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VO] 俄羅斯可再生能源會議 | Main | [GVO] 肯亞用部落格報導大選 »

[秘魯] 藤森返國,政壇掀波

歷經近七年流亡,秘魯前總統藤森(Alberto Kenyo Fujimori)於9月22日回到國內,立刻遭到收押,他於1990年至2000年擔任總統,而後逃往日本,自2005年便待在智利,去年還曾企圖再度參選智利總統不成,最終仍究無法說服智利最高法院,於今年引渡回國。

藤森現在面臨在位時貪污與侵害人權等多項罪名,司法程序預計於一個月左右啟動,但判決為何還得等上一段時間。他在2000年11月突然飛離秘魯,至日本居住五年後遷至智利,因為藤森擁有秘魯與日本雙重國籍,才獲東京政府許可居留,但他一抵智利境內便遭逮捕,引渡與否的問題也吸引全球注目。

引渡一事之所以延宕許久,一部分是因為類似情況鮮見於拉丁美洲,另一方面是秘魯國內政治局勢亦相當複雜,過去確有拉美知名政治人物遭遣送回國的往例,例如巴西便將玻利維亞前獨裁者梅薩(Luis García Meza)送回母國,至今仍在監獄內服刑;智利前獨裁者皮諾契(Augusto Pinochet)於1998年10月在倫敦被捕後,也在1990年3月送返智利。不過這只是少數成功個案,目前還有幾位拉美前領導人也遠居國外,並遭母國以不同罪名通緝,相信藤森的案例必然讓他們感到不安。

秘魯人權團體十分樂見藤森遭送回國,指稱他在執政期間多次違反人權,九零年代曾在藤森政府下吃虧的政治人物也相當欣喜,當時掌控政府的高層人士如今陸續押入大牢,除了藤森之外,還包括情報頭子蒙特西諾(Vladimiro Montesinos)及軍方領導人厄莫沙(Nicolas Hermoza)。

藤森於2000年二度連任成功後半年,便因總統選舉過程弊案頻傳而逃離秘魯,蒙特西諾轉往委內瑞拉尋求庇護,但遭逮捕後遣返至國,高層一哄而散的主因,在於蒙特西諾賄賂政治人物與意見領袖支持藤森的影帶曝光,在電視上播出,知名公眾人物在影片中收取大筆鈔票,對秘魯民眾造成巨大衝擊。

儘管貪污醜聞與迫害社會事證明確,藤森的功過在祕魯仍有極大爭議,許多支持者認為他讓秘魯免於經濟及政治崩潰,1985年至1990年執政的賈西亞(Alan García)留下超通膨的爛攤子,藤森則在跨國銀行的協助下穩定局勢,並帶動經濟復甦,大幅提高原來低落的生活水準。

藤森亦成功擊潰毛派叛軍團體「光明之路」(Shining Path),終結12年共7萬人喪生的暴力史,秘魯警方也幸運於1992年一次攻堅行動中,捕獲叛軍首領古斯曼(Abimael Guzmán),讓無頭蒼蠅般的叛軍分崩離析。

由於藤森帶領秘魯經濟與政治回歸正軌,讓許多選民支持他在1992年關閉國會、修改憲法,讓他能夠於1995年爭取總統連任,選舉大勝也反映出他當時深得民心,軍方與企業界對藤森也深具信心,他在右派陣營也頗受歡迎。

但五年後,情勢卻大為改觀,藤森突然失勢也讓秘魯政壇大轉彎,接任的托雷多(Alejandro Toledo)政府要求國際刑警發出藤森逮捕令,並屢屢要求日本將他引渡回國,不過因為藤森擁有雙重國籍,秘魯與日本之間又無引渡協議,使藤森在日本安居無恙。目前控訴藤森的主要罪名,除了多起貪腐醜聞之外,還涉及1992年兩項人權侵害案件,其一造成16人死亡,其二讓9名學生與1名大學教授命喪黃泉。

2005年藤森自己決定從日本搬至智利,顯然打算為2006年4月的秘魯總統大選下賭注,也開始了引渡協商,經過數次漫長聽證會,智利最高法院最終決定配合秘魯政府要求,讓藤森回國面對司法正義,不過依據引渡協議,只能審理目前已進入司法程序的訴訟案。

反對藤森的群眾聽聞智利裁決歡迎鼓舞,但對於曾於八零年代擔任總統、今日再度執政的賈西亞而言,藤森返國將形成多項嚴重問題,第一項是政治問題,賈西亞去年總統大選中只是險勝,執政黨在國會亦非多數,目前必須與右派政黨「國家團結黨」及親藤森的「未來聯盟」合作,才能確保法案順利通過,然而「未來聯盟」非常堅持要釋放藤森,讓政府陷入兩難與僵局。

若執政黨無法再與「未來聯盟」攜手,勢必得尋找其他合作伙伴,但選擇實在有限,或許可以試著與左派民粹主義人士烏馬拉(Ollanta Humala)洽談,不過烏馬拉是賈西亞去年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擊敗的對手,且烏馬拉的政黨是國會最大黨,與現任政府親商立場大相逕庭。

賈西亞在藤森返國後將面臨的第二項問題,在於他自己過往執政記錄不佳,外界認為1985年至1990年賈西亞政府任內,是秘魯近代史上最貪腐的時期,賈西亞在1992年也幾乎遭國會以貪腐罪彈劾,未來當有關藤森的貪污聽證會登場時,將讓民眾再度想起賈西亞過往的惡行。

除此之外,賈西亞的人權記錄同樣黯淡,他仍可能因執政時期的虐囚殺人案件而遭起訴,秘魯真相和解委員會於2003年發表報告指出,賈西亞先前五年執政時間的死亡人數高於藤森十年掌權光陰,批評者指稱,賈西亞涉及史上多項屠殺事件,包括1985年及1988年的安地斯山區屠殺,據批評者控訴,他也涉及1986年三座監獄人犯大規模死亡事件。

第三項問題與司法及政治相關,賈西亞強調藤森案完全是司法事件,盡可能淡化其政治意涵,但不論判決結果為何,均讓人再度關注秘魯司法制度的缺失,該國司法體系在藤森時期沾染眾多政治色彩,法官獨立裁決空間受行政體系嚴重壓縮,托雷多政府曾試圖改革未果,賈西亞同樣承諾要改造司法,但目前並無太多實際作為。

第四項問題在於,藤森回國後恐將模糊政務焦點,倘若審判曠日費時的影響更大,賈西亞一直希望掌控政局,但藤森案將使社會輿論分裂,畢竟他在秘魯社會仍擁有一定程度的支持,從藤森女兒敬子在2006年國會選舉中,共囊括50萬選票可見一斑,不僅在全國居冠,也象徵眾人仍支持藤森這塊「政治招牌」。

藤森從未隱藏重登秘魯政壇的企圖,若法院最終宣判藤森無罪,他也許便有機會實現想法,縱然獲判有罪,他也會成為許多選民心中的烈士,無論如何,這位秘魯前總統在政壇上都仍有其地位與角色。

ORIGINALLY FROM…
"Alberto Fujimori's Return: A Political Timebomb" by John Crabtree
http://www.opendemocracy.net/article/democracy_power/politics_protest/Peru_political_timebomb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October 2, 2007 2:02 AM.

前一篇文章是[GVO] 俄羅斯可再生能源會議.

後一篇文章是[GVO] 肯亞用部落格報導大選.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