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VO] 塔吉克寒冬斷電之苦 | Main | [GVO] 東帝汶總統遇襲負傷 »

全球化造成社會不平等?

美國與歐洲社會質疑全球化的聲音日漸高漲,除了向來反對全球化的人士之外,知名經濟學家與政治人物也開始懷疑,全球勞力分工背後是否隱藏巨大成本,尤其以社會不公義為最,但倘若深究便可明瞭,已開發國家的貧富差距之所以持續擴大,主要影響因素在於科技日新月異,而非加速全球化。

幾個月前,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Ben Bernanke)警告,認為國內不平等情況日益惡化;德國總統柯勒(Horst Koehler)亦提到境內社會不公義的現象,兩人都呼籲採取適切的政治因應措施,特別是加強教育投資。

今日人們已不可能逆轉全球化帶動的勞力分工趨勢,正如柏南克、柯勒與其他經濟學家所言,保護主義亦無濟於事,自絕於全球市場之外,對於仰賴進口新興國家生產零組件的製造業而言,無疑是弊多於利,消費者也將不得不付出更高價格購買進口產品,致使內需萎縮,保護主義只會扼殺經濟榮景,對遷徙能力較低的勞工更為不利。

消弭社會貧富差距之道,關鍵在於揉合新式教育政策、醫護與社會福利,打造更具前瞻思維的策略。

眼前的挑戰再清楚不過,已開發國家內的技術勞工所得漲幅,大於非技術勞工的薪資補貼增長速度,以至於所得落差持續拉大,以各國經濟學家普遍使用的吉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s)相比,便可顯現此一現象:在吉尼係數中,0代表社會一切公平,1代表絕對的不公平,1985年至2000年間,「經濟合作暨開發組織」(OECD)個人家戶淨所得的吉尼係數由0.29爬升至0.31,代表這些國家的所得高低差距增加6%。歐洲各經濟體的近期數據走向相同,包括英國、義大利、西班牙及大西洋對岸的美國,吉尼係數已至0.37,德國則為0.29,北歐國民所得分佈則最為平均。

若認為上述數據代表高所得者的薪資成長速度比低所得者快,便過度簡化這個現象背後的意涵,所得落差的主因其實是失業問題,在許多國家內,兩者之間常互為因果,尤其技術能力較低的勞工常在失業風暴首當其衝,雖然失業情況與隨著景氣循環起伏,但長期趨勢顯示,還有其他結構性因素會造成薪資落差,媒體時常歸咎於全球化,但經濟學家咸信全球化僅為次要原因。

在經濟學家眼中,資訊科技革新等現代進展才是改變的主要來源,微晶片、個人電腦與網際網路開創自動化時代,也使製程更迅速、更具彈性,不僅刺激產能,同時讓當代工業由勞力密集走向資本密集。

在改變的過程中,擁有資本與先進技術者當然位居上風,要投資現代資訊科技生產設備,當然需要高額資本,設備安裝與使用則有賴專業技術人員,隨著新科技的出現,機器與電腦逐漸取代非技術勞工的工作。

全球化與全球勞工分工也加速此一轉變,自八零年代以降,全球勞工總數已成長四倍,基本勞動力供應大幅擴充,勞動全球化也為工業化國家帶來三項影響:貿易擴張、直接投資更多、各種遷徙更頻繁。

自1980年以來,全球貿易年均成長率達7.1%,不到三十年之內便增加近六倍,新興市場與開發中國家在全球出口比重亦由25%提高至37%,外來直接投資的增長幅度更驚人,在1980年至2005年間,總值由550億美元大漲至9160億美元。

依據經濟理論與過往實務經驗,貿易會導致生產專業化與差別化,也會使競爭更為激烈、經濟更加繁榮,全球貿易壁壘消失為工業化國家的企業開拓新市場,將生產線委外之後,企業最佳製程不再侷限於一國境內,長期而言更善用規模經濟的益處。不過全球化之下的最大贏家是消費者,能夠以更低價格享受更多元的商品與服務。

儘管益處眾多,勞力專業化對工業國家亦有阻礙,尤其是生產勞力密集產品的勞工與企業,會面臨極大的競爭壓力,貿易總伴隨改變而來,但跡象顯示在全球化的三個面向與科技進步之下,人們得在前所未見的壓力下學習調適。由於結構改變,勞動力必須更具彈性與行動力,故如何提高非技術勞工的行動力即為關鍵,若他們無法轉移至更具產能的工作,所得落差永遠都會是社會一大威脅。

今日的目標十分明確,我們要盡可能讓更多人民受惠於全球化,既然國際資本市場投資獲利可期,透過增加人民持股等機制,便能創造更多個人財富與縮短所得差距,德國僅有7%的家庭持有股票,美國則有25%,反映出德國民眾普遍的風險趨避心態,但也衝擊到國家退休金與健保制度,如今政府措施已無法提供高齡化社會足夠的福利,德國與歐洲國家更需要改善私人財富創造的管道。

社會需要強化教育訓練機制,個人能力與所得高低習習相關,且教育訓練能有效降低失業率,尤其是德國、義大利、美國等地區人民的基礎閱讀與演算能力,皆不該低於OECD國家的平均值,教育與基本就業訓練都應納入人們的終身學習。

對於技術能力較低的勞工而言,符合企業需求更為重要,訓練除了要包括提升個人與社會能力之外,也要輔以交通、政府綜援及孩童托育等服務移除就業阻礙,再加上負所得稅(negative income tax)等配套政策。

當經濟愈活躍,便愈容易讓全球化之利在社會雨露均霑,但一切取決於以明確的經濟政策強化成長動力,並利用全球化創造的經濟繁榮打造社會安全網,維持醫療與退休福利,總而言之,工業化若要創造更多全球化的受益者,還有許多未竟之事待完成。

ORIGINALLY FROM…
"Has Globalization Deepened Inequality?" by Dieter Braeuninger
http://yaleglobal.yale.edu/display.article?id=10309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February 11, 2008 5:37 PM.

前一篇文章是[GVO] 塔吉克寒冬斷電之苦.

後一篇文章是[GVO] 東帝汶總統遇襲負傷.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