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VO╳日本╳愛滋病是同性戀之罪? | Main | 阿富汗╳切勿過度樂觀╳1468字 »

中東╳阻礙民主發展的鴻溝╳2041字

在以色列占領40週年之時,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警告,當地人民已瀕臨內戰邊緣,他指出,哈瑪斯與法塔之間的爭戰讓生活環境每下愈況,甚至比以色列軍事統治時期更糟。與此同時,黎巴嫩也身陷嚴重危機之中,親西方的執政聯盟與真主黨領導的在野勢力對抗,政府軍與支持蓋達組織的派閥對戰,美國及盟友也正與伊朗及敘利亞在此衝突。

不只是巴勒斯坦、黎巴嫩與伊拉克,整個中東緊張情勢都持續升高,各種制度性危機都侵蝕了中東社會的根基,筆者認為其中有三條主要斷層:第一條社經斷層出現於少數菁英與多數阿拉伯民眾間,阿拉伯世界平均近四成民眾生活於貧窮線以下,從埃及到蘇丹各個市郊,數百萬年輕穆斯林難以生存,但執政者卻漠不關心。無論是消費主義盛行、新媒體觸角深入各個角度,或是政府功能逐漸失效,都將社經分裂推向危險的局面。

軍事份子便乘虛而入,進入貧困地區,自七零年代中期成立以來,伊斯蘭聖戰份子多數都是以菁英為主,直到九零年代中期以前,大都由知識水平高的穆斯林男性領導,不過現在這些意識型態已蔓延至中東與北非都會貧民區,近來摩洛哥與阿爾及利亞的自殺炸彈客即為實例。

美國的主流觀點認為阿拉伯政府體制可以持久,因為過去已度過多數震撼,但現況還能維持多久?此刻革命不太可能爆發,但若是足球暴動、抗議安全單位侵害人權或是絕食抗議,任何一個小事件都可能牽動社會大混亂。筆者希望自己預言不實,但假若某天醒來發現阿拉伯國家的豪宅區都陷入火海,筆者也不會意外,因為那將是長久的積怨傾瀉而出。

第二條斷層出現在執政菁英與普羅大眾之間,今日政府的合法性屢遭質疑,好些阿拉伯政府的經濟表現疲軟,人們又普遍認為領導人屈從於美國外交政策,使社會對政府不滿日深。除了政府之外,社會上已有共識認為現狀無法維繫,溫和派呼籲人民行使抵抗權,激進派與伊斯蘭民族主義者則號召群眾起義,不過問題在於在野勢力各立山頭,並不團結。

無怪乎人民若要反對現有政教分離的獨裁政權,只能選擇伊斯蘭份子,在野勢力現在主要分裂為兩派,其中又以穆斯林兄弟黨等主流伊斯蘭份子為挑戰現況的主力,在各個阿拉伯國家形成最重要的社會與政治力量,今日社會走向兩極,親西方的阿拉伯政權要負起最大責任,因為他們打造了一座封閉政治制度,將他人阻拒於門外。

雖然各國政府成功壓制改革聲音,但他們制不住伊斯蘭份子,伊斯蘭份子自有清真寺、學校與基礎建設等資源,其實今日伊斯蘭份子擁有的勢力,也是執政者自己造成的結果,在埃及最貧困的地區Imbaba裡,一名埃及貧民表示:「如果我的兒子凌晨兩點生重病,我該找誰來幫我?」,只有穆斯林兄弟黨會在半夜派一位醫師到他家,「面對這種情況,我要投票支持誰?政府?還是穆斯林兄弟黨?」

過去50年間,獨裁政府與意識型態壟斷使阿拉伯人民失去力量,讓他們無從參與政治運作,民眾已受夠執政及在野菁英的作為,他們總承諾天堂,但從未實現,可惜這些伊斯蘭份子從未提出願景或計畫,無法組織廣大的社會力量改變政治空間,只用「伊斯蘭教解決一切問題」等空洞口號武裝自己。

第三條裂痕介於什葉派與遜尼派之間,縱然在埃及、葉門與約旦等過往宗派關係和緩的國家,鴻溝依然存在,筆者與激進伊斯蘭份子訪談時,他們表示對遜尼派而言,什葉派所挾帶的威脅比美國更大,他們說:「美國永遠不可能遜尼派的社會網絡,但什葉派有這個能力。」

什葉派與遜尼派的分裂不在於宗教,而是政治及意識型態因素所致,另一方面,伊拉克戰火已威脅到黎巴嫩、敘利亞、波斯灣等地的社會和諧,然而由於美國對伊拉克所採取的策略,以什葉派為多數的伊朗與以遜尼派為多數的埃及、沙烏地阿拉伯、科威特、約旦鴻溝更擴大,間接播下跨國宗派衝突的種子,親西方的阿拉伯政權也操弄這種裂痕,以面對伊朗在阿拉伯世界影響力漸增。

阿拉伯世界將宗教衝突之因歸咎於美國,許多人屢次告訴筆者,困擾穆斯林社會的種種弊病,皆起源於西方影響、全球化、美國支持以色列及獨裁政權、美國揮軍伊拉克及阿富汗等,但很少人意識到內部機構危機嚴重撼動阿拉伯社會根基,怪罪美國的帝國主義心態只是便宜行事。

期待美國布希政府防堵阿拉伯世界衝突升高根本無用,我們只能等待下一任美國政府,等著他們將美軍撤離伊拉克,等著他們開始試圖解決以巴衝突等各種爭議,下任美國政府與國際社會必須發展新的馬歇爾計畫,協助阿拉伯人將衰頹的經濟與制度復甦,美國各總統候選人的主要外交挑戰在於阿拉伯世界問題複雜, 要制定伊拉克與區域的戰略確實不容易。

筆者與各界領袖對話後相信,若無國際社會的壓力,阿拉伯各國政府肯定不願改革,但自從布希出兵伊拉克之後,穆斯林根本聽不進布希政府的民主言論,認為那些只是要穆斯林世界屈服的技倆,因此自由派現在對布希政府喊話:「請離我們遠一些,你們已對我們的民主目標造成莫大傷害。」

根據民調,阿拉伯民眾並不重視民主,他們更重視民生,當經濟生存出現危機,民主只是奢侈品,當然這不代表阿拉伯人不歡迎民主,只是希望這些言論能轉換為具體的行動,例如協助打造社會基石、承諾遵守法治與人權、撫平區域衝突等,才能降低緊張關係。

ORIGINALLY FROM...
"Seething Anger in a Broken Middle East" by Fawaz A. Gerges
http://yaleglobal.yale.edu/display.article?id=9285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June 15, 2007 9:14 AM.

前一篇文章是GVO╳日本╳愛滋病是同性戀之罪?.

後一篇文章是阿富汗╳切勿過度樂觀╳1468字.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