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富汗╳切勿過度樂觀╳1468字 | Main | 環境╳中美毋需再遲疑╳1090字 »

摩洛哥╳被排斥的夥伴╳2136字

沒有人確知在摩洛哥境內,究竟有多少合法或非法移民自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區而來,但幾乎每個摩洛哥人都認為移民已經太多;2005年政府估計,全國共有兩萬名來自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國家的非法移民;摩洛哥國際合作局粗估,全國公私立大學內共有一萬名學生來自非洲南部。

摩洛哥人族群多元,有些像巴巴里人膚色較淺,也有阿拉伯人膚色稍深,以及膚色更深的南部民眾,但對於大城市及北部居民而言,膚色深等於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闖入者、低薪勞工,尤其在這個本地居民就業亦有困難的國度,類似態度更為常見。

過去200年來,摩洛哥多數時刻認為自己異於非洲,是非洲最具歐洲色彩的國家,摩洛哥相信自己與歐洲大陸的共通處多於非洲,由於該國從前長期將撒哈拉沙漠以南民眾做為奴隸,也造成許多民眾覺得彼此並不相同。

一名計程車司機確認我的國籍後表示:「我不喜歡來自撒哈拉沙漠以南的人,無論是塞內加爾人或喀麥隆人,他們的行為都很差」,許多非洲南部民眾之所以來到摩洛哥,是為了準備搭船潛入歐洲,或是徒步爬進西班牙在非洲大陸的領土休達(Ceuta)及梅利利亞(Mellila),不過也有學生或經濟移民前來,因為摩洛哥比他們的故鄉更穩定、機會更多。

今年五月中我前往摩洛哥,當地一本極佳的新聞週刊《TelQuel》登出有關新住民的報導,副標題寫著:「撒哈拉沙漠以南民眾被騷擾、被羞辱,相當倚賴社群生活」,來自象牙海岸的學生提及為何遷居至此:「要拿歐洲簽證太難,突尼西亞生活花銷太貴、阿爾及利亞安全問題太多,摩洛哥社會局勢穩定,而且與其他北非國家相較,這裡的非洲社群較大。」

我走訪卡薩布蘭加及摩洛哥各處時,不時懷疑人們是否因我的膚色而改變態度,至少我確定兒童有這種現象,去年夏天在坦吉爾(Tangier)時,我第一次意識到,會向西方人乞食的兒童多數時候不會找上我,有個摩洛哥人問我是不是美國人,他原先說是依據我的髮型猜測,但之後我發現是因為我大白天也在街上遊逛,多數膚色深的撒哈拉沙漠以南民眾都在夜間活動,原因在於他們都是等著溜進西班牙的非法移民。

在卡薩布蘭加期間,我住在當地較為昂貴的旅館,先前通電話時,接待人員聽來相當親切,但我抵達時,回應卻顯得冷淡,我斷斷續續在那家旅館住了九天,才注意到除了兩個來自喀麥隆的人之外,我是唯一深膚色的房客。雖然我入住早已透過網路付清所有款項,我有天出門時只是想確認一切是否無誤,於是向櫃檯查詢,櫃檯人員卻似乎很意外我入住時,他們竟然沒有保管我的護照,我認為當時旅館人員都以為我不是美國人,所以沒幫我保管護照,我不確定這與我的膚色深是否有關,但有些摩洛哥人的確覺得膚色即為原因。

我在摩洛哥的阿拉伯語老師膚色和我一樣深,有天指派我到卡薩布蘭加市中心的市場購買Gnawan音樂,這種來自摩洛哥南部的曲風近來頗受歡迎,因為我的阿拉伯語程度大概只會說「我的名字是凱,你呢?」,我在出發前問他:「攤販會說法語嗎?」,老師告訴我沒有問題。

但我什麼也沒買到,當我詢價時,小販都對我視若無睹,後來我向老師說:「他們很冷漠,我想他們可能不喜歡有外國人去,那裡像是本地人市場」,但老師回答:「不是,我有個加拿大朋友幾乎每天都去買東西,只是過去十年來…」,我自己接話:「他們都覺得我從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來吧」,老師告訴我:「下次跟攤販說英語吧。」

另一位朋友跟我說,這種現象與摩洛哥的奴隸史有關,該國自1912年成為法國保護領地後,便立法禁止買賣奴隸,不過伊納吉(Mohammed Ennaji)在著作《服務主人:19世紀摩洛哥社會與奴隸制》中強調,雖然公開販售奴隸已列違法,但未禁止人們蓄奴,摩洛哥直至20世紀中仍存在奴隸制,直到形勢改變才逐漸消失。中古世紀阿拉伯人入侵後,手中奴隸各個族群皆有,但在過去200年間,幾乎所有奴隸皆為來自撒哈拉沙漠以南的深膚色人種,據豪伊(Marvine Howe)指出,王室的奴隸直到1999年國王哈桑二世(Hassan II)逝世後才正式釋放。

今日的摩洛哥社會階層仍在,宛若過往主奴形式再現,也依然憎惡膚色深之人,一位摩洛哥朋友告訴我,他家位於Sale鎮,與首都拉巴特只有一座潟湖之隔,家附近住著一位撒哈拉沙漠以南族裔女子,「她長得很漂亮,後來嫁給一個白人,幾乎每個人都懷疑女子對那白人下了咒語,否則他怎會願意娶她」。

《TelQuel》的報導中,一名來自喀麥隆的學生表示:「人們覺得我們很髒、會帶來問題、太吵,許多房東不願租房子給我們,我們始終覺得自己不受歡迎」。我在摩洛哥只待了三週,但除了這則報導之外,我還讀到另一篇有關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移民抗議的消息,他們遊行至政府大樓前,以不太正確的英語標語要求官方以難民法提供保護。

摩洛哥通常不願正視自己的非洲本質,仍保持殖民時期對歐洲文化的傾慕,每年都有無數摩洛哥人和那些撒哈拉沙漠以南民眾一樣,在企圖潛入歐洲過程中遭逮捕,今日的摩洛哥識字率僅50%,長期失業問題嚴重,在全球人類發展指數中位居第123名,低於其他北非國家,也只優於加彭與納米比亞,由此看來,摩洛哥明明是個非洲國家。

在摩洛哥各處旅行時,我覺得自己像個移民中繼站的間諜,當我表明美國籍身份,或是與某個白人同行,我彷彿便在社會階層裡大躍進,所受的待遇亦南轅北轍,但隨著歐洲邊界管控日益緊縮,摩洛哥儘管與非洲國家存在領土爭議,儘管仍自認不同於非洲,仍舊不得不與其他非洲政府結盟,人們也必須學會接受自己與那些移民的共同點,除此之外,摩洛哥別無選擇。

ORIGINALLY FROM...
"Morocco Outside In" by KA Dilday
http://www.opendemocracy.net/democracy_power/global_village/morocco_outside_in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June 18, 2007 9:16 AM.

前一篇文章是阿富汗╳切勿過度樂觀╳1468字.

後一篇文章是環境╳中美毋需再遲疑╳1090字.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