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爾地夫的民主革命 | Main | 宏都拉斯政變動盪猶在 »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人口消長與變化

美國民眾正準備投票選出新總統,以色列也即將有新政府上任,以國與巴勒斯坦的衝突肯定會再度成為焦點,也將出現新局,其中的政治與戰略盤算肯定是世界一大難題,決策者同時也得考量無涉短期算計的人口變化趨勢。

六十多年來,以巴雙方在一小塊土地上紛擾不休,總面積僅約等於海地一國,捲入衝突的人口總數也相對渺少,相當於全球人口的0.2%,或約等於洛杉磯都會區總人口;他們所代表的經濟規模亦未及全球經濟產值的0.4%。

在這些數字背後,以巴衝突的影響廣及全球,讓各地區與各大洲均牽涉其中,無論在國際外交、區域與國內政治、公眾與學界論辯上,以巴衝突均為焦點,屢屢成為全球媒體頭條。

眼見美國與以色列即將改朝換代,巴勒斯坦內部一片混亂,以巴短期達成全面和平協議的機會微乎其微,但儘管各項緊繃議題挑戰在前,現有談判進程陷入膠著,人口變化卻可能成為決定結果的因素。

以下是四種可能發生的人口變動趨勢,以及對未來可能造成的影響:

第一,維持現狀,自2010年起的40年內,人口700萬的以色列未來仍應大於巴勒斯坦,但巴勒斯坦出生率較高,加薩走廊與約旦河西岸分別達5.4%與4.2%,反觀以色列僅2.9%,使巴勒斯坦人口成長率也以3.2%超過以國的1.8%,從此以往,雙方至2050年人口預估將並駕其驅,各約1050萬左右。

第二,三雄並立,以色列、約旦河西岸與加薩走廊各自獨立,如此未來以國仍將明顯大於另兩國,但假若鄰國的巴勒斯坦難民自2010年陸續回流,新成立的巴勒斯坦國人口將在20年內超越以色列。

第三,一邊一國,讓接壤兩國和平共存,若巴國難民未回流,以巴雙方至2050年人口將大抵相當,若巴國難民先後返鄉,新成立的巴勒斯坦國人口就將稍多於以色列。

第四,合而為一,以色列、約旦河西岸與加薩走廊合併為一個民主國家,阿拉伯與猶太居民擁有相同的公民身份與公民權,2010年統一後,全國人口將近1200萬,阿拉伯裔與猶太裔約莫各半,但因為前者人口成長率明顯高於後者,均勢很快就會打破,至2050年時,阿拉伯裔將已近全國三分之二。

其中一個小變數為以色列與約旦河西岸統一,加薩走廊另建一國,如此猶太裔人口在2010年的統一新國比例為55%,至2030年也將維持多數,之後則轉為少數。

由這個角度觀察,未來無論以巴衝突可能是什麼結果,人口變化均為關鍵,未來數十年若無重大災難,以巴雙方居民數將遠大於今日,這個爭議地區人口也將更加稠密,目前以色列、約旦河西岸與加薩走廊每平方公里人口數分別為350、450與4300,預估至2050年將各自增至500、1000與12500。

猶太裔目前在以色列佔比76%,就人口趨勢推估,未來很可能難以維持現有優勢,阿拉伯裔以色列人出生率(3.7%)高於猶太裔以色列人(2.8%),目前阿裔雖僅占20%,預估至2025年會增至25%,2050年再提高為30%。

人們仍關心以巴衝突會如何發展演變,考量區域內外目前政治局勢,短期內維持現狀似乎是最可能的結果。

但維持現狀會使一邊一國的解決方案機率壓低,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設有超過百個猶太屯墾區,居民超過50萬,以國在約旦河西岸顯有各種實質利益存在,若要退出這個區域,對以國政府將是一場夢魘。

在種種現實因素之下,巴勒斯坦民眾(尤其是約旦河西岸)可能最終會爭取以色列公民身分與投票權,由於談判缺乏實質進展,讓愈來愈多巴人覺得建國目標終難實踐,故應尋求在以色列民主制度下的權力與身份。

人口成長率差異不僅改變阿拉伯裔以色列人、猶太裔以色列人與巴勒斯坦人的比重,更衝擊政治計算、談判地位與輿論,短期之內,這種緩慢變化或許並非解決衝突的主要力量,但長期而言,這股力量卻遍布於人類史之中,以巴衝突亦不例外,人口決定命運。

ORIGINALLY FROM…
"Foreign Policy Challenges for the New US President – Part II" by Joseph Chamie
http://yaleglobal.yale.edu/display.article?id=11554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November 5, 2008 1:34 AM.

前一篇文章是馬爾地夫的民主革命.

後一篇文章是宏都拉斯政變動盪猶在.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