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巴西╳延宕未決的社會問題 | Main | 中國╳移民與全球勞動變化 »

日本╳參議院選舉的變數與影響

日本於今日舉行國會大選,各界都在關注執政者自民黨是否會因此喪失參議院多數席次,該黨之所以居於劣勢,主要因為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政府接連爆發弊案,包括退休金發放與記錄不全、內閣部會首長的醜聞也如滾雪球般愈來愈大,目前已造成兩名部長辭職、一名部長自殺身亡。

安倍的表現也令人失望,上任之初,他曾獲近三分之二選民支持,但之後他卻與反對郵政改革人士合作,推翻前首相小泉純一郎(Koizumi Junichiro)打破派閥政治的計畫,讓他的民調數字一落千丈,也因為安倍與反對改革人士攜手,讓他的小泉改革接班人形象徹底破滅。

雖然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訪問日本後,不僅為兩國外交關係解凍,也讓安倍的民意支持度微幅回升,但隨後引發的退休金風暴又重創安倍政府的威信,在許多選民眼中,政府對退休金問題的處理作為來得太遲也太少。安倍歷來提出多項右派立法政策,包括培養學生的愛國心、將防衛廳改制為防衛省、規劃可修改和平憲法的公投法等,再加上強硬要求北韓處理日本人質問題,但多數選民較關心退休金等社會生計問題,顯示兩者目標並不一致。

若自民黨在參議院選舉大敗,安倍的首相之位也將搖搖欲墜,因為歷任自民黨籍首相均曾因敗選而辭職,但該黨敗戰的意義絕不只是安倍續任與否而已,第一,由於安倍深受日本右翼勢力青睞,若他下台,右派的聲望與力量將遭重創,政局光譜也將從右派回歸至中間路線,對於是否修憲讓日本回歸正常化的討論也將降溫,屆時右派縱然未消失,也會大幅萎縮,而未來數年之內,關於意識型態與認同的文化內戰也會持續在日本延燒。

第二,派閥將繼續掌控日本政策制訂,雖然自民黨與公明黨的執政聯盟仍主導眾議院,民主黨與其他在野黨極可能在週日大選後掌控參議院,使政府無法隨心所欲地通過任何政策提案,不得不與在野陣營談判妥協。雖然執政聯盟在眾議院擁有三分之二席次,足以成功推翻參議院的否決案,然而在日本的立法常態中,大多以共識與協商為優先原則,倘若執政者堅持利用人數優勢強渡關山,在野黨勢必會反撲報復,造成立法功能與效率癱瘓。

第三,若民主黨在週日選舉大勝,將進一步確立日本政黨政治「二大加數小」的局面,自1996年選制變革後的眾議院選舉以來,政局便擺盪在自民黨與民主黨兩大黨之間,公明黨反倒成為關鍵少數,決定哪一黨能夠執政的決定性因素。

第四,若是自民黨大敗,年輕世代可能將脫黨,與民主黨的青年政治人物另組新保守派政黨,在政黨重組洗牌的局面下,這群年輕世代將高舉市場改革、提高效能與經濟成長、專注都會區利益、正常化國家等政見;而留在兩大黨的人士也可能共組另一政黨,強調弱勢福利、捍衛鄉村利益與降低國際安全事務參與等主張,形成明顯對比。

隨著選舉結果於週末出爐,自民黨的最後王牌可能仍是前首相小泉純一郎,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自民黨或許會再回頭找小泉出馬挽救頹勢,但小泉歷經五年任期,又已完成郵政改革的階段目標,恐怕不會考慮重做馮婦,相較於中國持續崛起,日本政局恐將走入未知領域。

ORIGINALLY FROM...
"Japan'’s 2007 Upper House Elections: Abe on a Knife Edge?" by Lam Peng Er
http://www.opinionasia.org/Japans2007UpperHouseElections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July 29, 2007 9:07 AM.

前一篇文章是巴西╳延宕未決的社會問題.

後一篇文章是中國╳移民與全球勞動變化.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