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亞運╳以獎牌衡量國力╳1796字 | Main | NGM╳2007年2月╳奈及利亞的黑金詛咒 »

世界社會論壇的三項功能╳2223字

筆者自肯亞返國時,同行的法國青年對我說,他自2001年首屆世界社會論壇(WSF)中文英文英文組織網站於巴西召開以來,幾乎無役不與、年年參加,他認為這項活動重點有三項:抗議、串連與建言。

WSF成立之初,是為了抗議世界經濟論壇(WEF)中文英文英文組織網站的觀點,後者似乎總是在慶祝政府角色的沒落、新自由主義資本市場的勝利,以及與日俱增的社會不平等,WSF的起源則是1999年無數人齊聚西雅圖抗爭,最後導致世界貿易組織談判中斷,該組織希望在這個新世紀裡,能以全球人民之名,挑戰既有世界經濟秩序。

成立至今,WSF不斷成長,議題焦點也多次轉向,以確保市場不會讓大企業予取予求,成績也相當卓越,2004年WSF在印度孟買舉行,便號召許多印度本地組織參與,2005年重回巴西,2006年則「遍地開花」,分別在委內瑞拉、巴基斯坦與馬利召開會議,原因在於預定2007年要於肯亞開會,所以讓主辦單位在當地基礎建設貧弱情況下,能有充裕時間籌備。

於是今年全球公民社會與非洲都前往奈洛比,參與第七屆世界社會論壇,地點就離人類首次以雙腳行走的遺址不遠,也藉著這個涵意,希望今年全球社會運動能激勵非洲公民社會「起身」,展現其力量、智慧與需求。今日的WSF與西雅圖抗議不同,也與六月將舉行的八大工業國高峰會相異,希望呈現積極抗爭的樣貌、展現貧民團結的意志,以及提供弱勢者發聲的場域。

但可惜今年並未實現這項目標,反而像是場公關未做好導致的災難,本屆WSF之所以成為國際新聞頭條,是因為非洲最大的基貝拉(Kibera)英文貧民窟民眾衝破會場大門,抗議入場費與食物費用太高,《New Internationalist》的馬尼特(Adam Ma'anit)在部落格裡認為,就論壇開幕看來,企業與商業氛圍似乎掩蓋了會議目標。

這群飢民是由一位年輕女子姆巴提亞(Wangui Mbatia)帶領,她擁有極高的政治才能,原本要在場內發表一場溫和而堅定的演說,但她後來決定將炮口對內,抗議WSF將肯亞社會拒於門外。

至於WSF的串連功能,筆者則感到印象深刻,《Pambazuka News》的曼吉(Firoze Manji)則感到失望,覺得WSF「只是另一場非政府組織大會」,缺乏政治元素,但世界上還有哪個場合,能夠匯集全球這麼多致力改善現況的人?會場主辦單位誇口將有15萬人與會,開幕當天聲稱有五萬人,筆者則懷疑連同肯亞本地民眾加起來,可能沒有超過二萬人。縱然如此,能讓二萬人從全球各地來到肯亞,就已是一項成就,在眾多對話之中,人們呈現了多元觀點、視野、信念、背景、興趣與衣著。

在公共平台之下,無論是水資源保護、生態區保育、女權、人權等各種團體相互建立聯繫,年輕世代也藉此踏進國際組織,丹妮爾(Patricia Daniel)在她的部落格裡表示,這種能量與匯聚力量就是論壇的重要元素。例如有個推動社會融合的地方政府成員聯盟原本向主辦單位申請,希望能獲得場地設備舉辦一日座談會,但未獲主辦單位回應,於是便自己在旅館內開會,共有150人自南非、馬利、貝寧、莫三比克等國在座,這些地方政府官員的串連未來一定會以各種方式看出成效。

但遺憾場會並無肯亞代表,這不僅反映出肯亞籌辦單位失誤,也使會議對肯亞社會的影響縮小,讓非洲難得發言的重要機會白白流失,不過幸好這些團體與組織之間已經產生聯結。Fahuma出版社的曼奇(Fahuma)在會場發表新書《中國在非洲:由非洲觀點出發》(African Perspectives on China in Africa),他也抱怨整場會議都由已開發國家的大型非政府組織主導,有資源者的影響力最大,例如德國團體便四處發送全彩德英雙語宣傳手冊,其中完整介紹該組織的65項活動內容。

教會團體亦未缺席,曼奇在報到時,便發現身邊有位耶穌會成員,帶著50人一同自布吉納法索前來,大型天主教團體Caritas也與會,「要推動非洲教會參與WSF」,該組織秘書長麥可拉倫(Duncan MacLaren)表示:「我們必須參與這個過程,讓團結一致的力量全球化,而不是讓社會不平等全球化」,也因為宗教團體出現,讓生育權成為討論焦點。

這也讓我們想到WSF的第三項功能,經過抗爭和串連後,要提出什麼樣的建言?波尼亞(Thomas Ponniah)在討論政治未來的場次中提問:「七年來我們已打造了全球意識,問題是,下一步是什麼?」筆者所參與的最後一場會議則是社運團體共聚一堂,大約一千人擠滿會場,群眾高呼「打倒布希」,不過也有人大喊「查維茲萬歲」,很多人譴責論壇過度商業化,一位巴西講者認為,「光是我們的目標純正還不夠,我們本身也得純正才行。」

但波尼亞的問題在會議並未得到解答,人們在不同的專業領域裡都有策略思考,較小的場次裡也有人呼籲各界參與社會運動,美國政策研究院的伍茲(Emira Woods)強調,「草根運動、全國運動與全球運動都能影響政府」;另一場會議裡,討論到如何落實聯合國第1325號決議,以提高女性角色,其中葳斯(Cora Weiss)也呼籲「人們應參與議題,並對此有全面且批判性的思考」。整體而言,人們確實參加了肯亞會議,思考則常只是直覺要「反對所有形式剝削」,但就運動層次上,卻鮮少有策略思考。

結果今年由世界經濟論壇(WEF)戰勝世界社會論壇(WSF),自2001年以來,中國的產能與財富皆成長一倍,印度與土耳其則增加50%,Google最近也完成資金募集,對於氣候變遷的論辯也已結束,雖然世界經濟論壇內充滿眩目的空殼與大話,但至少會議內均曾討論上述變化,反觀世界社會論壇卻只有淺嘗即止。

不過《衛報》經濟編輯艾略特(Larry Elliott)認為,「WEF有種回到未來之感,非洲議題東拼西湊,公民社會遭邊緣化,地緣政治也蓋過人權問題」,假若真是如此,我們更需要WSF,才能繼續對全球未來提出不同的主張,WSF的國際委員會也應注意到這個現象。

主辦單位已經決定,明年社會論壇將再度開枝散葉、分佈各地,由地方活動與行動為主軸,這項作法能否刺激原創的批判性思考,以達成WSF原本的目標,讓「世界有另一種可能」(譯注,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即為本屆論壇口號)?又或者這將使WSF徹底消失,而大型非政府組織另闢蹊徑,繼續全球串連的工作?

ORIGINALLY FROM...
"The Three Faces of the World Social Forum" by Anthony Barnett
http://www.opendemocracy.net/globalization-institutions_government/wsf_faces_4297.jsp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February 1, 2007 8:58 AM.

前一篇文章是亞運╳以獎牌衡量國力╳1796字.

後一篇文章是NGM╳2007年2月╳奈及利亞的黑金詛咒.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