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秘魯] 武裝游擊隊勢力又起 | Main | [GVO] 日本薄酒萊風潮不再? »

[澳洲] 大選帶動的改變因子

澳洲已於11月24日舉行國會大選,將執政長達11年的霍華德(John Howard)自由黨政府趕下台,改由陸克文(Kevin Rudd)領導的工黨主政,霍華德的任期在澳洲史上高居第二,不過他也是史上第二位在自己選區內敗選的現任總理,前次則是1929年的總理布魯斯(Stanley Melbourne Bruce),而這更是史上第一次,無論聯邦或各省政府均由工黨執政。

自2006年12月陸克文接任黨魁以來,民調始終顯示工黨領先,但許多政府官員與專家仍不相信政權即將輪替,因為過往澳洲政府變動並不頻繁,二次大戰結束後至今共有25場國會選舉,此次只是第六度輪替,不過這回兩大黨席次差距達32席,得票率也相差4%以上。除此之外,澳洲經濟已連續16年成長,雖然民調中工黨支持度較高,但輿論對政府並未強烈不滿,而且霍華德過往選戰記錄輝煌,讓許多人原本仍認為自由黨連任有望。

霍華德過去四度勝選,更是澳洲史上首位讓執政黨在國會席次優勢連續兩度擴張的總理,1996年他帶領自由黨大勝,但1998年卻因課徵商品服務稅而只是險勝,到了2001年初時,由於自由黨民調遠遠落後工黨,讓許多政治評論員認為他的政治生命即將告終,不過他仍帶領自由黨獲勝。

雖然霍華德三連任成功,但反對者對他的印象卻每下愈況,認為他利用低劣手段贏得選舉,除了民粹主義言論之外,霍華德也以強硬態度處理海上難民問題,藉此獲得勝選,2001年8月,載有400名尋求政治庇護者的船隻在海下沉沒,挪威籍貨輪搶救生還者後,打算停靠澳洲,但霍華德打破往例與常規,拒絕船隻入港;同年發生911事件,政治氣氛丕變,霍華德也從瀕臨敗選轉為大勝。

接連敗選也讓工黨氣勢更加低迷,黨魁屢屢換人也挽不回頹勢,2004年選戰民調中,工黨原本還小贏自由黨一些,但最後卻一敗塗地,讓霍華德不僅鞏固國會多數,連根據政黨比例代表制的參議院也由自由黨過半,這也是1977年以來首先。

但2004年勝選卻也為霍華德種下今年的敗因,由於掌控兩院國會多數,他能恣意推行各項政策,毋需與任何政黨妥協,包括政策走向與執政風格都出現轉變,因此今年選舉中,工黨文宣與競選演說都再三批評政府自大且遠離民意。

其中最引人注目者,莫過於政府立法改變政商關係,彷彿重回19世紀,要瓦解工會各項權力,這一直是霍華德長久企圖,也認為這是他任內最後一項重大改革,然而此舉引發工會強烈反彈,民調也反映輿論相當不滿,政府為緩和社會情緒推出統一公平測試,但這項政策不僅不成功,還比舊制更加麻煩,每份個人合約都得經過檢查。

為降低社會不滿對選情的後座力,霍華德想盡辦法延後宣布選舉日期,還將法定選舉期間從平常的五週延長為六週,原因有二,第一,他在民調大幅落後,希望選前能出現轉圜;第二,他相信只要陸克文與工黨受到愈多注目,便更有機會失言讓政府反擊,讓選民對在野黨失去信心,畢竟這項策略過去屢試不爽。

但此次延後選舉的招數卻反而讓政府失利,澳洲儲備銀行每月會議正好在競選中途召開,會後決定將利率再度調升一碼,這是2004年大選後連續第六度升息,也是首度於競選期間升息,雖然此舉展現央行獨立運作,但也打破霍華德於2004年大選維持低利率的政見,不過政府仍希望扭轉局勢,強調澳洲未來將進入波動更頻繁的時期,故絕不能冒險讓無經驗的新手與反資方工會人士把持經濟。

後來選舉進入最後一週,又出現另一事件重創政府,有人以相機拍下,雪梨西區的自由黨陣營在街頭散發不實文宣,指稱工黨若是執政,將支持犯下印尼峇里島恐怖攻擊的兇手,雖然在競爭激烈的政壇,造假宣傳時有所聞,但這是破天荒出現證人與證明俱全情況,就連向來支持霍華德的《每日電訊報》,也以頭版頭條消息與圖片抨擊政府,許多人也認為,此事讓自由黨斷送連任最後機會。

雖然選戰有高有低,攻詰批評時而有之,但這些都不是造成最後選舉結果的關鍵,工黨清楚自己居於領先,若無意外,自然會勝選,這是一場眾人幾可預知結果的賽事,勝利在望的在野黨對上四面楚歌的執政黨,但政府仍舊強調改革政績卓越,不能輕易將執政權拱手讓給計畫草率又無能的反對者。

更何況領先政黨與落後政黨之間,競選策略也不同,落後者必須改變整個局勢與氛圍,而前者只需要擔心別激怒潛在支持者,霍華德在1996年的選戰便成功運用此項戰術得勝,到了今年的選戰,陸克文也起而效尤,只要霍華德開出任何政見支票,陸克文都承諾比照辦理。

現任者也不斷背負要求政黨輪替的壓力,霍華德已68歲,雖然仍精力旺盛,但似乎與澳洲日益重要的寬頻、兒童照顧、全球暖化議題十分遙遠,而且身為霍華德接班人的柯斯提羅(Peter Costello)民調支持度不高,與霍華德又關係緊張,工黨則不斷呼籲霍華德該退休了。

除此之外,陸克文不斷強調自己的現代色彩濃厚,能夠掌握新世代的需求與挑戰,他出身貧寒,靠著自己奮鬥努力向上,深知資訊時代的特色,也努力推廣所謂的教育革命,他認為自己能在國際舞台上代表澳洲,不受美國影響而獨立思考運作,又精通中文,得以掌舵澳洲在亞太地區的未來。

霍華德於1996年首次當選總理時,希望澳洲人民生活感到舒適悠閒,陸克文應不太可能做出類似承諾,有些人認為,工黨總是因希望而勝,自由黨則是因恐懼而勝,另一種說法是,工黨總是背負著人民諸多期望上台,在教育、衛生、福利、基礎建設及環境方面皆有所作為。

今日情況與過往不同,無論此刻的經濟穩定未來能否持續,澳洲政壇已有共識,認為必須處全球暖化問題,不過政治人物似乎尚未完全清楚,這項議題背後的挑戰有多麼巨大。

ORIGINALLY FROM…
"Australia's Election: Ingredients of Change" by Rod Tiffen
http://www.opendemocracy.net/article/globalisation/institutions_government/australia_election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December 2, 2007 1:59 AM.

前一篇文章是[秘魯] 武裝游擊隊勢力又起.

後一篇文章是[GVO] 日本薄酒萊風潮不再?.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