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VO] 反對馬來西亞選委會主席 | Main | [GVO] 日本新年意義之變 »

[肯亞] 南非制度的他山之石

肯亞近來的政局缺失,恰好突顯出南非的政治成就,肯亞大選後的政治悲劇一方面方面當地政治秩序的囿限,但也讓人再次反思南非廢止種族隔離後,於1994年首度順利舉行選舉的意義,尤其此刻祖瑪(Jacob Zuma)剛當選南非執政黨「非洲民族議會」(ANC)黨魁,很可能於2009年代表該黨問鼎總統。

多數媒體分析人士認為,肯亞選後動亂源自於種族長久對立,而12月27日的選舉儼然是場種族普查,如此看來,肯亞距爆發種族屠殺似乎僅幾步之遙。雖然種族因素確實在肯亞政壇十分重要,但外界必須了解,是因為當地後殖民時期的政局變化,造就種族之間的敵意,也使朝野政治人物擁有從中操弄的空間。

肯亞種族的分布、移動與迫遷,大大影響他們擁有土地、財富與機會的權力,尤其以吉庫猶人(KiKuyu)占據中部富裕地區衝擊最大,但局勢尚未底定,由於肯亞國內種族與族群數超過四十,政治人物唯有組織多種族聯盟才可能執政。

多年來情勢不斷變化,拿前執政黨「肯亞非洲國民聯盟」(Kanu)為例,過往由柯亞塔(Jomo Kenyatta)主政時代表吉庫猶人的利益,到了莫伊(Daniel arap Moi)執政時期改為卡蘭津人(Kalenjin)發聲;而過去由吉巴基(Mwai Kibaki)領導的「國家團結黨」(PNU)則企圖結合兩派勢力,歐汀加(Raila Odinga)率領的「橘色民主運動」(ODM)希望表達盧奧人(Luo)及其他民族的立場,將過往主控政局的勢力趕下台。

但肯亞政壇的複雜因子還不僅止於此,1963年獨立後,肯亞經濟主控於屯墾者與跨國企業手中,在去殖民過程內,吉庫猶人因為原就佔有最富庶的區域,順勢成為掌握多數土地的菁英階級,但金融與營商環境仍多由白人、印度人與外國企業把持,於是逐漸崛起的非洲政治人物轉而利用國家機器打入商界,合法手段稱為「非洲化」,要求資產回歸非洲人手中,非法手段則以大規模貪污為多,政治因而變成各種族菁英競逐的賽局,相互合縱連橫以爭奪國家權力。

這場危險遊戲也歸因於其他後殖民時代的現象,尤其是英國殖民時代所遺留下的單一選區相對多數選制,相當強制種族地域的特質,變相鼓勵政治人物只為選區內的多數族群發言。

英式首相概念也留在獨立後的肯亞,但在沒有其他英式民主架構的配合下,讓肯亞形成總統高度中央集權的行政體系,特別是在憲法修正案通過之後,總統由人民直選,進一步強化行政機構的職能,故儘管在野黨在國會大選贏得穩定過半席次,總統吉巴基仍能輕易干預2007年12月的總統選舉。

肯亞大選前幾天,南非林波波大學則出現形式極為不同的人民革命,執政的「非洲民族議會」於12月16日至20日舉行第52屆黨大會,主要議題為遴選黨魁(也是可能代表黨參加2009總統大選的人選),主要競爭者為現任總統姆貝基(Thabo Mbeki)和祖瑪。

經過黨代表投票,祖瑪以2329票對1505票打敗姆貝基,然而在不久之前,還有許多評論家警告祖瑪猶如一場海嘯,將摧毀南非民主文明,前後對照改變極大,雖然祖瑪當選後,各界反應不一,許多人認為他沒有資格擔任未來的總統,但整體而言平靜接受結果,這種社會氛圍背後有五項因素。

第一,非洲民族議會已擺脫解放運動者的陋習,不再強調是由政治菁英領導,換言之,祖瑪上台代表人民力量超越既有政黨領袖,其中所要傳達的訊息十分明確:南非不是辛巴威。第二,黨員明白阻擋姆貝基總統三連任黨魁的愚蠢企圖,不僅確立了領袖任期限制,也斷然拒絕非洲普遍的強人政治。

第三,該黨已意識到,未來的領導人必須落實符合南非多數人民利益的政策,雖然使黨政界線變得模糊,但至少雙方處於良性競合的關係。第四,該黨全國執委員會決定由國會議員出任總統候選人,之後也經會議決定人選確為祖瑪,這代表國會力量高於行政體系,若現任總統姆貝基在剩下幾個月的任期中,仍企圖獨立行使職權,完全不與其他部門協商,勢必會付出代價。

第五,雖然許多人質疑非洲民族議會,不該由面對貪污官司的人出任黨魁,這或許也是鞏固民主憲政的現象,雖然社會很多人抗議這起官司是政治事件,但他如果能按照出庭,將代表法治及於全國權力最高位者。

當然,南非也並不是一切都如此美好,祖瑪的司法案件可能引發支持者激怒祖魯人(Zulu),但相較於肯亞,南非種族政治化的傾向較低,這與南非國內的局勢以及祖瑪本身有關,共有三個主要面向:

第一,祖瑪成功當選黨主席後,若法院在貪污官司中,將他形塑為處處妥協、毫無希望的政治人物,他的支持者很可能會快速流失,重點在於,人民所支持的不只是祖瑪個人,而是他背後所代表的計畫,若司法案件局勢對祖瑪不利,多數擁護者很可能倒向該黨副主席莫特蘭德(Kgalema Motlanthe)。

第二,南非與肯亞不同,國會選舉捨棄原有的相對多數制,改為比例代表制,優點在於能夠反映種族比例、降低種族動員,各政黨若為吸引多元選民,便會避免訴諸種族。當然,比例代表制會使國會議員效忠黨的程度高於選民,不過南非也在考慮根據2002年選舉改革委員會的建議,修正為複數選區的混合制。

第三,南非總統並非人民直選,雖然代表總統形同由「非洲民族議會」全國執委會遴選,但全國執委會也必須透過該黨在國會內的多數席次,而且未來也不保證國會議員會完全依據執委會意志行事。

相對而言,肯亞等國的總統人民直選方式,會強化行政、弱化立法,所有總統候選人也全都是由黨機器遴選產生,反觀南非真正需要的制度,是「非洲民族議會」公開內部選舉程序,供廣泛政治參與及公眾監督,若再度反思,這或許正是祖瑪當選所帶來的意義,未來該黨任何領導人都不能將人民的支持視為理所當然。

以上現象都顯示,肯亞由於總統抗拒大規模憲改引發目前的震盪,不過隨著一切平息,肯亞還有許多方面可向南非學習,例如參考比例代表制的優勢,以及必須尊重國會的總統制等。

ORIGINALLY FROM…
"South African Lessons for Kenya" by Roger Southall
http://www.opendemocracy.net/article/democracy_power/south_african_lessons_kenya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January 11, 2008 10:42 AM.

前一篇文章是[GVO] 反對馬來西亞選委會主席.

後一篇文章是[GVO] 日本新年意義之變.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