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印度╳與俄羅斯密切合作╳1473字 | Main | GVO╳印尼╳洪水癱瘓雅加達運作 »

以色列╳國家安全的女性觀點╳2086字

歷經二次與黎巴嫩戰爭,又面對伊朗核武威脅,以色列最近的年度賀茲利亞會議(Herzliya Conference)英文上,政治人物與軍事將領都專注於國家安全議題,總理、參謀總長等人均趁此機會討論政策,與此同時,以色列女性團體與和平組織另召開會議,希望從女性觀點提供不同的國安見解。

這場會議主題是「為誰的安全?」,由海法女性主義中心與女性和平聯盟主辦,希望提供國家安全的公共論辯空間,去年夏天以黎戰事期間,會場所在地海法市也不斷遭到黎巴嫩火箭攻擊。

以色列自1948年建國迄今,國家安全一直是極重要的議題,但女性在此卻鮮有發言權,軍方長期由男性掌控,政策上也長期強調動武維護地方與區域安全,使女性難以踏入政治核心,很少有女性參與政治決策,在1993年至2000年的「和平進程」時期,軍方勢力持續擴張,也是由軍方主導和談,結果大多收效甚微。

海法會議的開幕致詞中,兩位女性均認為應「解構安全一詞」,才能為「安全」建構不同的定義,一位是教育工作為主的阿圖福拉中心(Altufula Center)主任埃潘歐莉(Nabila Espanioly),另一位是海法大學職能治療系教授薩克絲(Dalia Sachs),兩人皆指出人民面對經濟不穩定、種族歧視與性別暴力等各種情況,必須據此對安全提出不同的見解。

兩人亦質疑為何許多人對以軍轟炸黎巴嫩的影響保持沉默,強調以國人民必須了解,兩國民眾的生活與福祉其實唇齒相依,當時34天的戰火中,以軍與真主黨蔑視國際法,瞄準平民開火,不僅創下惡例,也阻礙和平協議發展的機會。猶太裔國會議員佳隆(Zehava Galon)亦持相同看法,以國國會內只有兩名猶太裔議員發言反對以黎戰事,佳隆即為其一,她批評以國政治人物自大又缺乏經驗,也不顧軍民生命安全發動戰爭,若能善用外交斡旋方式,衝突本應提早結束。

例如在以黎戰事首週,外交部長莉芙妮便曾呼籲以外交談判協議停火,但未獲軍方與政府高層重視,他們認為繼續開火就能得到「徹底勝利」,結果歷經一個月交戰,還是用外交方式平息衝突。

就個人經驗而言,佳隆也說在烽火連天之際,一位女性政治人物鼓吹和平並不簡單,也常感到孤立無援,當大多數國人都認為戰爭是必須與合理的決定,相對很少人願意公開反對戰爭,大約曾有幾千人曾在特拉維夫抗議開戰,猶太裔與巴勒斯坦裔的社運人士也每天抗爭,之後國際新聞媒體才來到海法報導真主黨炮擊以色列北部。

為了重新定義「安全」,人們必須先全盤了解當地女生的生活與經驗,海法女性主義中心過去五年的研究指出,我們得從歷史和文化的脈絡裡,才能看出常年戰爭對以色列女性生活的影響,換言之,當國際社會根據聯合國第1325號決議伸出援手時,不能只看單一時空背景下的女性處境,而要以系統方式長期記錄。

這即是馬胡特女性訓練就業中心(Mahut Center)新報告背後的論點,這份報告名為「二次以黎戰事對北部經濟與社會弱勢女性的負面影響」,其中記錄130名以色列社經地位底層女子的故事,根據述說,由於政府與社福制度未能協助大眾渡過真主黨攻擊時期,讓這些女性面臨諸多經濟、職業與情緒上的困境。這份報告在海法會議中首次公布,內容聚焦於女性在戰爭中感到絕望,也對政府失去信任。

除了軍事手段以外,以色列還有其他方式掌控人民,例如政府便以「人口結構威脅」為由,害怕某天太多非猶太人成為以色列公民,於是立法壓縮巴勒斯坦人在耶路撒冷東區與約旦河西岸的人口數。

在地方興學的巴勒斯坦和平人士布拉塔(Terry Boullata)也指出某些影響,例如數千名巴勒斯坦人居住於約旦河西岸,卻苦無官方居住證明文件,故無法充份獲得基本服務,而且在約旦河西岸與加薩走廊地區,巴勒斯坦人就算與以色列公民聯姻,但公民法仍禁止他們與伴侶居住於以巴列。以色列決策單位聲稱這些規定是為「國家安全」著想,但多數以色列民眾卻未曾質疑或批評。

而在以色列核武戰略方面,社會上更是靜默無聲,綠色和平組織律師黛坦(Merav Datan)與澳洲核能政策研究院主席凱迪柯(Helen Caldicott)便提到,核武與安全威脅確有關係,兩位女士均強調,核武對全球皆有威脅,故絕不只是地方事務或國家安全而已,更需要區域內共同解決問題。

人們應更了解核武對生態與物理的影響,國際社會也應動用機制鼓勵各國解除武裝,然而以國長期核武政策曖昧不明,使社會鮮少討論核武效應,黛坦表示,非政府組織必須清楚表明態度,要求讓中東地區無核化,並呼籲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重啟武器控管談判。

由於以色列實行軍事化社會,多數人民都必須入伍服役,教育上也灌輸他們全力支持軍方決定,女性很難在社會中發聲,會議接近尾聲時,海法女性主義中心總聯絡人伊雅爾(Hedva Eyal)提到女性心理的掙扎,她指出,以色列女性所受的教育要她們成為「戰士的母親」,而許多社經地位較低的男性之所以從軍,則是為圖個人與家庭生活水準更好,這些因素阻礙以國社會發展出反戰運動與和平團體。

若各國政府沒有誠意邁向和平,若區域內沒有光明前景,上述社會心態便不可能改變,女性主義人士也會繼續既有活動,包括加強教育、媒體宣傳、抗爭活動、以巴網絡與國際倡議等。

海法會議約有200人參加,這是打破男性對安全議題一言堂的第一步,過去只有「真正的男人」能參與決策過程或談論核武,此次會議也要挑戰這項舊觀念;最重要的是,部分女性希望藉此拒絕社會文化所指派的角色,也企圖拒絕社會文化對安全議題的舊思維,她們不願再沉默以對。

ORIGINALLY FROM...
"Security: A Feminist Perspective" by Sarai Aharoni
http://www.opendemocracy.net/democracy-protest/women_security_4307.jsp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February 8, 2007 9:06 AM.

前一篇文章是印度╳與俄羅斯密切合作╳1473字.

後一篇文章是GVO╳印尼╳洪水癱瘓雅加達運作.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