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4, 2012

這不可遺忘,更不可以原諒

「這是可以原諒,但不可遺忘的過去」?我是無法原諒的。

「陳文成事件」發生的時候,雖然當時年紀很小,依稀還記得很多長輩說,這一定是國民黨做的。

陳文成的死,和以前千千萬萬因為各種「問題」,而被國民黨政權關,被殺的台灣人、外省人一樣,關就關了,死了就死了。陳文成是台灣社會培養出來的菁英,可以說是天才,還來不及貢獻他的腦袋,1981年31歲腦袋就沒了。

「這是可以原諒,但不可遺忘的過去」?我是無法原諒的。

最近流行一種說法,說這些台灣政治受難者的悲劇,歷史上的各種創傷,在在都提醒我們現在的民主得來不易云云。我是不同意這樣的說法,如果要有人死,很多人死,在漫漫的歷史長河,那我們應該要得到革命成功才對!幾千幾萬人犧牲,如果只換來「民主」,想到就覺得氣身勞命。

我們,每一個人都像陳文成一樣有過青春,都對未來有過憧憬,對自己的國家充滿熱血或悔恨。甚至我的青春有一部分在悔恨我為什麼沒有念台大。等我長大了,比陳文成還大,也沒有他的學識能力,原本以為我最有的熱情也逐漸退燒,濛濛渺渺,忙討生活,空談政治。

而我們現在和30年前比較起來,是有換到什麼?不殺人了的、升級了的國民黨?

如果台大出現一座紀念碑,應該可以提醒那些不知道什麼原因經過那邊的人:挾持陳文成的國民黨特務的腳步聲,陳文成當年被丟下在空中畫出的軌跡,撞擊到地面的聲響;或許應該會有他的慘叫,或許沒有,因為他可能已經被敲昏,或是還沒到台大之前早就死了。

如果出現這座紀念碑,我希望他是個逗號,讓人的思緒到這邊停留。
如果出現這座紀念碑,我希望他是一個絆腳石,讓走過這邊的人會因偏離原本的道路。
如果出現這座紀念碑,我希望他是一個希望,讓有夢的人有依靠,可以繼續往前。

到時,面對這塊三十年後的石頭。我想問自己,我還能做什麼?

posted by luxia at April 24, 2012 7:33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