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能源] 美國能源獨立的務實作為 | Main | [GVO] 瓜地馬拉移民的思鄉情懷 »

[阿根廷] 夫婦接棒擔任總統

眾人都預期在10月28日總統大選後,參議員克莉汀娜(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會成為阿根廷史上首位女總統,但大家頗意外她在第一輪選舉中,便跨越得票領先對手10%以上的確定當選門檻,此次共14名候選人角逐,克莉汀娜得票率為45%,領先居次者逾20%,

選舉結果底定,但這讓我們對新總統和2007年的阿根廷有何了解?

首先或許該打破,由「阿根廷」、「女性」與「政治」等詞彙所組成的迷思,常有人將克莉汀娜與裴隆夫人「艾維塔」(Eva Perón "Evita")相提並論,但艾維塔並非政治人物,而是個熟悉貧困為何物的天生民粹主義者,並深受貧民支持。確實,若不是因為阿根廷軍方的男性至上文化,艾維塔很可能在1951年便與丈夫共同競選總統,結果裴隆(Juan Perón)在艾維塔死後的續弦伊莎貝(Isabel Martínez),成為裴隆在1974年參選時的副總統候選人,裴隆於當選後過世,便由伊莎貝繼任總統,雖然阿根廷歷經諸多無能政府,但伊莎貝政權或許為最。

外界也常將克莉汀娜與美國參議員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相較,不過克莉汀娜是由身為現任總統的丈夫庫奇納(Néstor Kirchner)點名參選,而希拉蕊尚未獲民主黨提名,過去兩年就得巡迴美國各處,宣揚與闡述她的理念與國內外政策方向。反觀庫奇納自今年四月表明不連任,希望由妻子接任總統以來,克莉汀娜幾乎沒有任何競選活動,直至選前三週,克莉汀娜大多在國外穿梭,她強調要「將阿根廷置入世界舞台」,這項沒有實質內容的政策讓她先後前往西班牙、奧地利、德國、墨西哥與美國,卻未提出任何外交政策方針,不過也讓她避開國內的檢視與質疑。

要特別點出的是,其他13位總統候選人都未經過黨內初選程序,這是阿根廷政壇今日真正的問題:2001年底爆發的政治代議危機,打亂既有政黨政治結構,至今仍未平息。過去半世紀來,裴隆黨(Partido Justicialista)與激進黨(Unión Civica Radical)共囊括86%的選票,但今日激進黨徒具黨名而無政治權力,裴隆黨手握權力但無政黨架構,雖然此次選舉共有三名候選人出身裴隆黨,但均未背負裴隆黨籍。

雖然現在不需要進行第二輪選舉,20%的得票差距也確實顯著,但若細細觀察各選區得票結果,便能看出其中的差異,全國23省加上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共24個選區,在中產階級與無數失業貧民居住的主要都會區內,克莉汀娜得票均非居冠,尤其她也在人口占全國37%的首都敗陣,這也反映在選前民調中,在教育水準愈低的族群裡,她的支持度愈高,對於自認是知識份子的克莉汀娜而言,恐怕會相當意外。

過去半年來,庫奇納在都會區的聲望因種種施政問題不斷下滑,包括貪污醜聞尚未解決、社會治安大不如前、批評媒體企圖顛覆政府、失業工人團體(piqueteros)截斷道路與跨國橋樑的交通,拒絕承認通貨膨脹問題,甚至撤換國家統計局首長,只為確保通貨膨脹數據為較合理的9%,低於獨立分析機構所預估的12%。

克莉汀娜可能不會太樂意,將勝選歸功於現任副總統希利(Daniel Scioli),希利今年也勝選兼任布宜諾斯艾利斯民選市長,選票數甚至超過克莉汀娜在總統選舉的得票,過去希利在庫奇納夫妻之下,幾乎是個隱形的副總統,克莉汀娜甚至曾在希利任主席的參議院內,指控希利煽動媒體對抗她。

雖然庫奇納努力想找到其他首都市長選戰的必勝人選,希利仍是唯一選擇,希利在1997年受前總統曼寧(Carlos Menem)說服成為國會議員,由體壇轉換跑道至政壇,他的溫和特質正好與庫奇納的粗魯強勢形成強烈對比。

雖然克莉汀娜在都會區選戰失利,她在裴隆黨的傳統票倉偏遠省分仍大勝,每省人口大約不到50萬人,不過當地裴隆黨籍省長仍動用大量行政資源助選,形成牢不可破的網絡。

人們對新政府究竟能有何期待?至少執政風格大不同,克莉汀娜熱愛旅行,而庫奇納厭惡出訪;前者喜好他人陪伴,而後者傾向獨行;前者在勝選時向「全體阿根廷民眾」發表演說,後者鮮少訴求全體人民,不過兩人的獨裁、自負與不容異見特質則同樣引來兩極評價。

如果這代表執政將不順遂,至少制度上還有一點對新當選的克莉汀娜有利,執政黨在上下議院都掌握三分之二的多數席次,代表總統施政不會受到在野黨阻攔,不過另一點值得擔心的是,許多司法體系職缺尚未提名完畢,將全部交由新政府任免,正如一名參議員所言,未來克莉汀娜將議員視為「家庭幫傭」的情況可能成為常態。

經濟前景亦令人憂心,由於國際情勢好轉(如美元匯率低、利率低、商品價格高),再加上政策刺激需求,讓阿根廷於2001年脫離嚴重經濟危機,不過九零年代的投資產能已達上限,也無更新或成長跡象,通貨膨脹確實是一威脅,不僅使經濟過熱,通膨率每提高1%,就代表50萬人跌落貧窮線(poverty line)之下,克莉汀娜能創造有利企業的環境吸引外資嗎?她能否與「巴黎俱樂部」(Paris Club)達成債務協議,讓投資願意進駐呢?跡象顯示她有意朝此方向前進,但她卻又與庫奇納同樣認為,阿根廷沒有通貨膨脹問題,並強調她希望重新實施過往失敗的「物價與所得政策」。

克莉汀娜競選時拒絕參加辯論會,完全利用政府資源打選戰,包括使用總統專機與政府基金等,這些都是違法行為,其中幾項也可能惹上官司,庫奇納夫婦倆同樣厭惡媒體,程度遠超過一般政治人物避免面對尷尬問題的情況。庫奇納長期以行政命令執政,規避國會監督,也忽視憲法保障的制衡機制;未來執政時,克莉汀娜所面對的國會也可能唯命是從,迅速完成政府立法要求,1999年至2001年克莉汀娜是在野黨參議員,擔任參議院憲法事務委員會主席時大力推動資訊法,但未來她擔任總統,很可能會將這項法案緊緊鎖在抽屜中。

12月10日總統就職典禮上,將出現難得一見的景象,丈夫將藍白雙色的阿根廷總統飾帶交給妻子,不過庫奇納也可能將國政問題一併交給克莉汀娜,自此至2011年間,克莉汀娜是否擁有必要的執政能力,現在還言之過早。

ORIGINALLY FROM...
"Argentina's New President: Kirchner after Kirchner" by Celia Szusterman
http://www.opendemocracy.net/article/democracy_power/argentina_kirchner_after_kirchner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November 2, 2007 11:56 AM.

前一篇文章是[能源] 美國能源獨立的務實作為.

後一篇文章是[GVO] 瓜地馬拉移民的思鄉情懷.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