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薩克╳內閣改組的意義╳1637字 | Main | 短訊╳土耳其╳記者丁克遭槍殺身亡╳588字 »

歐洲╳禁令與言論自由孰重╳2010字

德國司法部長曲培莉思(Brigitte Zypries)英文最近提議,所有歐盟國家應仿效德國,將「否定納粹大屠殺存在」入罪,並禁止公開展示納粹標誌與象徵符號,歐盟司法代表顯然也有一致想法,多數人都應同意這項提案立意良好,但這將會鑄下大錯,筆者相信也希望其他歐盟成員會像過去一樣,制止這項極不明智的想法。

筆者先表明立場,納粹當年屠殺猶太人是空前的殘忍歷史,每位當代歐洲人都應該要知道這段史實,歐盟應努力讓此事永遠不在歐洲或世上任何地方重演,筆者當初是由納粹德國研究開始接觸歐洲事務,這也是筆者關注歐盟的個人主因。

有時某些念頭雖然出發點良善,但卻並不等於明智,通往地獄之路上也處處是無私想法,首先,這項提案倘若通過,將會進一步限縮人民表意自由,尤其現今的表意自由已處處受限,表意自由是自由社會重要的特點,也是其他人身自由的基石,故一定得有很好的理由才能施加限制。

曲培莉思認為她所持的理由非常充分,以下筆者自德國司法部網站上翻譯一段話,曲培莉思回憶希特勒等人的反猶言論,如何導致納粹主義的恐怖歷史,她表示:「此項歷史經驗讓德國永遠有責任,必須對抗各種形式的種族主義、仇外心態與反猶主義,我們不應被動等到錯誤發生才行動,現在就要處理那些有意犯罪的知識份子」。對曲培莉思而言,限制人民表意自由就顯得非常合理,因為這對打擊今日種族主義、仇外心態與反猶主義都有很大改變。

但這種說法的證據何在?目前有九個歐盟成員國已實行類似法令,將「否定納粹大屠殺存在」入罪,包括奧地利、比利時、捷克、法國、德國、立陶宛、波蘭、羅馬尼亞與斯洛伐克,巧合的是,這些國家內都有力量強大的右翼仇外政黨,例如法國的「國家陣線」(National Front)英文法文政黨網站、比利時的弗拉芒利益黨(Vlaams Belang)(英文英文政黨網站、德國的國家民主黨(NPD)英文德文政黨網站、羅馬尼亞的「偉大羅馬尼亞黨」英文政黨網站等。這些政黨顯然都不是制定上述法律下的產物,反而是因為這些政黨存在,才促使以上國家立法,但卻明顯無法阻止右翼仇外政黨茁壯,極右派民粹主義者更拿這些禁令與相關案件藉題發揮,吸引更多支持者。

奧地利厄文(David Irving)英文入獄事件即為一例,六年前英國高等法院裁處,厄文在誹謗案敗給美國史學家莉普塔特(Deborah Lipstadt)英文,莉普塔特認為他「否定納粹大屠殺存在的心態極為危險」,法官在決議書中亦稱厄文「明白否定納粹大屠殺存在」,這場案件使厄文的專業形象一敗塗地。厄文因16年前在奧地利的言論而入獄服刑期滿後,又以言論自由烈士的形象出現,甚至因誹謗案而提高知名度,據報導,他在出獄記者會上,又公開支持影星梅爾吉勃遜(Mel Gibson)酒醉後的反猶言論,認為「猶太人」必須為世界上所有戰爭負責。

如果現在歐盟所有成員國都禁止公開展示納粹標誌與象徵符號,英國法庭是否要逮捕哈利王子(Prince Harry),因為他在朋友的扮裝舞會上身著非洲兵團(Afrika Korps)英文制服與納粹臂章?而對於反歐盟或仇外極端主義,英國政府又有什麼作為?什麼也沒有,英國國民黨(British National Party)英文政黨網站屆時又會以此吸引數千張選票。提到納粹符號,歐洲各地的印度教徒均紛紛反對禁止公開展示,因為對他們而言,這個符號長久以來都是和平的象徵;德國先前也有地方法院判罰郵購公司負責人,因為該公司所販售的T裇上,印製了扭曲和被打叉的納粹符號,這些可能是反法西斯T裇,但由於還是有納粹符號出現,故仍屬非法。類似案例還有很多,如果全歐盟都制定相同禁令,未來事件必然層出不窮。

當然我們現在無法確切證明,這些禁令反而會讓反猶主義火上加油,但確有類似跡象或傳聞顯示如此,而且舉證責任在於支持禁令者,在自由社會裡,若要限縮言論自由,都必須持有令人信服的理由,可是目前我們還沒看見。

若要打擊否定納粹太屠殺存在的言論,最重要的場域應是學校、大學與媒體,而非警局或法院,縱然立法禁止,對今日極右派種族主義者及仇外心態者影響並不大,因為他們現在主要目標是穆斯林、有色人種與各種移民,況且這些禁令亦非最有效壓制反猶主義的方式,更可能使猶太人在背後操縱一切的陰謀論四起,也會有人抱怨政府雙重標準,例如來自波羅的海的民眾會說,他們在史達林時代也受苦受難,為什麼只讓「否定納粹大屠殺存在」入罪?那麼否定蘇聯勞改營存在有沒有罪?亞美尼亞人會質疑,否定土耳其對他們的大屠殺有沒有罪?穆斯林也會問,用漫畫醜化穆罕默德有沒有罪?

看著德國司法部長曲培莉思的言論,讓人不禁想起所謂的「保姆國家」(nanny state)英文,雖稱言自由,但卻不信賴人們能負起自由之責,對待人民如孩童,認為他們隨時需要引導及保護,筆者愈常見到她的言行,就愈覺得她是當代歐洲保姆國家的化身,難怪曲培莉思也積極希望修改法律,允許私有屋宅裝設更多監視器,「信任很好,掌控更好」(Vertrauen ist gut, Kontrolle ist besser),這不正是德國從前犯下的另一個錯嗎?

曲培莉思說得沒錯,我們必須以歷史為鑑,但也要尋找符合今日自由多元文化歐洲的明鑑,印度前首席檢察官索拉吉(Soli Sorabjee)英文曾說過:「過往經驗顯示,禁止仇恨言論的法律只會鼓勵人們更加偏執、不和,也會造成更多干預言論自由的行為出現,…我們所需要的不是更多禁令,而是更多言論自由,才能鼓勵寬容、對抗偏執」。這道理在印度適用,在歐洲亦然。

ORIGINALLY FROM...
"A Blanket Ban on Holocaust Denial Would Be a Serious Mistake" by Timothy Garton Ash
http://www.guardian.co.uk/commentisfree/story/0,,1992760,00.html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January 20, 2007 10:09 PM.

前一篇文章是哈薩克╳內閣改組的意義╳1637字.

後一篇文章是短訊╳土耳其╳記者丁克遭槍殺身亡╳588字.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