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VO╳日本╳酷熱生活 | Main | 烏克蘭╳未竟的民主奮鬥 »

石油╳能源安全變貌的時代

過去30年來,富國一直希望壓制對進口石油成癮,但石油供給問題仍日趨惡化,能源安全議題亦日趨複雜,儘管政治人物時常主張能源獨立,但以美國為例,這30年對進口石油依存度便成長一倍,今日該國使用的石油近三分之二均來自外國。

某國以斬斷石油供應脅迫他國改變外交政策,類似案例在歷史上俯拾即是,尤以中東地區為多,1967年六日戰爭Six-Day War)前後,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的阿拉伯地區成員便揚言禁運石油,然而收效甚微,因為美國當時能源大抵可以自給自足。

不過到了1973年贖罪日戰爭Yom Kippur War)時,由於美國對進口石油需要提高,阿拉伯國家的禁運令便造成巨大衝擊,導致國際油價高漲、通貨膨脹及經濟停滯,此次經驗也證明全球石油市場相互牽動,雖然禁運針對美國與荷蘭而來,各國石油供應仍互有流通,造成全球石油進口國均面臨供應斷絕與油價振盪,除了美荷兩國之外,其他國家亦遭受池魚之殃。

經歷石油危機後,各國能源安全政策均包括四項元素,政府實施能源價格自由化,鼓勵市場節能與開發新供應來源;政府亦提供部分補助與制訂法規,鼓吹民眾節能與使用可再生能源;部分國家也開始儲存戰備用油,做為石油供應短期中斷的緩衝;富國則合作於法國巴黎成立國際能源總署IEA),統整石油進口國的儲油與政策。

這種作為至今依然合理,但倘若遭遇長期供油斷絕,可能便不足夠,雖然全球石油尚未枯竭,可是三分之二的石油蘊藏都位於政治動盪的波斯灣地區,其實美國只有少部分石油來自波灣,主要供應國為加拿大,但從1973年經驗可知,當波灣供應受阻,全球油價便會攀升,各國無論油源為何、無論貧富同樣受累。

近年來,能源安全議題增加多個面向,其一是中國等亞洲國家經濟及能源需求快速成長,中國政府似乎認為,只要與蘇丹等國簽定合約,便能確保石油供應無虞,這種商業優先考量不僅造成達佛等外交政策爭議,其實在能源危機時,一紙合約也無法保障中國,最好的方式莫過於將中國及印度納入國際能源總署,並鼓勵中國長期參與全球市場運作。

第二個新面向則是隨著高油價與戰備儲油增加,讓掌控市場的權力轉移至石油生產國,各國國營事業目前所擁有的石油及天然氣資源較民營企業更多,俄國、委內瑞拉等地的國營事業今日不僅因應市場調整,也利用定價權為政治服務。

第三,氣候變遷使能源安全問題更加複雜,愈來愈多科學證據浮現讓人們明瞭,氣候變遷已成為國際重要議題,民眾必須嚴肅面對海平面上升、非洲旱象、颶風加劇等異象,故處理能源安全問題時,應更著重於需求管控,部分民意代表提議以液態煤炭等方式鞏固能源供應,但此舉所排放的二氧化碳較進口石油更高,除非潔淨碳或碳封存技術已臻完美,否則應盡量避免採用液態碳;提高使用效能及節能才是有益能源供應與全球氣候的良方。

但光靠美國或歐盟的努力顯然不足,其他國家也要起身投入,中國與印度當然可利用國內大量煤炭做為能源,然而兩國若無先進技術相輔,將對氣候造成龐大負擔,中國將於今年超越美國,在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排名居冠,該國幾乎每週都有兩座新燃煤電廠啟用,在這個時代,能源安全的關鍵已不再是獨立與否,而是互相依賴。

ORIGINALLY FROM...
"The Changing Face of Energy Security" by Joseph Nye
Taipei Times, August 17, 2007, P.9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August 21, 2007 11:20 AM.

前一篇文章是GVO╳日本╳酷熱生活.

後一篇文章是烏克蘭╳未竟的民主奮鬥.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