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國╳專業人才外移難止╳2356字 | Main | 德國╳梅克爾的歐盟主席計畫╳1523字 »

荷蘭╳棕櫚油環保美夢驚醒╳1935字

不過幾年前,荷蘭的政治人物與環保團體曾非常迷戀「永續能源」,大力鼓吹電廠使用生質燃料,尤其是來自於東南亞地區的棕櫚油,受到政府補助鼓勵,能源公司也興致勃勃,還設計專門使用棕櫚油的發電機,理論上因為棕櫚油取自於植物,所以應該會比使用煤等化石燃料環保許多。

但去年科學家前往印尼與馬來西亞研究棕櫚樹栽種後,這個美好的環保童話轉瞬間卻成為夢魘,由於歐洲對棕櫚油需求量愈來愈大,東南亞國家大幅砍伐雨林改為耕地,更過度使用化學肥料,更糟的是,為擴大棕櫚樹生長面積,人們常將泥煤地(peatland)的水分放乾及焚地,排放大量二氧化碳至空氣中。

根據荷蘭國際濕地組織與代爾夫特水力學組織於12月公布的報告,印尼今日已躍為全球第三大二氧化碳排放國,僅次於美國與中國,國際濕地組織發言人卡德(Alex Kaat)表示:「這項結果令人震驚,也一筆抹煞人們原初改用棕櫚油的美意」。

科學研究顯示,學界長期認為生質燃料對追求綠色能源非常重要,但其實生質燃料製造過程中,產生的二氧化碳量有時反而超過化石燃料,促使許多國家的政治人物都在重新思考,是否要繼續斥資數十億美元鼓勵車輛與工廠使用「有益環保燃料」,歐盟曾於2003年制定生質燃料方針,要求所有成員國在2010年以前,至少要有5.75%的交通運輸改用生質燃料,現在也要重新考量相關規定。

歐洲環保署的詹森(Peder Jensen)表示:「如果善用生質燃料,可以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量,但這取決於植物的種類、栽種方式與加工方法,同樣使用生質燃料,結果可能是減少90%的排放量,也可能是增加20%的排放量,我們要以生命循環的方式看待此項議題,而不是只想著對歐洲會有什麼影響。」

上述研究結果已使荷蘭政府開始自省,也暫停所有棕櫚油補助經費,荷蘭過去是歐洲綠色能源領導者,此次也率先試圖辨別何種生質燃料才對環境真正有益,政府、環保團體及部分綠色能源產業努力發展新計畫,追蹤進口棕櫚油的來源,以確保製造過程是否符合環保標準。國會議員范維森(Krista van Velsen)認為,荷蘭應付給印尼賠償金,以補償棕櫚油需求對該國造成的損害,她表示:「我們不能只想著會不會污染荷蘭」。

在美國與巴西,最常見的生質燃料是乙醇,兩國的原料分別是玉米與甘蔗,取代車輛原先使用的汽油,歐洲則多使用當地出產的油菜籽及葵花油製造柴油,也有少數情況是直接用植物油取代柴油,不經任何提煉,但由於許多歐洲國家都推動使用綠色能源,本地植物產量又不足,於是逐漸增加熱帶植物油進口量。

表面上看來,使用生質燃料做環保聽來十分合理,既然這些燃料取自於植物,植物本來就會吸收二氧化碳,和生質燃料燃燒時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量應該會相等,但「地球之友」組織反棕櫚油運動負責人克雷頓(Reanne Creyghton)表示,當初產業界尚未完成足夠研究,便已開始使用生質燃料。

英國環保團體「生質燃料觀察」主張,「生質燃料並不一定即為可再生能源」,並要求政府先暫停相關補助,靜待更多研究確定哪個地區製造的生質燃料才符合環保標準。除此之外,該組織也建議,生質燃料在製造時所產出的溫室氣體,都應列在燃料最終使用國頭上,才能清楚計算環保成本。

過去廿年間,歐洲的棕櫚油需求快速增加,包括飲食、彩粧品與燃料等約10%的超級市場商品成分內,均含棕櫚油,也占全球可食用油市場的21%,比較各種蔬菜油可知,每一單位棕櫚油燃燒釋放的能量最高,多數歐洲國家鼓勵人民用以取代柴油,不過荷蘭政府則建議拿棕櫚油發電。

數億歐元挹注下,荷蘭很快成為歐洲最大棕櫚油進口國,去年總量達150萬噸,而且幾乎年年成長一倍,然而需求大增也造成遠方損害大增,據「地球之友」估計,在1985年至2000年,馬來西亞砍伐大片森林,其中87%都是為了種植棕櫚樹;印尼過去八年間的棕櫚樹種植面積亦成長118%。

去年12月,國際濕地組織也發表報告,計算將泥煤地改為棕櫚樹林後,會產生多少溫室氣體,泥煤是種天然海綿,會吸引大量碳在其中,幫助地球平衡溫室氣體量,而泥煤地則有九成都是水,但專家指出,當人們將泥煤地的水分排乾後,原本儲存在泥煤中的碳便會排放至空氣中,而且當地民眾常會放火整地。

這份報告估算,每年印尼光是將泥煤地水分排乾,就釋放出6.6億噸的二氧化碳,放火焚地又增加15億噸,相較於8%的全球化石燃料氣體排放量,組織發言人卡德指出:「過去各國忽視這項問題,從未計算這些開墾行為造成的影響。」目前國際濕地組織支持政府,共同推動棕櫚油進口認證制度,不過部分環保團體則認為,如此市場便無法以合理價格大量生產棕櫚油,今日棕櫚油價格之所以低廉,就是因為東南亞國家的環保與勞工規範不良。

Biox這間企業計畫在荷蘭興建三座棕櫚油電廠,使用符合環保標準、自家生產的棕櫚油,該公司人員賓克曼(Arjen Brinkman)表示:「過去在棕櫚油產業內確有不良例子,但現在情況已經很清楚,如果要供應歐洲的生質能源與生質燃料市場,一方面得要能大量生產,另一方面也得證明二氧化碳排放量減少。」

ORIGINALLY FROM…
"Once a dream fuel, palm oil may be an eco-nightmare" by Elisabeth Rosenthal
Taipei Times, February 03, 2007, P.9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February 16, 2007 9:33 AM.

前一篇文章是德國╳專業人才外移難止╳2356字.

後一篇文章是德國╳梅克爾的歐盟主席計畫╳1523字.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