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國╳情人節花卉背後的勞工問題╳1255字 | Main | 荷蘭╳棕櫚油環保美夢驚醒╳1935字 »

德國╳專業人才外移難止╳2356字

托馬(Benedict Thoma)回想起他開始認真考慮離開德國的時刻,那是2004年在法蘭克福一場新年餐會上,請來一位知名政治人物演講,內容提到每年都有數千名高知識份子決定離開德國。44歲的托馬是位工程師,在家族內的電梯公司上班,他表示:「那段話就像陣閃電讓我驚醒,我問自己:『如果其他地方的未來更加光明,我為什麼要留在這裡?』」

後來由於勞資爭議,托馬去年12月決定辭去工作,計畫前往加拿大謀職,他說在德國已經看不到未來,盼望在加拿大廣闊的土地能找到新方向,只要確定找到工作後,就要把妻子和兩個孩子都接到加國。

一直以來,德國都有不少人決定離開本國,但隨著德國人口快速老化與減少,使這項議題開始受到重視,資料顯示愈來愈多專業人士選擇出走,政治人物與企業高層紛紛警告,德國正迅速流失最棒的菁英人才。

德國電視上最近有齣很受歡迎的影片名叫「再見祖國:移民的故事」,這部12集的影片記錄數個家庭離開德國,前往南非或西班牙南部的故事,社會之所以注意到此項議題,主因在於政府於去年秋天發布最新數據,指陳德國人出走總數已從2001年的109500人增至2005年的144800人,但只有128100人返國,比前一年下滑近五萬人,這也是德國近40年來,離國人數首度超越歸國人數。

人口專家亦指出,離國人士的背景正在改變,1990年兩德統一時,許多無技術的青年勞工紛紛逃離東德,前往奧地利或瑞士的餐廰工作,只為脫離經濟困境,但現在許多離國者的職業是醫師、工程師、建築師、科學家等,這也是德國與中國、印度等新興大國競爭時,最需要的高知識專業人士,德國人口發展研究院院長克林霍茲(Reiner Klingholz)指出:「問題不在於人數,而在於人才,我們最近迫切需要更多有才能的人,以代替未來15年至20年將退休的人繼續工作。」

不過也有專家認為這是小題大作,他們強調德國長久都習慣送科學家與工程師至海外研究或工作,不過也有許歸國者,使人口增減趨於平衡,最新數據不過顯示學術界與產業界隨著全球經濟調整,讓這項趨勢加速而已。研究移民模式的哥廷恩大學社會學家迪荷(Claudia Diehl)認為:「每當移民議題出現,德國人就會非常緊張,過去人們擔心大量移民湧入,現在人們害怕大量移民離開」。迪荷也指出,政府數據誇大實際情況,因為其中並未分別原生德國人與歸化德國人,例如前來德國工作的土耳其移工取得德國籍後,若之後再回土耳其,在政府資料裡也列為離境的德國人。

歐洲也不只德國面臨人口流失,法國保守派總統參選人薩柯奇(Nicolas Sarkozy)最近在英國倫敦舉辦競選大會,因為當地有30萬名法國人居住,薩柯奇也呼籲他們返國投票,「讓法國變成偉大國度」,根據政府資料,居住於英國的法國民眾總數在2005年大漲8.4%,但整體而言,居於海外的法國人總數只成長1.2%,約15300人。

捨去上述警訊不論,社會上也有愈來愈多證據顯示,德國對醫藥、學術研究及工程界人士的吸引力每下愈況,他們離開的原因通常包括長期失業、勞動規範嚴苛、官僚政治嚴重、經濟表現疲弱等,雖然近來德國經濟已有復甦之象,仍舊落後於美國。

美國紐約特殊手術醫院的德籍整型醫師波特納(Friedrich Boettner)表示:「在紐約,我賺的錢更多、機會也更多,紐約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地方」,他說德國的薪資比不上英國或美國,而且部分行業裡的階層意識強烈,讓有企圖心的年輕人更不願留在德國。例如醫學界之中,晉升總是操控於主治醫師手中,故出走潮也特別明顯,光是2005年便有2300名醫師決定離開德國,德國研究基金會主席舒瓦茲(Helmut Schwarz)指出:「醫生在德國如果想就業,只能進入體制慢慢等待,沒什麼時間能做研究,命運也由上司操縱。」

不過在工程師托馬眼中,德國還有更深層的問題,他認為:「德國人太安於現況,他們不想挑戰任何事,所有事情都只有永無止盡的討論,但從來沒有結果」,他便以電梯公司中,雇主與89名員工形成的僵局為例,自從組織工會後,勞資雙方就一直為薪資和工作條件爭論不休,每週80小時的工作時間大多被爭議佔據,讓托馬得到高血壓等症狀,所以才決定離開。

托馬既然擁有工程師學歷,又有家族企業做退路,自然大可以離開,歐盟自東擴之後,會員國變得更多,不過德國人仍舊最喜歡前往瑞士與美國,然而托馬卻選擇遷居加拿大,因為六年前家人出遊時都很喜愛加拿大的環境,覺得當地不僅風光明媚,未來更擁有無限可能,也相信加拿大剛好是歐洲社會模式與美國市場取向間的平衡點。

但托馬也坦承,曾經懷疑加拿大究竟有沒有他的工作機會,他預計這個月將啟程至多倫多尋職,托馬說:「可惜我不是個卡車司機,加拿大現在很缺卡車司機」,雖然他得一切重新開始,但托馬夫妻相信孩子在加拿大會有更好未來。

德國政府現正努力改善國家吸引力,包括打造更多卓越大學,讓海外學者願意回國參與研究,可是相較於去年經濟景氣逐漸回溫,政府卻仍未鬆綁勞動市場規範,原本調降醫療保健費用的計畫受到政治角力影響,最後定案的版本徒具改革之名,卻無改革之實,這項政策論辯去年也促使二萬名醫師走上街頭,要求提高薪資與改善工作環境。

不過也有許多人不願被動等待情況改善,31歲的蘭霍芙(Nina Lenhoff)前往英國進行精神病學訓練時,原本只是想要有個異國生活經驗,但她表示:「我一到倫敦就感到無比意外」,薪水幾乎是過去的一倍,她一年半前懷孕時,甚至能從正職轉兼職,這在德國根本不可能發生。

35歲的整型醫師波特納亦有類似經驗,他原本在德國研究整型醫學,後來至紐約的特殊手術醫院,接受一年的關節置換術(arthroplasty)訓練,2001年回國後,波特納覺得德國並未重視這項專業,也很害怕德國僵化的醫學體系,因為成規已深植在社會之中,例如醫生至今仍稱呼上司為「Herr Professor Doktor」。

因此當特殊手術醫院去年詢問波特納,是否願意前往紐約工作時,他毫不遲疑就應允,而且起薪也是在德國的三倍,波特納現在與妻子和兩個兒子住在曼哈頓上東區,已經樂不思蜀,不打算回德國,他也說許多海外德國人都有同感,波特納說:「如果你問我,在德國有沒有三十多歲的成功醫師、律師和工程師,我根本想不出例子。」

ORIGINALLY FROM...
"Germany's Professionals Looking for Greener Pastures Abroad" by Mark Landler
Taipei Times, February 10, 2007, P.9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February 15, 2007 10:24 AM.

前一篇文章是美國╳情人節花卉背後的勞工問題╳1255字.

後一篇文章是荷蘭╳棕櫚油環保美夢驚醒╳1935字.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