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VO] 手機科技與環保運動結合 | Main | [GVO] 如何提升百慕達形象 »

[IA Forum] 訪問Helen James

(前言)國際事務論壇訪問澳洲國立大學Helen James教授,論及緬甸近來發展。

國際事務論壇(以下簡稱問):根據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表示,儘管大大增加救援成本,緬甸軍政府仍拒絕外國軍用直升機入境分送物資,為何該國一再拒絕外界援助?

Prof. Helen James(以下簡稱答):軍政府並非拒絕援助,而是拒絕可能損及主權的任何行為,軍用直升機事涉敏感,例如最近雖然中國政府接受日本專家協助地震災民,但因為歷史敏感因素,也不允許日本軍機飛越領空;緬甸就歷史而言,也對外國軍隊進逼主權範圍很敏感,有些西方國家對此理解不足,許多西方援救人員與專家都獲得緬甸簽證,照常前往當地,因此目前緬甸政府認為不需軍方人員伸出援手,覺得有違主權。

問:美國媒體指稱,軍政府之所以拒絕美國船隻靠岸,是害怕美國佔領石油產區,您是否認為軍政府有此念頭?

答:我完全不相信,緬甸政府與世界任何國家無異,都相當保護國家主權,例如中國同樣保護主權、同樣有敏感歷史;過去緬甸在殖民時代之前,便曾數度面臨外國軍艦進犯邊界,故對此事格外敏感。

問:您認為颱風對緬甸政權是否造成任何深遠影響?

答:一點都沒有,我曾閱讀數篇持此論點的文章,但都立論薄弱,且對該國運作模式所知淺薄,也不該在數字上打轉,緬甸軍方大約有50萬人,由於全國人口遍布各地,國內南北之間差異甚大,我不認為在南方三角洲地區的災情,會對政權有任何長久影響。

問:儘管風災嚴重,軍政府仍照原訂時間舉行新憲法公投,宣稱支持率達92%,您如何看待這個數字與公投時機?

答:我反而覺得應該為此數字感到高興,颱風災情遍及人口最多的南部四省,當地人口佔全國比例肯定超過1%,對選舉影響也超過1%,當然如果我們稍加深究,這個數字肯定公信力不足,但最後必然是政府公投案過關,有人若期望會出現大批反對票,這種想法根本毫不務實。

就投票時間點而言,日期早已確定,政府不可能事先預料會有風災發生,而且只要日期決定,緬甸政府就不可能會改變,這不是他們的處事原則,雖然我們認為在風災時間舉辦公投很奇怪,但假如分析軍政府的心態,這就毫不令人意外。

況且在全國14個地區中,只有4個地方受颱風侵襲,在位居北部的政府眼中,公投仍能在多數地區進行,我相信當天4個災區一定很難辦公投,多數人也沒有心情去投票,但這就是緬甸政府的行事風格。

問:您提到政府的「心態」,能夠再深入闡述嗎?

答:當軍政府下了決定,就會堅持不變,他們的心態沒什麼彈性,一定會固守立場,政府型態即是如此。

我回顧緬甸自九世紀以降的政治文化與發展,君主政體時期文化充滿軍國主義,是以菁英為主的政治文化,每個王朝都是由大將軍建立,瀏覽不同歷史時期,15至18世紀緬甸揮軍東南亞,當時是權力頂峰,整個社會窮兵黷武,更分為軍事階級與非軍事階級。

緬甸傳統社會過去即依據軍事文化建構而成,近代自1962年之後,歷任政府的文化政策力圖振作,希望重建原初的歷史與文化認同,我認為這是現任政府心態的背景因素。

西方文化對此種心態的理解不足,若能了解其中的因素與力量,就會明白派遣軍艦前往及號召國際壓力無濟於事,仿效聯合國秘書長尋求對話與討論更有用,唯有談判及協商才能與緬甸往來、才能改善該國情況,不只是最近的風災,此後無論是救助貧民或重建社會,均應以此為標準。

我想一切還是要歸結到所謂的「適當行為」,派遣軍艦在他們眼中就是欺負行為,且緬甸對此的反應總是不佳,該國在1998年曾拒絕世界銀行2000萬美元的協助,只因為這筆金額有附帶條件,當時緬甸外交部長的發言是:「那就像拿花生給猴子要牠們跳舞,我們不是猴子,不會隨之起舞」。緬甸政府不接受賄賂,不接受此種公然冒犯的行為,若國際社會能效法聯合國秘書長的方式,就長期援助而言,便更有機會與緬甸政府合作。

我確實相信應由國際社會跨出第一步,尤其先由西方國家打開這個死結,我們現已明白制度根本無用,只會讓現有權力關係更加穩固,若人們有智慧、有雅量,真心希望緬甸人民獲得協助,西方世界對緬甸政策就該大幅轉變,否則情況將永遠不變,畢竟緬甸的鄰國會提供援助,緬甸也願意接受這些友邦的協助,朋友不會欺負或裝腔作勢。

法國與美國的軍艦遭拒並不令人意外,我最近才和朋友說,如果有個陌生人出現在我家門前要進來,我也不可能開門。

問:您認為應透過談判協商改變緬甸,而改變是否必須涉及政府?

答:我同意,但我再強調一次,光是泰國國防部長釋出善意,不會帶來改變,緬甸政府如今地位比過往更加穩固,2004年改革派遭撤換後,國內改革的最後機會已經消失,過去四年情況未改善,除非國際社會轉換立場,否則不會再有變化,中國、俄羅斯與東南亞鄰國都會支持緬甸,未來軍政府會持續掌權,應該會隨著中國前進,西方在此目前毫無置喙餘地。

問:您覺得翁山蘇姬是否可能獲釋?

答:改變機率很小,她獲釋或在野黨組成政府的機率更小,抱歉顯得如此悲觀,但我是務實主義者,此事令人遺憾,不過這是過去十年政策導致的結果,若過去有些事件不要發生,她或許比較有機會與政府共享權力。

西方世界必須明白,緬甸情況若有任何改變,都必須考量軍方在未來政府的角色,因為軍方確是重要中間人,無論外界是否滿意,他們確實掌權,也認為自己毋需與他人分享權力,只有西方人士宣稱軍方該分享權力、下台或將權力交給翁山蘇姬,他們自己根本沒這麼想,英美幾年前若衷心希望解決問題,或讓翁山蘇姬獲得某些權力,就該採取不同的政策,而非對立,對立到頭來沒有任何效果。

問:現在國際社會還有什麼方式能影響緬甸嗎?

答:沒有,影響必須漸而緩地透過談判協商進行,我很贊同聯合國秘書長與東南亞國協合作,而且專注於幫助颱風災民,雙方都明白談判協商的必要性,我希望秘書長的努力長期而言會有成果,這個方向並沒有錯,若雙方能保持善意,便能為未來發展建立微小基礎,不過這取決於西方不再堅持過往的極端立場才行。

ORIGINALLY FROM…
"IA-Forum Interview: Prof. Helen James" by Trenton Truitt
http://www.ia-forum.org/Content/ViewInternalDocument.cfm?ContentID=6284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June 15, 2008 7:00 PM.

前一篇文章是[GVO] 手機科技與環保運動結合.

後一篇文章是[GVO] 如何提升百慕達形象.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