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歐盟前進印度的機會與障礙 | Main | [GVO] 埃及體育選手的政治觀點 »

義大利再臨政治危機

此刻,正是義大利政壇的絕望時刻,國會的喧鬧與混亂局面,導致總理普洛迪(Romano Prodi)領導的中間偏左政府於1月24日垮台,讓全國再度陷入一陣迷霧,政府最末期所出現的氛圍極糟,混雜著惡言相向、幸災樂禍與交相指責等情緒,充分顯露出政治人物毫不了解一般民眾的感受,難怪專家將義大利政治類比為那不勒斯(Naples)街道堆積如山的垃圾,這不只是義大利「另一場」政治危機而已,這是整個體制的弊病。

此次政府之所以分崩離析,起因於隸屬小黨「歐洲民主聯盟黨」(Udeur)的司法部長馬斯特拉(Clemente Mastella)宣布辭職,外界普遍認為,義大利原本亟需的經濟與政治全面改革,此刻更陷入危機,普洛迪於2006年4月大選後成立的聯合政府過於笨重,致使毫無效率可言,雖然在減少公債、降低失業率、打擊逃漏稅頗有進展,也獲得歐盟盟國及工商領袖支持,但深受政治僵局所苦,內鬥也使小黨能為私人利益操控政治議題。

這場政治風暴目前最可能出現的結果,便是再度舉行大選,由身為媒體大亨的前總理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回任,為了避免此景再現,義大利總統拿塔利波諾(Giorgio Napolitano)已出面,試圖掌握力挽狂瀾的最後機會,讓義大利續行改革,他委託參議院議長馬里尼(Franco Marini)組織臨時跨黨派內閣,希望協調產生新選制。

現有選制是貝魯斯柯尼於2006年卸任前的「傑作」,並不受多數選民青睞,這個制度讓小黨擁有過多權力,使國會近乎癱瘓,例如普洛迪所領導的政黨在參議院僅得過半加一的席次,不得不向其他小黨妥協,先前企圖改革制度均以失敗收場,但現在馬里尼卻得在兩週內完成過往20個月無法達成之事,一位在野黨政治人物便稱此為「不可能的任務」。

若馬里尼無法讓各黨在兩週內就選制改革取得共識,總統就得依據憲法解散國會,選民也必須在現有選制下投票,但在此刻的政治氣氛之下,這關鍵的兩週勢必將充斥陰謀、指控、威脅、誇大的承諾、空頭支票、黨派分裂與欺騙。有這麼多豐富的素材,知名漫畫家兼政治部落客Beppe Grillo想必可以吸引更多失望的選民,在嚴重分裂、迫切需要改革的義大利,政治人物不受信賴,其他失望的歐盟國家冷眼旁觀,諷刺作品或許是義大利民眾目前能獲得的唯一慰藉。

自1992年「賄賂之都」(tangentopoli)醜聞案以來,普洛迪政府倒閣是義大利面臨的最大危機,十多年前的醜聞發生之後,司法體系發起「淨手運動」(mani pulite),承諾讓義大利重新開始,擁有新政制與更透明的政府當時也有值得樂觀的跡象,尤其是因為舊政黨開始裂解,涉入貪污最深的基督民主黨幾乎在一夕之間崩潰,且共產主義潰散之後,新政黨以左派為多,人們甚而期待能新形成兩大黨,仿效美英體制讓政府在左右兩派之間更迭。

但希望終究灰飛煙滅,實際上幾乎沒有任何改變,基督民主黨分裂為多個中間偏左或中間偏右的政黨,但舊心態仍為改革主要障礙。時序推移至2008年,情況依舊,司法部長馬斯特拉此次辭職,宣稱是因為對他與妻子的種種貪污指控,但倘若選制改革成功,來自小黨的馬斯特拉政治前途便可能不保,因此他現在已經加入中間偏右聯盟,一般認為若再度舉行大選,這個聯盟將是勝利的一方。

馬斯特拉辭職導致倒閣,但其實一切根源於義大利政壇稱為「trasformismo」的現象,(譯為中文或可為「新瓶裝舊酒」),縱然政黨名稱有異,但仍是同一批政治菁英繼續執政,例如普洛迪政府內的副總理盧特利(Francesco Rutelli),黨籍從綠黨、激進黨,再換成基督民主黨,未來將加入新成立的民主黨,也可能代表該黨參與選制談判,若此現象不變,新選舉法能夠發揮多少改革力量,讓政府忠實呈現選民投票意志,實在令人存意,套用義大利暢銷書籍書名,今日在人民眼中,政治人物早已成為如「種姓」的特殊階級。

除了馬斯特拉辭職,義大利最近的政治發展還包括,西西里(Sicily)地方首長庫法洛(Salvatore Cuffaro)因協助黑手黨,遭判處五年有期徒刑及褫奪公權,然而庫法洛卻承諾隔日如常辦法,他所屬的政黨與政治盟友也表同情,反映出政治人物對司法的蔑視,也突顯改革者所面對的問題何其龐大。庫法洛雖然後來迫於壓力於1月26日去職,但面對倒閣危機,卻是由庫法洛所屬的基督民主聯盟(UDC)呼籲組成聯合政府以解決問題,但該黨根本不可能有能力完成這項目標,故格外顯得諷刺。

如今關鍵時刻缺乏改革,得利者只有一人:前總理貝魯斯柯尼,他從未接受2006年4月自己以些微之差敗選,現在正整裝待發,要求提早舉行大選,讓他能第三度出任總理,貝魯斯柯尼前次敗選時,便揚言要讓義大利政府癱瘓,此次他也已宣布,若未能能功再度入主總理府,將號召群眾前進首都羅馬,批評者形容此言形同獨裁者墨索里尼(Mussolini)重生威脅總統拿塔利波諾。貝魯斯柯尼擅用民粹與投機作為,對義大利只會帶來更多不確定因素、更多衝突,甚至使政治更墮落,貝魯斯柯尼目前在民調中領先,若他確實回任總理,不僅會讓義大利的盟友感到不可思議,還會讓義大利成為歐洲的笑柄。

參議院院長馬里尼、工商會領袖蒙特瑟莫洛(Luca di Montezemolo)及民主黨黨魁維特羅尼(Walter Veltroni)三人,現在要試圖阻擋貝魯斯柯尼的野心,縱然無法就新選制達成共識,維特羅尼也要努力號召改革,自從他於去年十月就任黨魁以來,由於他無法讓貝魯斯柯尼加入選制改革的討論,致使局勢演變至此,中間偏左陣營普遍畏懼貝魯斯柯尼,根本無法進行媒體改革,無法解決貝魯斯柯尼政媒兩棲的利益衝突。

由於缺乏能激勵人心的政治家,接下來恐怕只能期待蒙特瑟莫洛扮演關鍵角色,他長期強調唯有經濟與政治步向現代化,才能在全球衰退時刻維持國家穩定,在搖搖欲墜、兩極對立的義大利政壇,或許來自非政治圈的人物能夠發揮影響力,義大利究竟要選擇短期的民粹主義?還是長期改革?時間迫在眉睫。

ORIGINALLY FROM…
"Italy's Governing Disorder" by Geoff Andrews
http://www.opendemocracy.net/article/globalisation/italys_political_meltdown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February 4, 2008 7:58 PM.

前一篇文章是歐盟前進印度的機會與障礙.

後一篇文章是[GVO] 埃及體育選手的政治觀點.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