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俄羅斯帶動新獨裁與民主抗衡 | Main | [GVO] 吉爾吉斯國會選舉的迴響 »

俄羅斯新總統能否帶動轉變?

想要了解下任俄羅斯總統梅德維捷夫(Dmitry Medvedev)的人,通常很快會有兩種不同結論:悲觀者稱他不過是現任總統普廷(Vladimir Putin)的傀儡;樂觀者則懷抱些許期望,希望他有天能提出自己的政見。

不過若仔細分析他過去7年逾2000次公開發言,便明白兩方看法皆不正確,根據過往記錄,梅德維捷夫贏得3月2日總統選舉、5月正式上任後,會讓俄國政府走向自由化,不過並非脫離普廷的民主現代化策略,而是按步就班實行下一階段。

梅德維捷夫出身法律界,進入政壇原本負責司法改革,他在四年內修正與俄國憲法相悖的多數地方法規,實施新刑法、青少年司法制度、陪審制、人身保護令(habeas corpus)及全國法警制。

之後他負責監督四項新的「全國優先計畫」,包括醫療、教育、住宅與農業,不過也持續進行司法改革,推動全國免費法律扶助中心網路,並促進政府移民政策開放。

就某種程度而言,因為試圖改善蘇聯過時司法制度的經驗,影響梅德維捷夫的經濟思維,他主張:「若政府沒有必要參與,政府便不應介入」。梅德維捷夫認為,國家只有兩項積極的經濟責任,一為協助俄國企業提高全球競爭力,二為消弭貧窮;除此之外,他的看法呼應供給學派(supply-side economist),認為政府就法律上課徵稅收只應有兩種功用:一為支持國家繼續運作,二為幫助企業在俄國獲利居全球之冠。

對於俄國社會問題如何解決,梅德維捷夫的見解亦反映他明顯親市場的態度,他要求相互競爭聯邦預算補助,在教育、醫療及退休金改革方面,他主張政府應針對個人補助,而非撥款給機構組織;他也積極遊說,最終成功修法,允許大學自行成立小企業,並透過募款確保財務與政府分離。

至於仍受政府掌控的公司,梅德維捷夫堅持必須改組為上市公司,並在全球競爭民間投資,例如他自2000年以來擔任董事會主席的天然氣公司Gazprom,該公司資本額過去七年已成長50倍,也建議其他國營事業比照辦厘,以吸引1兆美元資金改善國內日益惡化的基礎建設。

梅德維捷夫對公民社會的立場亦充滿市場經濟及法律語言,他形容政府與公民社會猶如契約關係,由政府提供特定優先方案給公民社會,若社會願意接受,便能產生正面結果,否則就必須有所改變,他眼中的公民社會,能夠「避免政府愚蠢毫無節制」。

在真正活躍的公民社會中,非政府組織必定扮演關鍵角色,是故梅德維捷夫要求政府各層級「一定得效法非政府組織與公共團體,因為他們至少在掌控收支表現明顯優於政府」,官員也需建立穩定管道,「與非政府組織維持直接且長久的聯繫」,若無雙向溝通,他認為「政府將盲目行事,與現實情況脫節」。

為鼓勵非政府組織成長,梅德維捷夫通過新法支持企業慈善活動,企業若贊助非政府組織可獲減免稅賦優惠,他強調,慈善事業不僅促進善行,更能「治療俄國社會長久以來過度倚賴及及家父長作風」。他的其他方案包括:獨立公共電視台、獨立司法體系、國會監督行政機關等,梅德維捷夫也與普廷不同,認為未來總統應參與政黨,且政黨政治健全是「讓政治人物對作為負責的唯一方式」。

梅德維捷夫亦向企業界示好,希望他們更積極參與政策制定,已組成專家團隊為全國優先計畫發想新概念,他主張企業與政府應「相互穿透」,與普廷認為大企業利益應與政府「保持距離」大相逕庭。梅德維捷夫多數競選談話與過去立場一致,提議創設推廣法治教育的全國電視頻道、大力支持企業、將地方政府許多職能轉移至非政府組織、全國對抗官僚陋習,以及個人醫療、教育、退休花費租稅減免等。

從外交政策理念,同樣顯露出梅德維捷夫的務實態度,他反覆重申西方與俄國在許多面向應充分合作,他表示,俄羅斯終會贏得世界的尊敬,「不過並非靠蠻力,而是依據負責任的行為與成功」,屆時他建議歐洲人回想「歐洲煤鋼共同體」的組成歷史,再考慮與俄羅斯「交換資產」,不僅確保全歐洲的能源安全,亦建立「最佳形式的夥伴關係」。

梅德維捷夫指出,俄羅斯投資歐洲煉油廠與配銷網絡,而歐洲投資俄國的石油與天然氣開採,便可創造「良性循環」,提高歐洲經濟效能與安全,他說:「歐洲人說他們過度倚賴俄國天然氣,故受俄國強烈威脅,不如我們來交換資產,就能互相依賴。」由此可見,梅德維捷夫的外交政策有一項明確方針:各國分攤風險,便可提升安全,這個模式也可拓展至經濟、政治、軍事等領域。

西方觀察家大多認為,俄羅斯的自由派言論與政策是與過去徹底切割,但梅德維捷夫並不這麼認為,他表示在九零年代混亂期間,政府必須專注於責任治理的核心工作,如重建中央權威、形成「統一司法空間」、刺激國內經濟、協助政治與媒體脫離少數權貴掌控,以及舖設獨立外交政策的基石,在這些方面,梅德維捷夫不僅認同普廷的政策,更親身深入參與其中。

不過目前國內局勢已然穩定,他認為應該將焦點從固守轉為開放,若過去十年「螺絲已栓得太緊」,現在可以放寬,梅德維捷夫不論今昔,對政治議題最愛用的語彙便是「彈性」與「務實」。

多數外國分析家都低估俄羅斯政府發展自有民主現代化策略的能力,也完全誤解俄國的目的,梅德維捷夫認為,民主現代化是指「由擁抱民主的成熟個體組成之有效公民社會」,他的長期政治顧問帕夫洛夫斯基(Gleb Pavlovsky)表示,西方長期誤解與忽視的結果,便是「對俄羅斯重生毫無所悉」。就此而言,梅德維捷夫的崛起,象徵著俄國後蘇聯第一代將面臨,一個真正自由的俄羅斯社會誕生。

ORIGINALLY FROM…
"The Medvedev moment" by Nicolai N Petro
http://www.opendemocracy.net/article/globalisation/institutions_government/medvedev_moment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March 1, 2008 3:03 PM.

前一篇文章是俄羅斯帶動新獨裁與民主抗衡.

後一篇文章是[GVO] 吉爾吉斯國會選舉的迴響.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