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菲律賓貪污聽證會的各方盤算 | Main | [GVO] 阿根廷稅賦與數位權力 »

亞美尼亞選舉現象的改變

亞美尼亞於2008年2月19日舉行總統大選,一如先前多數民調預期,由領先的現任總理沙奇西安(Serzh Sarkisian)當選,在2月24日公布的官方數據裡得票率為52%,他的立場也與現任總統柯查里安(Robert Kocharian)相似,但和全球多國相同,這項選舉結果引發極大爭議,在野黨主要候選人、前總統特佩卓先(Levon Ter-Petrossian)的支持者在首都市中心發動大規模抗爭,群眾與軍警衝突造成八人死亡。

這場選舉危機後來演變為公共秩序與治理危機,但整件事究竟問題何在?而亞美尼亞自1991年脫離蘇聯獨立以來,多年來民主發展究竟呈現什麼模式?自獨立至今,亞美尼亞已於1991年、1996年、1998年、2003年與2008年舉行五次總統選舉,外界認為其中只有頭一次大選過程自由公平,其他都一再重覆著同樣的模式:大選期間出現瑕疵,接著引發在野黨激烈抗爭。

2月19日之後,首都埃里溫的自由廣場湧現抗議群眾,不過整體氣氛並非怒氣衝天,反而滿是人民圍著營火唱歌跳舞的歡樂景象,除了大眾表達不滿,政治斡旋也從未停歇,沙奇西安開始向其他在野黨候選人招手,希望達成協議,目前已有兩人表態同意合作。

選後政壇局勢對立依舊緊繃,至2月29日止,已有多名在野黨成員、社運人士與倒戈至在野黨的官員遭到逮捕或羈押,但最令眾人感到意外的是在3月1日清晨,內政部派出警力以催淚瓦斯、警棍與電擊設備強制驅離廣場示威者,致使八人喪生,與選舉本身同樣引發重大爭議,警方顯然執法過度,此事也加深亞美尼亞國內的危機感,使原就問題重重的政局進一步惡化。

沙奇西安與特佩卓先之所以勢如水火,其實根源於亞美尼亞獨立後的政壇發展,特佩卓先原為「卡拉巴赫委員會」(Karabakh Committee)領導人,為鄰國亞塞拜然境內的亞美尼亞裔人民爭取權益,因而於八零年代末崛起政壇,後於1991年及1996年兩度當選總統,但1998年2月的政變讓特佩卓先辭職上台,改由現任總統柯查里安執政,特佩卓先則遠離公職,更自願在國內流亡,直至2007年9月才重回政壇,嚴詞抨擊政府與體制貪腐,不久後便宣布參選總統。

特佩卓先得知敗選消息後表示,投票所各種異常與違法情況頻仍,故選舉結果應為無效,並向憲法法庭提出上訴要求重新選舉,亦有報導指出,自抗爭活動爆發以來,特佩卓先已受到軟禁。包括「人權觀察」組織等國內外中立團體均曾指出,亞美尼亞各地投票所出現異常與威嚇情事,然政府堅持過程一切公平,沙奇西安當選完全合乎法律,而抗爭只是為透過非法途徑篡奪政權。

亞美尼亞政府與沙奇西安陣營強調,法國、俄羅斯、土耳其等多國均已接受選舉結果,且「國際選舉觀察委員會」(International Election Observation Mission)的報告亦指出,投票過程符合標準,該組織初步報告確實認為「選舉辦理過程多數符合歐洲安全暨合作組織(OSCE)標準」,但既存問題仍需改善,包括「黨政未明顯分離、大眾對選舉缺乏信心、未確保所有候選人待遇平等」,報告中指出:「計票方式未能降低各陣營對選舉現有的質疑」。

國內多個非政府組織均批評報告過度保守,並共同發出新聞稿表示,「報告開頭兩句與報告實際內容顯有出入,卻讓政府有機會拿前兩句做文章,指稱國際觀察機構滿意選舉結果」,部分抗議群眾更聚集OSCE位在首都埃里溫的辦公室附近,高喊「可恥!」以發洩對於報告的失望,認為不該為有瑕疵的選舉背書。

亞美尼亞國內對選舉結果的解讀南轅北轍,官方當選公告後兩天,沙奇西安各地支持者動員前往首都「共和廣場」要「感謝選民」,群眾自各地前來,不過之後也有許多人脫隊,轉而加入在野陣營在「自由廣場」的抗議活動。

筆者曾觀察與撰寫1996年、1998年與2003年的亞美尼亞總統大選,兩相比較後,筆者發現今年選舉與選後發展之中,有三個面向大不相同:第一,多名官員、公務員與外交官因表態支持特佩卓先,決定辭職或遭到撤換,其中包括副檢察總長、多名外交部官員,以及貿易與經濟發展部門公務員。

也有幾乎軍方將領支持特佩卓先,不過並未因此遭撤除職務,這種高層官員公開表態的情況,在過往選舉並不常見,通常只有最終結果出爐時,才會有人轉換陣營,且多是向執政黨靠攏,而非如此次倒向在野陣營。

第二,新型態媒體、通訊與資訊分享途徑不斷浮現,無論在大選前後,亞美尼亞電視報導明顯倒向執政黨候選人沙奇西安,在野候選人若非毫無媒體版面,便是只有負面報導。自2002年獨立電視頻道A1+遭關台後,亞美尼亞所有電子媒體都向政府效忠,故對於選後群眾抗爭幾乎毫無報導,故媒體並未忠實反映街頭運動的情況,使社運人士發表公開信,批評公共電視頻道H1立場呈現偏頗。

類似的偏見報導過往選舉也都存在,故亞美尼亞民眾改以更常見、更具信賴的口耳相傳方式傳播訊息,不過此次大眾開始使用新通訊科技,包括手機、電子郵件、部落格、YouTube等影像共享網站,藉此分享及交換最新事態發展的資訊與言論,這些創新途徑繞過了官員電視與廣播頻道的封鎖,創造出論辯的「虛擬公共空間」,尤其在YouTube網站上,有許多關於抗爭、投票所爭議與街談巷議的影片。

第三,從今年選舉及之後的示威活動看來,許多年輕民眾都開始積極參與政治,雖然據說部分大學校方揚言將參與者退學,但自由廣場抗爭的歡樂氣氛仍吸引許多年輕人,對比1998年與2003年選後街頭抗爭成員多為中高齡人士,他們懷念著蘇聯時期的美好時光,故不斷支持亞美尼亞共產黨推出的候選人。

有些人認為年輕人之所以支持特佩卓先,因為他們不記得過往他執政時的痛苦,不過也有人覺得是特佩卓先的個人魅力與民主改革承諾,吸引了年輕選票,但菁英階級言論、新科技與年輕世代的轉變,確實不同於過往。

從前四次總統大選後的抗爭活動,結局總是逐漸自行瓦解或遭政府強力鎮壓落幕,此次同樣也出現武力,但事件並未因此劃上句點,令人欣喜的是,由於示威活動,人們開始熱切討論亞美尼亞的未來、獨立以來的歷史、領導人的本質,以及國內政治文化,選後發展必然會對亞美尼亞政治動向與民主前途有極大影響。

ORIGINALLY FROM…
"Democracy contested: Armenia's fifth presidential elections" by Armine Ishkanian
http://www.opendemocracy.net/article/democracy_power/caucasus/armenia_elections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March 12, 2008 4:46 PM.

前一篇文章是菲律賓貪污聽證會的各方盤算.

後一篇文章是[GVO] 阿根廷稅賦與數位權力.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