭職,使外界質疑眼光再起,他們指控當地官員不當干涉監管內容,但官員堅稱只是「文化差異與誤解」的問題,不過金融中心的外籍高層人事異動頻繁,最新上任的是原任職北歐一家成功金融交易所的前主席。

波灣地區最大困難在於企業文化長期不透明,摩根史坦利的馬胡爾表示:「我們不希望在旅館大廳做生意,我們希望市場能符合世界標準」,經濟學家賽迪所任職的企業治理機構Hawkamah最近發表報告指出,波灣企業習慣遠不及西方的透明與帳目標準,以當地85%企業均為家族企業看來,這種說法並不讓人意外。

若杜拜希望成功,其他作法也要一併改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在許多人印象中是走私與洗錢天堂,例如911事件的恐怖份子就是透過杜拜轉匯資金,雖然金融中心積極展現決心,但杜拜街上還是時常出現流言,如某個很少出現的俄國富人以現金買下價格不菲的奢華公寓。

官員表示,金融中心完全是從無到有,依據國際金融透明標準打造,故這些擔心根本是杞人憂天,但西方金融機構在杜拜的高層仍表示,他們還是會注意避免收到髒錢,一間剛在金融中心成立據點的高層表示:「這裡有些錢來源可疑,也很吸引人,我們目前未有拒絕收款經驗,但我覺得未來一定會發生,我們必須更了解投資者才行。」

形象與安全問題還不止於此,外國人士圈裡傳言政府盡力防堵蓋達組織等威脅,其中作法包括擴大情報網絡與加強移民控管等,但移工也是項敏感議題,「人權觀察組織」中文維基英文維基中文組織網站英文組織網站的蓋米(Hadi Ghaemi)指出:「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經濟基礎完全建築在移工之上」,該國民營企業裡逾八成勞工均為移民,儘管不滿薪資太低與工作環境太差的抗爭不斷,政府仍無太多作為,甚至禁止設立工會與罷工,人權觀察組織表示,該國官方在2004年的數據只有34起工殤案例,但蓋米揭發當年外國大使館共運送880具屍體返國,他說:「官方至今都無法說明。」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與其他城市國家一樣,都以高壓姿態對待媒體,記者也已培養自我檢查的習慣,只要是批評執政家族或不利經濟的報導全都避之唯恐不及,就連免費網路電話服務Skype亦遭政府禁止,以保護本地電訊業者,不過隨著該國家寸步走向民主,這些法令限制未來是否鬆綁仍需觀察。

目前對外資而言,財富湧入與生活品質不錯的重要性顯然超越上述侷限,他們更關心的是通貨膨脹未盡與塞車問題,匯豐銀行的布克表示,若通貨膨脹沒有煞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恐怕在銀行與保險市場上將居於劣勢」。外界認為杜拜此次計畫如能成功,將躍升為波灣地區的大門,就如香港為中國大門一樣,但夢想成為中東金融樞紐者可不只杜拜一個,黎巴嫩的貝魯特過去便曾扮演這個角色,後來因為八零年代的戰火而沒落,投資者於是紛紛轉向波灣地區。此後巴林、卡達與科威特相繼興起,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首都阿布達比則意欲成為區域藝術中心,已簽定合約要興建全球最大的古根漢美術館,也正洽談成立法國羅浮宮海外分館。

其他波灣國家要爭取外資的最大障礙,在於他們所提供的生活品質不足,很多人認為這些地方規定繁雜嚴格又百無聊賴,但杜拜不同,杜拜金融中心的外籍高層史普頓(Sandy Shipton)表示:「在伊斯蘭律法的浩瀚大海中,杜拜是一個實行普通法的小小島嶼。」

杜拜在波灣最大對手是沙烏地阿拉伯,後者的保守文化與宗教規定使許多外資企業將營運據點設在杜拜,西方人士就算要前往沙國工作,也將家人安置在杜拜,再每週末往返兩地。但現在沙烏地阿拉伯又有新規定,要求外資必須申請執照以及當地成立辦公室才可在國內繼續營運,沙國政府也計畫在吉達港附近成立新商業中心,目標便鎖定全球型企業。

波灣各地城市都用盡辦法想吸引國際金融集團注意,有些人認為中東若同時有好幾個金融中心其實是好現象,可能使多個地方並進追求卓越,社會學教授薩森指出:「現在的世界可以建構網絡,而不再是贏者全拿的時代」,她便以新加坡與中國深圳結盟為例,做為區域合作的典範。

杜拜金融中心的高層也看到亞洲其他實例,強調本地可與新加坡互補,而非與之競爭,例如杜拜新商業交易所會將阿曼原油期貨做為基準,有一部分原因即在於新加坡交易商亦使用這項期貨。杜拜已投入龐大經費,也盡其所能打造一個具吸引力的市場,但成功的金融中心不是單靠政府意志便能成功,現在只期盼那些無法掌控的外力也能同樣青睞杜拜。

ORIGINALLY FROM...
"All that glisters..."
The Economist, December 16, 2006, P.73-75

杜拜金融中心網站(英文)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January 7, 2007 8:06 PM.

前一篇文章是短訊╳俄羅斯╳在中亞的軍事企圖╳994字.

後一篇文章是印度╳對緬甸戰略與新思維╳1392字.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