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VO] 阿富汗不滿伊朗劇集角色 | Main | [GVO] 俄羅斯意外提名新總理 »

[瓜地馬拉] 總統大選的無奈選擇

瓜地馬拉上回落實民主之時,是在阿班茲Jacobo Arbenz Guzmán)執政期間,但當時一切尚未發展完全,便遭美國中央情報局於1954年6月密謀推翻,此後數十年間,瓜地馬拉歷經種種苦難,包括軍事獨裁、右派組織橫行、大屠殺、長達36年的內戰等,讓數十萬民眾遭謀殺、虐待或失蹤。

1996年12月29日,政府與游擊隊簽署和約,正式結束長年戰爭,但政府的種族歧視心態、軍警濫權、暴力犯罪、人民貧困等情況並未消失,仍持續殘害瓜地馬拉。去年五月,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亞伯(Louise Arbour)便發表聲明,要求瓜國政府關注國內各種問題,包括人權團體受到威脅與暴力、政府投入社會服務資源為中美洲最低、原住民不斷受排擠與歧視、兇殺案件數攀升等,瓜地馬拉的謀殺率在拉丁美洲居冠。

「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指出,人權份子面臨了暴力與威脅,包括「企業界、保全公司、幫派份子、犯罪組織、軍方現役與退伍成員」都要負責。即將卸任的總統柏格Oscar Berger)過去是企業家與大地主,便曾以破壞或焚毀房舍的方式驅離原住民農民,對於原住民抗議極具爭議性的世界銀行礦場開發案,他也動用軍隊鎮壓,外界認為這兩項舉動都違反了1996年的和約。

遺憾的是,9月9日的總統選舉內,卻看不到太多如何改善國家的實質政見,只造成許多人傷亡,選前種種暴力事件累積超過50名候選人、候選人家屬或政治工作者身亡。選舉觀察員葛希亞(Francisco Garcia)於七月向路透社表示:「競選過程中出現伏擊、炸彈攻擊、多人同時身亡等情況,顯示犯罪組織也有意奪取政治權力」,一般認為,毒品走私集團在幕後策動攻擊事件與暗中資助候選人。

在11月4日將舉行的第二輪選舉中,選民只剩下兩個選擇:軍事強人或富商,他們各自代表長期阻礙國家發展的兩大勢力,前企業家柯隆(Alvaro Colom)與前軍事將領沛雷茲(Otto Pérez Molina)在第一輪選舉名列一二,分別獲得28%與24%的選票,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兼原住民運動領袖曼朱(Rigoberta Menchu)得票僅3%,排名第六,結果雖然令人遺憾但不意外,因為瓜地馬拉與玻利維亞不同,鮮有社會運動出現。

沛雷茲資歷豐富,不僅是美洲軍事學校校友,也是瓜地馬拉前軍事情報頭子,因曾參與1996年和約而自稱「和平將軍」,亦曾受美國中情局支持,他的競選標誌是個巨大的拳頭,聲稱要以強硬手段處理造成暴力與犯罪的販毒幫派,甚至向路透社表示,準備動用軍隊巡守街道安全,沛雷茲說:「在脫離安全危機與強化警備之前,我們必須運用軍力。」

根據路透社消息,聯合國一份報告指出,八零年代沛雷茲手下的士兵在瓜地馬拉西部基切省(El Quiche)進行大屠殺,據說1984年法官遭暗殺事件中,他也參與其中。

另一位總統參選人柯隆過去曾兩度參選,向來自稱為「工廠教父」,他的言論較沛雷茲溫和,希望透過教育、醫療照顧與社會支出遏止犯罪與暴力,兩者相較,似乎柯隆對選民吸引力較大,然而他所象徵的社會群體,卻是「政壇的自利政客」,以及「國際資本支持的舊有富商」,形象與現任總統柏格差不多。根據「卡特中心」(Carter Center)的資料,柯隆在2003年選舉中獲得非法政治獻金,而他則拒絕公布競選陣營的資金往來。

到頭來,瓜地馬拉選民只有兩種選擇,一是接受市場的「無形大腳」壓下,一是承擔軍方的「鐵腕」統治,除此之外,我們也期望瓜國社會由下而上發展出大規模的社會運動,瓜地馬拉若要衝破政府與國際企業造成種族主義、暴力與政治黑幕,這或許是唯一的機會。

ORIGINALLY FROM…
"Back to the Future in the Guatemalan Elections" by Cyril Mychalejko
http://www.zmag.org/content/showarticle.cfm?SectionID=20&ItemID=13776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September 17, 2007 9:17 AM.

前一篇文章是[GVO] 阿富汗不滿伊朗劇集角色.

後一篇文章是[GVO] 俄羅斯意外提名新總理.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