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VO] 牙買加獄囚以部落格改變社會 | Main | 俄羅斯新總統能否帶動轉變? »

俄羅斯帶動新獨裁與民主抗衡

新俄羅斯有好幾項改變都出乎眾人意料,也開始挑戰西方尊重民主的神聖價值,俄國即將於3月2日舉行總統選舉,無論在國內政制或對外權力方面,都日益顯現這種現象。

在總統普廷(Vladimir Putin)主政之下,俄國所謂的「主權民主」制度,與西方普遍實行的民主體制幾乎完全不同,雙方差距日益拉大,今日俄羅斯境內,以下四個民主核心價值幾乎無發揮空間:

* 公民應可影響國家權力。
* 政府權力應依據人民意志行使。
* 政權應透明負責。
* 應以人民福祉為念使用稅收。

換言之,俄羅斯已走向某種形式的獨裁,不僅形勢穩定,亦獲得國內龐大民意支持,選舉尚未舉行,普廷的接班人梅德維捷夫(Dmitry Medvedev)已篤定勝出,便足以反映此一趨勢。

外交關係方面,由於能源與原物料價格高漲,使俄羅斯態度更為強勢,當鄰近的烏克蘭、喬治亞與波羅的海國家向西方民主靠攏,俄國便公然介入這些國家的內政,其他前蘇聯國家境內情況亦然,只是較不為人所知。

此外,俄羅斯也準備力助歐盟及其他國家的獨裁主義者,歐盟向來將民主做為內部重要認同價值,葡萄牙總理蘇格拉底(José Sócrates)去年12月將歐盟輪值主席之位交給斯洛維尼亞時,曾表示民主「存在於歐盟的DNA之中」,但此言卻假設民主遍行世界,任何國家只要接受些許幫助,便必定趨向民主。俄國便視西方民主意識為威脅與挑戰,也找到反制民主、推行獨裁的利器。

能源便是其中最為顯著的例子,自2006年以降,俄羅斯在此方面頗有斬獲,例如簽署多項雙邊協議,迫使他國與俄國國營天然氣公司Gazprom合作,讓俄國在諸多議題得以對外施壓;俄國亦握有聯合國安理會否決權,左右國際問題動向,如科索沃(Kosovo)獨立等。

因科索沃獨立一事,使俄國對塞爾維亞的既有影響力更加鞏固,除了掌控塞國能源基礎建設之外,俄國政府也不斷幫助獨裁主義者,防堵該國未來可能加入歐盟,在莫斯科當局眼中,塞國總統候選人尼可力(Tomislav Nikolic)得以挺進第二輪選舉,便已是一大成功,雖然最後仍由親西方的候選人塔迪克(Boris Tadic)險勝,不過已顯示眾多塞爾維亞人民認同俄國主張。

在蘇聯國家中,許多官員仍衍用自共產時代,俄羅斯自然也善用這個歷史網絡,不僅是過去的秘密警察今日仍在位,或是是前共產官員更名為「社會主義者」,還包括眾多外交與外貿中高層官員、企業家及記者,這些人過去在蘇聯時代,便已將俄國視為權力與影響力的來源。

俄國前總統葉爾卿(Boris Yeltsin)時期,大多未動用這層關係,但現在已然復甦,故當西方與俄羅斯產生利益衝突時,部分人士肯定會倒向俄國,也會得到能源合約等豐厚報酬,上承秘密警察組織KGB的俄國聯邦安全局,便積極拓展相關目標。

此外,俄國政府也將居住他國的俄裔民眾列為目標,包括波羅的海國家的200萬人民,以及西歐各地的新移民社群,光是英國倫敦便有約25萬俄裔住民,聯邦安全局不可能在此毫無活動。

俄國的制度中,菁英階級總有巨額收益,而其他人民則遭排擠至邊緣,菁英人士總能找到制度漏洞得利,一般民眾僅能溫飽,政治上亦無發聲餘地,無論在2007年12月的國會選舉,或是3月2日的總統選舉,政府都創造出反對黨參與的假象,而且無論選舉前後,都創造出領導人超越政治分野的氛圍。

雖然及早意識到俄國新外交策略有益無害,但不管是美國或歐盟,西方世界都難以任何方式阻擋這股潮流,普廷時代的菁英許多具備秘密警察背景,獲得權力的時間尚短,不太可能有所讓步,會繼續盡其所能擴充俄國政經地位,且目前看來,俄國也很明顯要利用這股政經混合力量,影響還過於天真的西方國家。

還有另一項更值得擔心的現象,自共產主義崩解以來,西方國家力量不斷擴張,民主似乎暢行無阻,獨裁將成歷史,國際環境當時也無法接受獨裁主義,如今俄羅斯正企圖逆轉此一局勢,給予各國獨裁主義者各種支持,因為他們自然會成為莫斯科的盟友,削弱西方的民主穩定世界想像,俄國目前的盤算再清楚不過,然而西方國家卻尚未完全理解。

俄國對民主的排斥有其歷史淵源,再加上多數俄羅斯民眾認為,國家於九零年代的民主實驗以失敗收場,多個拉丁美洲與東南歐國家社會內部均出現類似觀感,甚至在中歐地區,民主推展亦未盡全功,斯洛伐克執政聯盟內的斯洛伐克國家黨(Slovak National Party),顯然不是民主寬容的最佳典範。

民主倒退現象之所以在各地出現,有一項關鍵因素:許多人認為民主即為選舉,別無其他,這些國家並未認真建立與維持民主所需的基礎,又以法治、透明度與責任政治最為重要;更糟的是,西方國家完全誤解中歐後共產左派政府對民主的承諾,因為這些諾言多數只是紙上談兵,且利用全球化所創造的空間,前共黨權貴找到致富的機會,俄國顯然也樂見此事繼續發展。

過去人們相信全球化與民主相關,認為自由毫無限制的資本市場可促進民主,事後卻證實無助民主,開始和反全球化人士一樣,指控全球化與民主為共犯,過度全球化已開始造成反作用力,非民主思維與作為也在新興民主國家內重新浮現。

俄國民主根基原就不穩固,壓制公民社會等民主制度手段也很直接,普廷幾乎毫不在意選民意見,認為只要每四年用錢和媒體控制便可「解決」,俄國的獨裁盟友眼見普廷模式成功,亦紛紛起而效尤,創造出符合自身利益的制度:公民社會孱弱、行政機關權威薄弱、以人脈輸送利益、為政治目的操縱司法、恫嚇媒體等。

縱然未來普廷不再擔任總統,他所建構的體制亦無消失的跡象,這個體制也形成某種特別的獨裁統治,其特點包括:

* 菁英四處鑽漏洞
* 不循常規
* 將社會排除於權力之外
* 法規紛雜,不易釐清
* 盟友具有特權
* 制裁反對者
* 利用西方對全球化近乎宗教的虔誠信仰

獨裁主義搭著全球化列車出現,民主已出現勁敵,除非西方盡早了解俄國所帶動的這股趨勢,否則西方所讚揚的民主與穩定必然會不斷受挫。

ORIGINALLY FROM…
"The new Russia: a model state" by George Schopflin
http://www.opendemocracy.net/article/globalisation/institutions_and_government/the_new_russia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February 29, 2008 4:16 PM.

前一篇文章是[GVO] 牙買加獄囚以部落格改變社會.

後一篇文章是俄羅斯新總統能否帶動轉變?.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