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創意是生活的靈藥 | Main | 今日消化不良 »

兩場演講

兩場演講

很難得今天我們所上請到了政大傳院院長羅文輝(沒圖沒真相)蒞臨演講,題目是「專業新聞記者的倫理責任」;羅院長在台灣傳播界輩分極高,相關著述多不勝數,質與量都讓我敬佩,而他也算是我們的師公,畢竟我們所上很多老師都是政大新聞所出來的,單看演講時他能隨時隨地葷素不忌地開羅世宏「小朋友」的玩笑這一點,就知道他的份量了。(不過看的出來老羅很愛小羅就是了...)

羅院長今天的重點是倫理,討論到有關於記者收取賄賂、受招待、收禮物的分寸,媒體置入性行銷現況的嚴重性,還有許多國內外案例,以及自己的記者生涯經驗與相關研究分享,不過我猜想羅文輝院長的目標聽眾大概是大學部的學生,所以演講的內容並沒有很深入,或許是我過度期望吧。

聽完院長的媒介批判之後,我最後問了一個問題:「公共新聞學在台灣有沒有實現的可能?」羅院長先是直接了當的說:「我沒有答案」,不過從他接下來的回覆,我感覺到他對網路媒體作為公民新聞學之媒介前景並不看好,也不認為台灣能有一份真正的質報,畢竟利基太小,嗯...這樣看來結果還是得訴諸提升大眾的媒介素養(媒介識讀)了。

下午狂拼明天的比較電訊政策,因為晚上還有另一場演講,也是我在上一篇裡面提到的「南主角」月刊社長在洪雅書房的演講。去聆聽演講的身分是媒改社諸羅部成員,同行的還有喜歡人家「幫她點一下」的Secret Woo,本來貞宛學姊也有意願同行,不過聯絡上出了問題,所以就由我們兩個去進行第一類接觸。

我在後面盡力的跟上mimi,一路狂飆到嘉義市(過圓環再走一點),很輕鬆的就找到了這家風格特殊的書房,簡單來說就是一間非主流的左派書店,書架上陳列著各式各樣的社會學書籍(Giddens, Foucault, etc.)以及有關台灣生態、台灣攝影、鐵道百科、原住民、紀錄片、非主流音樂、公共電視影片......等等的「蒐集」,我用蒐集這兩個字是因為這間書房完全不像個賣書的店,而應該是房主精挑細選過後的珍品藏經閣,呈現出房主的堅持,興趣,與品味。

房主叫做余國信,除了是洪雅書房的負責人以外,也是「台灣永續聯盟常務理事」,我和mimi停好車,一進門,房主就熱情的迎上來接待,並且和mimi交換名片,不過我一時糊塗,忘了提到媒改社,只說我們兩個是中正電傳的學生,還好後來還有機會再重新自我介紹。

過了一會,講者上場,也就是社長薛兆基,由於之前南主角第52期報導了一篇有關嘉義郡役所古蹟拆除以及市政府蠻橫手段與浪費公帑興建超豪華市政大樓的專題,因此這次受邀來到洪雅演講。他的演講大綱以時間順序條列如下:
1. 先介紹南主角月刊:這是一本以台灣南部為出發點,提供南部人的觀點的一本雜誌,南部的定義為包括澎湖在內的八縣市。他認為南台灣要做台灣的主人。
2. 考慮過很多出刊方式,例如雙週刊,或雙周報;他認為台灣願意看硬議題的人並不少,在場的諸位就是最好的例子。
3. 在社運一般被視為搗亂以及造反的台灣社會中,更要有社會運動性的思考,因此南主角的目標就是要燃起大眾的熱情。
4. 他認為嘉義的資源雖然少,但是人口不多,幅員也小,社運發展應該很有潛力(人少傳佈消息應該快)。
5. 他曾任謝長廷擔任市長時的機要秘書,本身也是民進黨籍,但是由於常寫批判文章,有時也會和政府鬧的不愉快。
6. 他以嘉義古蹟保存案例來強調社運觀點與媒體觀點的不同;他認為社運人士往往忽略新聞媒體要的事件聳動性與荒謬性,趣味性,雖然有許多人才,但吸引不了媒體聚焦,更何況是地點是嘉義。
7. 要製造新聞事件花費其實不高,但是一定得有創意才有新聞價值。
8. 此次事件的概述。他認為如果運動抗爭團體能在綠地用黃線圍一塊130坪的地來舉辦市長杯網球賽,藉由諷刺嘉義市長陳麗貞的新辦公室將有130坪這件事,將會引起民眾共鳴。(蠻有趣的idea)
9. 再次強調媒體事件行銷需要荒謬、有趣、衝突。
10. 他認為嘉義市有條件成立一份自己的刊物,以洪雅為中心。
11. 他專門從事城市觀察與批判;當初創刊只有150萬資本,印刷廠老闆說頂多撐三期。
12. 他認為嘉義沉悶的問題不是缺錢,而是缺乏參與與遠景。
13. 做月刊是為了提出觀點與深入檢析,而不是追新聞(報紙一天過後就拿去包便當了,月刊起碼可以拿來蓋泡麵蓋一個月)。
14. 北部媒體錯誤或扭曲再現南部觀點的現象嚴重。
15. 他以謝長廷擔任高雄市長時,自己身為幕僚的親身觀察為例,他認為謝長廷帶給高雄的只有一點,那就是「不能再墨守成規!」,他強調我們一般都從媒體看到謝長廷的政績就是把高雄變漂亮了,但其實這過程經過很多的思考與設計,才能有今日的成果。(他嘴裡的謝長廷很神)
16. 革命的開始,只是一顆燈泡。(以台南古蹟城市行銷為例)

整段演講非常流暢,一氣呵成,內容充實,看的出來是一個很有革命精神的行動派。中間有兩位聽眾發問,前一位問的是如何在古蹟保存與建設之間求得平衡,他的回答為上列的第15, 16兩項。後一位的問題則是有關嘉義這次的抗爭運動,發問者是濤石文化事業有限公司的陳重光先生,和房主同為這次抗爭的發起人,薛社長的回答很長,我記不太起來,也忘記抄筆記,不過應該和演講內容差不多。

結束後,我和mimi趨前和薛社長與房主自我介紹,順便也期待將來有機會邀請薛社長和房主來我們所上演講或座談,不過薛與房主似乎不知道媒體改造學社以及我們的相關訴求,在一旁的陳重光先生則和mimi交換名片。在薛離開之後(據說要回家盡孝道...孝順子女),我們兩個便和對於媒改社頗有興趣的陳先生開始聊天,一開始先介紹一下媒改社的宗旨與現況,接著我和mimi就和學識豐富的陳先生聊了很久,他也提出了他對於媒體改革的看法:他認為公共化口號或許比較難以讓一般人理解,但是媒体改革則已經是社會上許多人的心聲,他認為如果能積極作為,我們的目標不難達成(我是覺得他很樂觀)。他也詢問媒改社有沒有自己的刊物,他認為網路雖然是一個新媒介,但是極容易造成小圈子的互相取暖,例如會去訂閱,或是看的到社會運動訊息的人,都是早已認同的人,很難對於持不同意見或是沒有意見的其他人進行訊息暴露;從他說的例子裡,我認為網路的高度自訂能力讓Sunstein擔憂的事情--網路顛覆民主--逐步發生了。因此他認為媒改社或許可以有一份自己的平面刊物,這可以讓捐款與募款進行的更自然與順利。

他擔心媒改社眾多學者和老師很容易因為身分而不願與錢扯上關係,也很少跨出校園與其他各行各業進行交流,他認為沒有勇敢的去接觸就很難開創新局,不過我也強調本社有許多極富行動力的老師與成員,例如管中祥老師、魏玓老師等,不過由於台北還是事件的發生地與聚集地,南部的我們參與機會比較低。

聊到一個多小時,逼近十點半,收穫良多,準備離開,mimi打開手機察看,才發現貞宛六點多打的未接來電,mimi馬上打過去,才發現貞宛本來也有同行的打算。既然錯過,那就約明天比電後再邊吃午餐邊討論,分享今天的經歷與收穫。

回程時,mimi似乎思緒重重,想必是還在思考與反芻剛剛聽到的內容吧(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比電還沒唸而發愁)。我回到家裡,本來該趕緊休息,但是卻擔心自己睡過一晚會把發生的細節忘記,因此馬上把這篇打出來,作為參考。

Comments (3)

miciwu:

哼哼
先抗議我是wu不是woo
我並不喜歡人家點我一下!!!
還有你忘了說因為被我的騎車高速嚇到
一進書店就先急著參觀廁所

我也做了很簡單的回顧
http://blog.yam.com/miciwu/archives/163600.html

Chen-wan:

我聽吳翠珍老師提過,media literacy 她比較喜歡用媒體素養這個字詞,不喜歡用媒體識讀。我記得原因是,她覺得媒體識讀給人感覺上是指文字性或用來閱讀的媒體,而媒體素養的涵蓋範圍比較大,可以包含所有的媒體。
因為國威在這篇文章提到媒體識讀,同時鏈結到媒體素養研究室。所以我提出吳老師的說法,給國威一點參考囉!

Portnoy:

謝謝你的第一手消息!已改正~~

Post a comment

關於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是在June 2, 2005 2:12 AM發表的。

上一篇文章是 創意是生活的靈藥

下一篇文章是 今日消化不良

要看其他文章請到 首頁 ,或是到所有文章列表,可以看見更多東西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eblo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