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內亞╳社會暴動促使國家改變╳2339字 | Main | 迦納╳獨立50年的意義與挑戰╳1336字 »

安哥拉╳看待政局與選舉的角度╳2280字

從多明戈斯(Frei João Domingos)的辦公室外看出去,會看到大蜻蜓四處飛舞,他來自葡萄牙,是位年長的羅馬天主教教士,自1981年起便長住在安哥拉,現在是安哥拉宗教科學院院長,多明戈斯用溫柔而堅定的語氣,向我們解釋這個國家運作的模式:「國內一切都是為了形象,安哥拉將在2010年舉辦非洲盃足球賽,非洲盃籃球賽也將在此舉行,政府計畫興建新國際機場,這些發展都是具體存在眼前的成果,但本質上人民卻沒有任何改變。」

筆者和多明戈斯一邊用手揮開眼前的蜻蜓,一邊討論著將於2008年與2009年舉辦的國會與總統大選,他也坦白說出對政治人物的評價:「官員充滿自利心態,反對黨又沒有提出願景」,那麼選民呢?多明戈斯也感到悲觀:「這裡的人們不相信自己,在奴役與殖民歷史上,人民總是害怕落後」,他也指出,民眾非常厭倦戰爭,很害怕任何人再啟戰端,「各主要政黨的雙手都沾滿血腥」,多明戈斯說,無論是執政黨「安哥拉人民解放運動」(MPLA)(英文)、最大在野黨「安哥拉國家完全獨立聯盟」(Unita)(英文)、第三大黨「安哥拉國家解放陣線」(FNLA)(英文)皆然,都對人民諸多傷害。

人們之所以害怕民主程序其實不無道理,安哥拉唯一一次多黨制選舉是在1992年9月,結果是一場大災難,執政黨在國會席次剛好過半,最大在野黨席次則超過三分之一,而在總統大選方面,無論是自1979年便長期執政的總統桑多斯(José Eduardo dos Santos)(中文英文),或是時任Unita黨魁的薩文比(Jonas Malheiro Savimbi)(英文)都未能獲得逾半選票,本應舉行第二輪選舉,但卻爆發相當嚴重的衝突,彷彿1974年獨立後的長期內戰重現。

事實上還有其他因素影響,導致於安哥拉人對民主功能產生懷疑,社會目前已組成民間防衛隊,原本應該保護人民,但據說卻四處攻擊與殺害不支持執政黨的民眾,一位不願具名的記者表示,從民間防衛隊行為看來,顯示「暴力選舉活動已經開始」。面對上述指控,領土事務副部長里茲(Luís de Assunção Pedro da Mota Liz)表示:「這些皆非事實,國內制度運作一切良好,所有人也都受司法正義保護,這些指控都不是事實」,但一名民間防衛隊成員強調他們「並非蓋世太保,但確實會進入人們的心中」。

安哥拉政府也很懂得如何壓制反對黨,1977年國內出現政變傳聞時,政府便武力掃蕩全國,導致許多參與執政黨的技術官員、知識份子與青年喪生,傳言死亡人數介於數百至數萬之間。這起歷史事件在許多人心中留下陰影,故人們仍普遍害怕於公眾場合公開真實政治傾向,少數膽敢站出來反對政府者也屢屢遭受打壓,今年二月,小型政黨「安哥拉民主進步支援黨」(Padepa)有八名成員遭到逮捕,因為他們公開散播傳單,鼓勵民眾拒繳汽車稅,以抗議道路品質過差,他們常將道路比喻為瑞士乳酪,因為兩者同樣坑坑疤疤。

整體而言,安哥拉依然實行多黨制,全國共登記有126個政黨,不過其中多數都微不足道或名不見經傳,外界認為這些政黨只是讓少數幾個人賺錢的名目,真正的權力競逐還是集中在MPLA與Unita傳統兩大黨,但在歷屆國會選舉中,人們都不相信在野的Unita會獲勝,教士多明戈斯表示:「民眾大概只希望Unita能阻止政府在國會取得絕對多數,至少我是這麼盼望,可是假若在野勢力在2008年以前都無法改變,執政黨席次恐怕就會過半,這對執政黨與全國均非好事。」

目前Unita得先處理內部派系鬥爭,自前黨魁薩文比於2002年2月22日過世後,該黨便處於分崩離析邊緣,來自比埃省(Bié)與華柏省(Huambo)兩個中部高地省分的族群相互對立,目前則由來自比埃省的沙馬庫瓦(Isaias Samakuva)(英文)擔任黨魁,他的個性溫和且具哲學家氣息,但做為領導人卻缺乏領袖魅力,在六月的總統黨內初選中,沙馬庫瓦的對手將是英俊年輕、來自華柏省、具備領袖魅力的吉武庫武庫(Abel Chivukuvuku)。雖然相較於國會或總統大選,黨內爭鬥似乎小之又小,但吉武庫武庫與支持者仍然相信,唯有他能挑戰總統桑多斯,不過很少人認為桑多斯會落選。

部分選民的想法也難以理解,一位三十多歲、不願具名的上班族表示他將投票支持桑多斯,原因是:「他已從人民手中偷走許多東西,未來可能厭倦再偷東西,也不會再這麼做了,但如果有新總統出現,恐怕會效法前任者繼續偷竊,如此我們只會失去更多」。另一種支持執政黨的心態,則和賭馬時下注大熱門差不多,這位上班族也提到:「為什麼要投給經費比執政者還少的候選人呢?反正他們又不可能贏,而且在野黨的資金其實都來自於執政黨,就算投給其他政黨,其實也等於投給執政黨。」

但還是有些人堅決反對這種說法,例如洛裴茲(Filomeno Vieira Lopes),他是國營石油公司Sonangol的經濟學家,也是積極發聲的小黨「民主陣線」(FpD)領導人,洛裴茲表示:「我相當懷疑執政黨是否能夠勝選」,他也預言國會選舉一定會有舞弊情況,只是程度大小問題而已,「執政黨正在盤算,要舞弊到什麼程度才不會太過明顯」。

洛裴茲也指出,執政黨主要以控制媒體來改變人民觀感,尤其在國營報紙、電視或廣播中,都很少聽到在野黨的言論,雖然民營媒體的聲音較為多元,但所有獨立媒體的影響力都無法跨出首都,國內其他地區的資訊來源都受到嚴格管控,洛裴茲強調:「就人權、表意自由與選舉自由而論,安哥拉的情況每下愈況。」

執政黨當然否認這種說法,全國教會團體代表最近於首都召開會議,討論國內民主議題,副部長里茲也與會並發表長篇演說,強調政府重視自由、獨立與選舉透明,他對在場55位代表說:「政府一直都很注意選舉透明」,之後他又花了很多時間闡述自由的概念,重申政府希望讓所有人民都獲得自由,不過是有限度的自由,里茲警告:「我們必須擁有自由,但自由也得尊重他人,否則在自由之名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這也是多數安哥拉人深怕見到之事,他們擔心選舉會再度掀起暴力衝突,就這個角度而言,選舉反倒不是多數民眾最關心的事,人們只希望維持和平,正如多明戈斯所言:「戰爭讓所有人精疲力竭,今日人民在休養生息,也只想休息,現實就是如此。」

ORIGINALLY FROM...
"Angola: The Politics of Exhaustion" by Lara Pawson
http://www.opendemocracy.net/democracy-africa_democracy/angola_4400.jsp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March 8, 2007 7:04 AM.

前一篇文章是幾內亞╳社會暴動促使國家改變╳2339字.

後一篇文章是迦納╳獨立50年的意義與挑戰╳1336字.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