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人口消長與變化 | Main | 經濟危機的家族企業求生術 »

宏都拉斯政變動盪猶在

宏都拉斯總統塞拉亞(Manuel Zelaya)於六月底遭軍隊推翻,被迫流亡海外之後,便堅持終有一天要返國,這項目標終於在9月21日實現,他出現在宏國首都德古斯加巴(Tegucigalpa)的巴西大使館;儘管臨時總統米榭雷帝(Roberto Micheletti)堅稱塞拉亞仍在尼加拉瓜,但他已和媒體簡述自己如何花費15小時,據稱躲在中美洲議會的外交座車後車廂裡,從陸路回到國內。塞拉亞返國讓米榭雷帝政府立刻拉高緊張局勢,也以極為戲劇性的方式證明,面對這個貧窮小國的權力鬥爭,美洲各國外交人員斡旋宣告失敗。

此事也引發暴力衝突,塞拉亞進入使館後接受媒體訪問,其間呼籲左派支持者集結館外,他借用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的口號「祖國,社會主義或死!」,改變為「祖國,復國或死!」來動員群眾,米榭雷帝政府亂了陣腳,於是決定封鎖全國。

事件發生後不過半小時,政府號令自下午起實施宵禁,許多民眾塞在車陣中,急忙想要返家,兩派支持者街頭叫囂,後來也演變為全武行。宵禁後來延長逾60小時,期間僅短暫解除,讓民眾趕急上街採買糧食與燃料,街道也出現大批人潮、趁火打劫及混亂局面;聲援塞拉亞的電台與電視台只能間斷播出。

宏國政府層層包圍巴西使館並截斷水電,9月22日清晨,約2500名示威群眾聚集使館外,向軍隊丟擲石塊,軍方則以催淚瓦斯及塑膠子彈驅散民眾,之後至少造成一人喪命;醫院據報共收到83名傷患,其中5人為槍傷,另200人拘留在一座棒球場內。

塞拉亞原為自由黨籍企業家,後來與查維茲結盟導致國家分裂,由於他堅持舉辦修憲公投,讓他有機會再度參選原訂於11月29日的總統大選,讓宏國最高法院下令逮捕塞拉亞,米榭雷帝則在國會、法院及軍方支持上台,並表示將在選後卸任,並認為趕走塞拉亞為「憲政接替程序」(constitutional succession),而非政變。

但看著塞拉亞身穿睡衣被捕,讓許多拉丁美洲民眾想起過往黑暗歷史,美國歐巴馬(Barack Obama)政府決心不要重蹈前任者的外交覆轍,不希望2002年委內瑞拉短期政變事件重演。美洲各國都不承認米榭雷帝政權,主張由哥斯大黎加總統阿里亞斯(Óscar Arias)出面調解,他提議讓塞拉亞復位至明年元月任期結束,並限縮塞拉亞的總統職權。

米榭雷帝拒絕接受此一安排,導致宏都拉斯失去相當於全國6%GDP的外援,美國亦註銷臨時政府多位官員的簽證,不過各國並未實施經濟制裁;米榭雷帝似乎很有信心,認為自己能持續執政至明年元月,也相信外界會逐漸軟化態度,接受他所負責舉辦的大選結果。

塞拉亞返國是否會顛覆一切計畫?米榭雷帝政府表示,若他踏出巴西使館就會遭到逮捕,而塞拉亞之所以棄委內瑞拉而投靠巴西,顯然希望藉此維繫廣大外交支持。有跡象顯示,軍方對米榭雷帝的背書開始動搖,臨時政府本週亦與美洲國家組織代表團會晤。

然而長期對立將在所難免,巴西實際上已提供塞拉亞外交庇護(不過外交部表示塞拉亞僅為一名訪客),這代表依據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Vienna Convention on Diplomatic Relations),塞拉亞應避免發表政治言論;也反映巴西雖然可能無法達到最好的結果,但確實希望在美洲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米榭雷帝目前仍握有國內政界及商界支持,民調顯示約25%民眾支持塞拉亞,雖然目前抗議群眾造成道路癱瘓及罷工等不便,但尚未動員足夠群眾規模,故無法迫使臨時政府坐上談判桌。設於美國華府的「Inter-American Dialogue」智庫人士哈欽(Peter Hakim)表示:「除非米榭雷帝做出特別愚蠢或無理的事,我認為他最後終會勝利,宏都拉斯或許犯下小罪,但畢竟不是塞爾維亞或蘇丹達佛,國際社會應聚焦於如何回歸最好的民主制度」。或許現實如此,但此刻拉丁美洲多國仍不願默許米榭雷帝的奪權方式。

ORIGINALLY FROM...
"Zelaya swaps exile for embassy"
http://www.economist.com/world/americas/displaystory.cfm?story_id=14506334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September 25, 2009 2:57 AM.

前一篇文章是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人口消長與變化.

後一篇文章是經濟危機的家族企業求生術.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