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濟危機的家族企業求生術 | Main | Nina Hachigian訪談 »

中印緊繃關係史

The Diplomat作者Madhav Nalapat表示,觀察中國與印度兩大亞洲新興強權的專家其實觀點有誤,因為專注於經濟與邊界爭議,讓他們忽略兩國關係最大刺激因素,實際上是50年前獲印度庇護,那位向來口氣溫和的僧侶。

印度幾乎從來沒有人認真研究過,總理尼赫魯(Jawaharlal Nehru)於1959年無視中國國家總理周恩來的警告,同意庇護達賴喇嘛,究竟造成什麼後果,不過因為印度史學家的生計與研究向來幾乎仰仗國家經費,這種沉默也就不太令人意外。

然而此事其實非常重大,雖然多數中印關係評論員聚焦兩國邊界爭議或經濟對立,但中國之所以無法信任印度,追根究柢,原因在於印度數十年來將達賴喇嘛奉為上賓。

尼赫魯當年不顧中國當局要求,歡迎達賴喇嘛前來印度,造成中印兩國摩擦持續至今,促使中國在許多事件無法與印度達成共識,如阿魯納恰爾邦(Arunachal Pradesh)的邊界爭議,藉此向印度施壓,企圖讓藏民在印度境內不受歡迎。

庇護達賴喇嘛一事著實深深影響中印關係,但鮮少有人評論此「西藏因素」,美國和歐盟多數學者皆不願觸及,究竟當年此一決定,再加上開放藏民前來印度尋求庇護,造成什麼樣的後續效應。

論述相爭

雖然用辭時常尖銳,但包括印度國父甘地(Mahatma Gandhi)與尼赫魯面對反對聲浪時,態度均較為柔軟,與中國政府高層大不相同。尼赫魯的論述強調印度優先,並將抗爭目標鎖定為歐洲殖民強權;中國共產黨則認為,尼赫魯及印度政府只是偽裝獨立的賣國賊,實際上仍和殖民地時期一樣,和歐美裙帶關係密切,而共產黨才是去殖民化的真正英雄,在毛澤東領導下先擊退日本人,再打敗蔣介石率領的國民黨。

尼赫魯執政下的印度很早便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甚至拒絕美國提議,不願取代中國在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席次,希望讓中印兩國成為盟友,一如納賽爾(Gamal Abdel Nasser)與蘇卡諾(Sukarno)為埃及和印尼建立的關係。尼赫魯甚至不顧副總理帕特爾(Valabbhai Patel)的建言,放棄印度在西藏自由進出等所有權利。

毛澤東對印度這些犧牲視為理所當然,不過尼赫魯不作此想,認為中國將因此背負大筆道德債務,未來得依據印度需求調整政策來償還,但中國並未照辦,換言之中,尼赫魯讓印度蒙受利益損失,卻一無所獲。

1955年,南北韓、沙烏地阿拉伯、日本、伊朗、土耳其等亞洲及非洲領袖在印尼集會,尼赫魯自認為是資深反殖民先驅,而印度是率先擺脫歐洲強權的大國,但周恩來返國時卻更加相信,印度官員的甜言蜜語背後,其實與他國合作,潛藏著更惡毒的行為,企圖顛覆中國。

周恩來於1956年再度訪問印度,並明白告訴尼赫魯,西藏對北京當局多麼重要,等於間接警告印度政府,不要和達賴喇嘛打交道,周恩來警告尼赫魯,若當時訪問印度的達賴喇嘛決定留在印度,會造成負面後果,意即希望印度拒絕庇護達賴;與此同時,周恩來也建議印度政府接受「麥克馬洪線」(McMahon Line)這條邊界(但中國今日拒絕承認),周恩來表示,中國與緬甸的邊界也是依據這條線,希望中印邊界爭議就此落幕,但尼赫魯則因為不明原因,不願答應中方提議。

因為刪減軍事經費,再加上情報單位致力於為執政者發掘政治威脅,讓印度政府至1958年為止,都不知道中國已在喀什米爾地區修路完成,連結新疆與西藏,並宣稱道路行經地區為中國所有(在當地稱為「阿克塞欽Aksai Chin」)。尼赫魯得知占地事件後大為光火,並下令軍方盡可能占領土地面積,但可惜為時已晚,中國早已長驅直入喀什米爾的拉達克地區(Ladakh),而印度毫無招架之力,當中國於一九五零代年代進軍時,根本未遇上任何印度士兵或行政人員。

另一方面,自美國與英國介入韓戰,防堵北韓掠奪整個朝鮮半島後,中國便一直備感威脅,也長期認為尼赫魯與印度國大黨只是前殖民強權的傀儡,深信印度佯稱獨立,其實暗地著力「分裂」中華人民共和國,而達賴喇嘛及其支持者自移居印度後,便獲美國中央情報局接濟數年,更無助於消弭中國心中的疑懼。

失敗後遺症

由於周恩來與尼赫魯無法平息疆界爭議,也長期影響中印兩國,始終無法劃定國界。

或許基於衝動及憤怒,尼赫魯於1959年做出重大決定,同意庇護達賴喇嘛,毛澤東將此舉視為干涉中國內政,讓印度形同跨越紅線,成為印度的敵人。

然而尼赫魯卻更進一步,答應在距離西藏邊界不遠的如畫小鎮達蘭薩拉(Dharamshala),建立西藏流亡政府,達蘭薩拉當局至今仍宣稱為西藏真正政府,而他們眼中的西藏不僅包括目前西藏自治區範圍,更涵蓋青海省、甘肅省及四川省大塊領土。

達蘭薩拉政府亦發給所有印度流亡藏民一份綠色證書,證明西藏這個國家確實存在,且自1959年以降,印度歷任政府都依循尼赫魯的政府,允許敵視北京當局的藏民組成流亡政府,並遍行世界宣傳「解放西藏」的訴求。

這種態度獲得北美、歐洲、紐澳多國政府讚揚,然而相較於貧困的印度,這些富國加總起來,也無法為達賴喇嘛提供多少幫助。

雖然國際社會的立場對錯仍無定論,有件事倒是無庸置疑,印度為庇護達賴喇嘛付出極大地緣政治代價,尤其是促成中國與巴基斯坦結盟。

1962年中印戰爭後,雙方劃下「實際控制線」(Line of Actual Control),做為兩國有效邊界,但時隔近50年後,中國卻仍未修正地圖以反映事實,原因有二:巴基斯坦擔心若調整地圖後,印度將逐漸減少與中國邊境駐軍,從而提高對付巴國的軍力;其次,中國共產黨希望保留邊界劃分議題,直至中印雙方簽署解決西藏問題的全面協約。

西藏於2008年發生動亂,將此事推上國際舞台中心,而後印度現任總理辛哈(Manmohan Singh)異於過往,主動觸及中國與達賴喇嘛問題,禁止達賴喇嘛訪問阿魯納恰爾邦(中國政府認為此處為西藏領土);當地是前任達賴喇嘛的居所,繼任者也可能居住於此,屆時將形成西藏最高宗教領袖生而流亡的奇特現象,再加上海外年輕藏民的憤怒已逐漸減少,很可能引爆中印關係變化。

恢復邦誼的遙遠夢想

雖然印度宣稱很希望解決疆界問題,才能與北京建立互信,實情是除非雙方已有互信,否則不太可能解決問題,無論是中國質疑印度對「解放西藏」運動的態度,抑或是印度對中國提供巴基斯坦的核子及導彈援助大表不滿,都可能會延續下去,使印度很難跟隨俄羅斯的腳步,與中國重修舊好。

北京政府雖然未曾言明,但若要解決邊界爭議,並與印度走向正常化關係,條件其實一清二楚,就是要印度瓦解達蘭薩拉的藏民聚落,並要求達賴喇嘛轉赴他國定居,目前在南亞地區,只有印度將西藏僑民利益置於中國關係之上,其他南亞區域合作協會(SAARC)均已拒絕「解放西藏」運動人士前來,最近案例即為2008年的尼泊爾。

但現任達賴喇嘛若去世後,印度大批藏民將何去何從,目前尚無解答,對其他希望制衡中國的各國而言,最好就讓印度承擔支持達賴喇嘛的地緣政治成本,而讓利益流向其他國家。自達賴喇嘛離開後,西藏藏民群龍無首,故從一九五零年代之後,西藏不斷漢化,未來40年內,當地繼續遵從傳統喇嘛體制治理的民眾可能不到一成。

未來中印談判過程內,西藏議題仍可能是重要成分,美國與歐盟時常私下讚揚印度的理想與勇敢「反抗中國」,致使印度部分官員認為,若印度跟隨南亞區域合作協會其他成員的立場,將使印度與美國、歐盟、加拿大、澳洲等國的關係大幅降溫。

然而雖然巴基斯坦、孟加拉、斯里蘭卡與尼泊爾採取親中國立場,並未影響他們與西方國家的關係,且這些西方國家亦分別希望與中國保持合作,相較於美國及歐盟不時介入印巴兩國關係,西方國家大多對中印關係保持距離,尤其不願觸碰印度藏民問題。

達賴喇嘛藉最近訪問阿魯納恰爾邦,希望進一步加強對當地民眾的影響力,由此看來,中印兩國數十年關係緊繃,短期內也仍看不到緩解的跡象。

ORIGINALLY FROM...
"The History of Sino-India Tensions" by Madhav Nalapat
http://www.the-diplomat.com/ft0919.aspx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December 4, 2009 3:30 PM.

前一篇文章是經濟危機的家族企業求生術.

後一篇文章是Nina Hachigian訪談.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