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義大利] 高齡政治人物趨勢不變 | Main | [GVO] 印度裔群眾要求馬來西亞平權 »

[孟加拉] 微型信貸的幽黯之處

過去二、三十年間,孟加拉鄉村社會歷經相當複雜的發展變化,其中非政府組織、微型信貸機構與服飾業已成為鄉村女性改變生活的主要管道,透過就業或微型信貸,女性獲得更多財務獨立的機會,外界也認為這是女性地位改善與女性獲得權力的主要指標。

但有一項疑問並未解決,若這些正面轉型讓女性握有更多權力,為何女性地位並未如預期提升,為何大筆嫁粧制度仍在,為何家暴也並未減少?實際情況甚至每況愈下,嫁粧金額與家暴事件均逐年攀升。

包括許多女性、女性團體與非政府組織都持續對抗這些問題,但許多男方家庭仍堅持新娘必須帶著諸多嫁粧陪嫁,尤其在婚後開始幾年,若新娘無法持續為男方家庭帶來更多嫁粧,便很可能面臨各種生理及心理暴力。

若欲了解嫁粧在孟加拉社會的問題,便必須先研究這項產物背後的思維,嫁粧在孟加拉其實是種相對晚近的現象,出現於六零年代末孟加拉經濟轉型至資本主義,造成經濟需求與社會價值體系的斷裂。

這種轉型造成男性地位穩固,女性地位崩解,原因在於社會造成之適婚婦女供過於求,而且女性行動擁有更多自由後,社會上對於女性貞潔的觀念也受到威脅,致使對於許多有兒子的家庭而言,嫁粧便成為重要資產收入來源。

在孟加拉文化中,認為女性必須走入婚姻,並且依附在丈夫之下,造成嫁粧等對於女性的負面發展,無論在經濟、道德或經濟上,社會都認為女性必須依附在自身或另一個家族的男性之下,在此種觀念之下,未婚女性會對家族榮譽造成重大威脅,使家庭都希望女兒進入青春期後,能夠愈早嫁人愈好,讓女性結婚年齡不斷下滑,社會上女多男少的情況更加嚴重,因為男性並無婚姻壓力,一般而言結婚年齡較晚,嫁粧金額也再度增加,相對於男性,女性在經濟、文化、倫理上更加弱勢。

孟加拉政府於1980年宣布要求嫁粧為違法行為,但就像當地許多法律一樣,對社會規範形同具文,面對對方要求大筆嫁粧,多數家庭不願採取法律行動,擔心因此找不到新郎,鄰里民眾也認為,若其中一戶家庭訴諸法律,未來同個村落裡的女兒便再也找不到伴侶,儘管部分村落裡都有熟知法律的人士,貧民家庭只有在女兒因婚後屢次遭家暴與多次被索討嫁粧不成離婚後,才可能尋求法律援助,在談親事期間若提及嫁粧,從來就沒有人因此報案。

當筆者為進行研究,詢問諸多孟加拉貧窮女性,她們所面臨的最大問題為何時,幾乎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回答:「嫁粧」,而在家暴方面,許多女性經驗都是因為雙親無法負擔丈夫家庭多次要求大筆嫁粧,故遭到夫家毆打虐待。

對今日孟加拉家庭而言,嫁粧已是極為重要的一項收入來源,不僅是在成親之前,許多家庭在婚後,仍不斷要求新娘回家帶來更多嫁粧,若女方雙親無法負擔或不從,新娘便可能遭遇家暴或離婚的命運。

筆者所採訪的其中一名女性名叫羅莎娜(Ruksana),她是一戶貧窮家庭四姐妹中的老二,她嫁給親烕時,雙親付出80000孟加拉塔卡為嫁粧(約為新台幣37680元),婚後她的婆婆虐待她,要求羅莎娜的娘家再拿出一輛腳踏車、珠寶和30000塔卡(約合新台幣14130元),羅莎娜的母親向鄉村銀行(Grameen Bank)借款7000塔卡(約合新台幣3297元),買了腳踏車與幾副耳環,希望女兒的婆婆能善待她,但婆家每次只要求更多錢,羅莎娜明白雙親經濟負擔很重,不願將婆婆的要求轉告娘家,最後卻在受騙的情況下簽署離婚協議書,被迫送回娘家,重新與同一位丈夫再安排一次婚事。

換言之,微型信貸助長了索取嫁粧的風氣,雖然多數情況下,微型信貸確實在許多方面幫助了許多鄉村民眾,但也對女性團結形成負面影響,並致使嫁粧金額與日俱增,男方家庭意識到女方家庭出現取得金錢的新管道,諸如鄉村銀行、孟加拉鄉村發展委員會、非政府組織等,筆者常聽聞已婚婦女被夫家送回娘家,說服雙親與非政府組織借貸幫助丈夫投資,包括購買人力車、貨車、雜貨店、灌溉幫浦等。

雖然理論上,微型信貸機構並不放款給民眾付嫁粧,但實際上銀行基層員工都很清楚,多數鄉村家庭都是倚賴微型信貸做為嫁粧。女性團體也認為這種現象非常棘手而且充滿政治性,難以直接處理。

儘管孟加拉社會存在諸多結構性的限制,筆者仍相信有辦法能遏止嫁粧索討現象,筆者也曾向非政府組織CARE提出多項建言,包括女權團體攜手合作,共同對抗嫁粧、男性獨有遺產權與家暴;依循孟加拉鄉發展委員會(BRAC)的模式,發展大規模的鄉村法律扶助服務;與宗教團體與領袖合作;善用媒體、教育機構等角色,改善女性在社會上的刻板印象等。

另一項關鍵在於,我們不能將家暴與嫁粧責任全都歸咎於貧困男性身上,因為造成嫁粧日益普遍與性別偏見的主嫌,其實是中產階級家庭,他們不斷將女性留在家中,以維持她們的貞潔與家族名譽,並透過舖張大筆嫁粧,希望提升自己的社會地位。

中產階級女性也同樣因社會地位階層而得益,她們為兒子要求親家付出嫁粧,也為女兒拿出大筆嫁粧,還樍極利用各種手段維護自己的相對優越地位,她們反而是較不願意反對嫁粧制度的一群人,當中產階級是社會整體的道德仲裁者,又將嫁粧形象視為理所當然,貧困鄉村家庭的處境自然難以改變。

為扭轉中產階級的態度,採取分進合擊的策略或許有效,短期而言,年輕的中產階級或許曾負笈海外後回國,可以做為觀念宣傳革新的首要目標,他們通常較願意挑戰傳統家庭價值,例如以自由戀愛結婚,而不論嫁粧多寡。

女性團體之間也必須加強對話管道,尤其是法律扶助組織與宗教領袖之間的交流,筆者相信政府、女性團體、宗教領袖、大型非政府組織與民間社會整體,必能集結成一股政治意志與力量,而宗教領袖也能有效影響嫁粧及家暴議題,過往已有前例,近年來,宗教領袖便在短時間內,成功在諸多鄉村地區推廣使用避孕措施。

當然,要解決孟加拉社會各種問題,教育也常是眾人推薦的方式,筆者亦有同感,但並非倚賴死記硬背,而是多多教育年輕世代,讓他們能及早開始質疑性別等社會各種階級結構問題。

ORIGINALLY FROM...
"The Dark Side of Micro-Credit" by Santi Rozario
http://www.opendemocracy.net/article/5050/16_days/dowry_microcredit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December 15, 2007 9:52 PM.

前一篇文章是[義大利] 高齡政治人物趨勢不變.

後一篇文章是[GVO] 印度裔群眾要求馬來西亞平權.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