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VO] 埃及體育選手的政治觀點 | Main | 美國的1200萬難題 »

塞浦路斯統合的四大議題

「互推責任」是種愚蠢的遊戲,塞浦路斯經過六十年的衝突災禍,人民對這場戲碼早已厭倦至極,任何在這塊島嶼上的政治動盪,從來不乏眾矢之的:英國政府於1878年將塞浦路斯納為殖民地,而且自1931年至1960年塞浦路斯獨立,期間英國均禁止當地出現中央代議機關,英國便是當時究責的對象;1958年與1963年至1964年的衝突中,人們怪罪國內族群領導人;1974年時,民眾指責希臘軍政府政變與土耳其入侵,造成島上分裂;2004年塞浦路斯加入歐盟之前,時任聯合國秘書長的安南(Kofi Annan)曾提出統一公投案,但因為希臘裔塞浦路斯民眾投下反對票而失敗,使島內分裂無法平息。

不過雖然這六十年來交相指責從未止息,但塞浦路斯境內亦有許多正面發展跡象,相較於北愛爾蘭的新教徒與天主教徒,或是巴勒斯坦人與以色列人,塞浦路斯島上希臘裔與土耳其裔民眾關係顯然較親密,雙方均在島上生活許久,聯姻應該也不勝枚舉,兩邊農民習俗與生活方式相仿,都會區人民也同樣無視環境議題。

雙方族裔平常私下往來也多融洽,只有個別時期曾造成族群對立,縱然經過1963年至1964年的衝突後,仍有約五成的土裔塞浦路斯人民仍與希裔民眾混居,而且儘管島內分裂前後斷續已長達29年,2003年創設緩衝區後,雙方聯繫也平和廣泛。

新思維如今也逐漸浮現,希裔塞浦路斯與土裔塞浦路斯領導人各自向聯合國提案,希裔塞國總統帕帕多普洛斯(Tassos Papadopoulos)提議成立公民諮議機構,以增加各種創見及想法交流;土裔塞人總統塔拉特(Mehmet Ali Talat)主張建立「和解委員會」,以促進雙方了解、寬容及相互尊重,在2007年11月28日至29日於希臘雅典舉行的「希臘-土耳其論壇」中,兩項構想均獲背書。

各界應趁此機會,檢視今日塞浦路斯所呈現的四項核心議題,這也可做為許多其他國家未來的借鏡。

第一,塞浦路斯島上過往族群混居,但若如果沒有一方願意仿效北愛爾蘭模式承諾對等談判,過去多年雙方人民也沒有共同的政治效忠對象,兩個族群如何能夠共處?以比利時為例,儘管人民擁有政治共主,倘若政治人物只與「自己所屬的族群」對話及爭取選票,民主程序也同樣會鼓勵國家分裂。

設立於英國倫敦的「塞浦勒斯之友」(Friends of Cyprus)組織內,其實早已提出解決之道:在兩大族群合組的國家內,若欲發展永續民主,雙方政治人物就必須照顧對方族群的需求,這要如何行得通?例如兩大族群各自提出候選人名單,而彼此在對方選舉之中,都擁有相同比例的投票權,此種「交互投票」模式之下,候選人就必須同時顧及雙方選民的觀感與意見!

此種制度融合多項不同的憲政體制,包括由聯合國提出的瑞士議會制度,若無交互投票模式,所謂的聯邦制也不過是延後國家分裂,或是依然由多數族群長期統治,如此皆不符合塞浦路斯雙方於1977年、1979年與2006年所達成的高階協議。

但目前土耳其軍隊既然駐守塞浦路斯島上,希裔與土裔塞國直接一分之二、各自獨立,不是比較簡便嗎?這也正是第二項核心議題,世界上有好幾個國家之所以能夠真正獨立,取決於國防能仰賴區域各國協助,2004年塞浦路斯加入歐盟這個最重要的區域組織,在全球最危險的地區內,塞浦路斯也成為歐盟的前哨站,歐盟部隊因此成為鞏固全體塞浦路斯人民安全最有效的力量,這個部隊之中也有土耳其軍隊,而由兩大族群合組的塞浦路斯部隊,在海外地區均受歐盟指揮,在世界安全愈來愈需要集體合作的今日,塞浦路斯應該成為合作典範,而不該繼續成為區域難題。

第三項核心議題與人口相關,1974年土耳其入侵之前,塞浦路斯人口比例為82%希裔與18%土裔,其後土耳其政府積極鼓勵國內民眾遷居塞浦路斯島上,以至於在今日所稱的土裔塞浦路斯境內,真正原生的土裔塞人可能已成人口少數,多數皆為遷居而來的土耳其人,這些遷居者後裔的人權問題,也牽涉到第四次日內瓦公約。

是故政府必須採取新方式,一方面尊重原有人口比例,也同時在塞浦路斯島上土生土長的遷居者後裔,所幸依據英國1878年成為殖民政府後的首次人口普查,島上土裔塞人人口比例為24.5%,只要不超過這個數字,這些遷居者後裔應該都能獲得公民權,而他們的父母可以選擇繼續以非公民身份居住於島上,或是由政府補助返回土耳其。

第四項議題,在於島上先後兩項事件的國際合法性爭議:一為土裔塞浦路斯曾於1983年片面宣布獨立,結果遭到國際社會譴責;二為英國政府自去年秋天起,便提高土裔塞人政府相對於希裔塞國政府的政治地位,但與土耳其交涉時,又將土裔塞人政府議題納入英國與土耳其的戰略夥伴關係之下。

英國如此作為恰好與現況所需相反,若未來聯邦制要更鬆散,就必須更強調國際合法性,包括明確重申土耳其派兵入侵佔領違反聯合國憲章,亦有違土耳其在歐洲的職責,希裔塞國政府應逐漸將土裔塞人政府視為未來聯邦制的夥伴,當然希裔塞國既有憲法細節也必須經過調整,但英國目前的政策方向,著實無助於聯合國與塞浦路斯兩大族群,尋求符合公義且具創意的政治解決之道。

ORIGINALLY FROM…
"Cyprus in the World: Beyond Conflict" by Costa Carras
http://www.opendemocracy.net/article/globalisation/institutions_government/cyprus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February 7, 2008 3:13 AM.

前一篇文章是[GVO] 埃及體育選手的政治觀點.

後一篇文章是美國的1200萬難題.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